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95章 另眼相看

时间:2018-05-17作者:妖言先森

    彦姓修士双手遮在胯前,做扭捏状,身上细嫩的皮肤像是起了一层羞红。

    钩子很不待见剩下的三个家伙,赶苍蝇一样挥手,道:“行了,就你们三个废物一组,赶紧收拾东西,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记着,你们只有两次机会,别犯到老子手上。”

    凌越抓起属于他的那份工具,对两人一努嘴,慢吞吞朝着矿道深处走去。

    矿道两边有很多细小的分支矿道,多数里面都有“铿铿”的敲击声传出。

    不时能见到背满碎石的矿工出现,他们匆匆朝着外面奔走。

    三人沉默着,一直走出很远,才停了下来。

    此处光线非常昏暗,远离了挖矿密集地方,三人似乎都不喜欢人多。

    彦姓修士终于放开了一直遮着的手,扭捏道:“这个……道友,能不能把你的衣服借我一件,我以后……以后还你很多。”

    娇小女子转头看向彦姓修士,见这家伙脸上涨得通红,不是要占她便宜的意思,想了想,把衣裳的下摆撕了给他,道:“你将就围着吧,等习惯了也许就好。”

    “谢谢,谢谢!”彦姓修士也不在乎衣服上的血迹,连声道谢,用薄薄的下摆在腰上围了一圈,再使劲系紧,明显是松了口气,拱手道,“在下彦文卿,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娇小女子沉默了片刻,道:“云秋禾。”

    彦文卿击掌赞道:“好名字,‘秋荷独后时,摇落见风姿’,再配以云姓,让人忘俗……”

    娇小女子脸上的伤口还在滴血,她黯然摇头,打断道:“是禾苗的禾,不是荷叶的荷,当不得彦道友谬赞,很凡俗的名字。”

    彦文卿一时噎在那里,眼珠转动着找不到词。

    见凌越在笑,便转了话题问凌越:“还不知道友怎么称呼呢?”

    凌越简单回答道:“凌十八。”

    彦文卿翻了个白眼,这明显就不是真名,是成心敷衍他的。

    云秋禾却“啊”了一声,认真地看向一脸病容的凌越,学着男子的礼节,拱手道:“多谢凌道友!”她认出了凌越的声音,正是暗中提醒她毁容保命的那人。

    “客气。”凌越点头笑道,“凌某略懂点医师技艺,云道友不介意的话,凌某帮你治治,或许可以稍减痛疼。”

    他对这女子挺佩服的,对别人下狠手容易,能对自己下狠手,关键时刻置生死不顾而又有决断,可不是很多。

    彦文卿听得莫名其妙,看看这个瞧瞧那个,怎么看他们两人都不像是熟识?

    搞不懂云秋禾为什么会突然说谢,而凌十八一副理所当然。

    云秋禾被彦文卿瞅得有点不自在,把外衫朝胸口的伤处下意识拢了拢。

    她一直在用灵力治疗伤口,当时只顾着毁容,手指用力太狠,把肉都扯烂了,伤口轻易不得愈合,到现在还痛得厉害。

    至于是不是变成丑八怪,她已经不在乎了,更没有责怪凌越的意思。

    “那就麻烦凌道友了。”云秋禾客气道。

    凌越现在能动用的灵力有限,便走前一些,凑近检查了一番,沉吟着建议道:“云道友,你还得忍着点痛,自己用灵力把扯掉下来的皮肉,贴着脸去断,伤处才容易愈合。”

    挥手施展了一个水镜,悬在云秋禾前面,方便她照着下手。

    只是水镜的中间,凝结着一层剔透的冰晶,照得人影更加的纤毫毕现。

    云秋禾以为是凌越有意为之,别出心栽弄出这么一面冰境。

    她心中又多了一分感激,稍稍一端详她彻底毁掉的容貌,云秋禾便果断地用指甲,把她脸上那一条条挂在下颌处的皮肉,贴着皮肤给掐断,随手把血肉模糊的皮肉扔去角落。

    她脸颊上的伤口被牵扯到了,再次开裂,鲜血又滴答着朝下掉落。

    云秋禾连眉头都没有皱下,仍然是平静地注视着凌越。

    彦文卿瞪大眼睛,嘶嘶地抽着冷气,眼前的场景,看得他脸上的肉痛不已。

    太狠了!这女人对她自己太下得去手了!

    更想不通,这狠烈的女子,为啥对凌十八的话言听计从呢?

    在彦文卿的眼中,凌十八是一个懦弱怕事的病夫,连自己的病都没有治好的家伙,凭啥能得到云秋禾的信任?真是奇哉怪也!

    凌越左手掐诀,费了很大的劲,才弄出一小片淡蓝色的光华,丢在云秋禾脸上。

    就这么一小会功夫,凌越身上又凝结了一层薄冰,他脸色变得愈发青白。

    清凉扑面,云秋禾感觉脸上的伤处痒得难受。

    她惊讶地看着冰镜中在快速结痂的伤口,再看向凌越,发现了凌越的异常,低声道:“凌道友,你没事吧?”

    她看出凌越能动用的灵力非常有限,而治愈的效果,却好得惊人。

    比起她曾经见识过的治愈大师,怕是不逞多让。

    凌越动作有些僵硬,散去手诀,停止法力运转,他身上的薄冰缓缓敛去,摇头道:“没什么大碍。”

    随着他的摇头,一阵清脆的“咔嚓”冰裂声响起。

    彦文卿对凌越这个病夫刮目相看,没有使用丹药,仅仅凭着掐诀,便让云秋禾脸上五道吓人的伤口在短时间愈合了,这家伙本事不小哇!真是人不可貌相!

    好奇地摸上凌越的手背,叫道:“哇,好冰!你这是什么怪病?是不是动用了法力身上便会结冰?你赶紧运功把寒气驱逐出去啊……要不要我帮忙?”

    他一眼看出了凌越身上结冰,与法力运转有关。

    见彦文卿一副跃跃欲试很热心的模样,凌越赶紧道:“不用帮忙,我还应付得了。”

    感觉到远处监视的神识扫了过来,凌越慢慢弯腰,捡起鹤嘴镐,道:“咱们开工吧,彦兄,麻烦你来选地方。云道友你先运功调息片刻,等身上的震伤好些,再来帮我们捡矿。”

    彦文卿也冲云秋禾挥了挥手,示意她尽管去疗伤。

    云秋禾感激地拱拱手,走到一边,盘腿打坐调息。

    她胸处的抓伤倒是小事,先前没用太大力气,伤口早就愈合了。

    童姓矿工头头那含愤一击,伤到了她的脏腑,拖得久了对她身体不好。

    彦文卿很新奇地拿起鹤嘴镐,在手中舞了几下,笑道:“好啊,让我看看该选哪里开挖呢?哈哈,好玩。”他东一榔头西一镐,在主矿道上到处乱挖。

    凌越双手撑着镐把,微笑不语,等着彦文卿选定地方。

    “天老,摄魂前辈,你们安心疗伤吧,最少一个月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尽量撑着,等你们好些了我再藏起来疗伤。”凌越对着手镯和摄魂针位置分别传音道。

    先前,那个钟姓矿工头头准备给他一颗火球,是摄魂通过摄魂针,透了一丝杀意,威慑得钟姓矿工头头不敢异动,而且疑神疑鬼也没发现是凌越这边的问题。

    “老夫需要十来天,驱除冰蓝灵焰残留的寒毒……你注意安全。”

    天魂子传音叮嘱两句,很快便陷入沉睡,先前他们一直不敢疗伤,便是顾忌到了陌生地方,凌越还需要他们的帮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