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94章 废物

时间:2018-05-16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此时的形象看着挺惨的,身上破破烂烂,脸色是很不正常的青白,连气息也晦暗发虚,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重伤在身命不久矣的倒霉家伙。

    矿洞里可没有医师替他们治疗,也不会浪费丹药在矿工身上。

    受伤太重的家伙,没几天便会被繁重的任务给折磨至死,还白白占去好不容易分配的一个名额,矿工头头谁都不傻。

    童姓矿工头头一脸嫌弃地指着凌越,道:“老规矩,还是抓阄吧。”

    从储物袋内摸出一个罐子样的法器,钟姓矿工头头伸手在罐口抹去,布了一层遮蔽神识探查的小禁制,又投了两颗下品灵晶和一颗与灵晶差不多大小的石子进去。

    他把罐子朝空中一放,道:“你们先来,这废物要与不要,都是一样。”

    童姓矿工头头摇头道:“依童某之见,赏他一颗火球最好,眼不见心不烦,真是浪费时间。”

    他有些不耐烦,眼见到手的女修自毁容貌,让他面子大失。

    他只想早点完事早些散场,发出一道劲力朝罐子弹去,“咚”,罐口蹦出一颗灵晶。

    “哟,童兄运气不错啊,看盛某手气如何?”头发灰白那人也是一指弹去。

    灌口再次蹦出一颗灵晶,两人笑道:“恭喜钟兄再收一个废物,哈哈,这叫好事成双,走了,走了!”各自领着他们挑选的人手,朝远处走了。

    钟姓矿工头头抚着黄须,自嘲笑道:“这运气也太他娘背了。”

    他指尖上冒出一颗赤色火球,正准备朝低头木然站在那里的凌越弹去。

    先前倒地的娇小女子,挣扎着,摇摇晃晃爬了起来,向这边走来,吸引了剩下人的目光,只是女子脸上晃动的几条血淋淋皮肉,让所有人都转开目光,太恶心了。

    钟姓矿工头头看了女子一眼,显然也给恶心到了,皱着眉头散了火球。

    “钩子,钩子,过来把人带走,教他们矿洞里的规矩,赶紧的,给他们安排活干。”钟姓矿工头头冲着右边石台几人叫道。

    一个正在分检矿石的中年修士应答着,赶紧小跑了过来。

    “好咧,老大您歇着,这些小事让钩子我来。”钩子有凝丹初阶修为,脸上有一个醒目的鹰钩鼻,笑起来嘴有点歪,他殷勤地接了差事,领着凌越等六人走了。

    钟姓矿工头头一直到看不见几人的踪影,才伸手在额头抹了一把。

    手上汗水涔涔,刚刚有一瞬间,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丝强烈的心悸,像是被凶兽给盯住了,随时有殒命的可能。

    他马上明白过来,他挑选的六人里面,藏着一个非常厉害的高手。

    能让他都感觉害怕的高手,最少也是灵婴境修士。

    钟姓矿工头头犹豫了,要不要向上面汇报呢?

    突然,他打了个哆嗦,赶紧熄灭了这个可怕的想法,或许,还不等他走出矿洞口子,那神秘的高手已经先灭掉他了。

    管人家的闲事,他犯得着吗?像他本身也是一个矿工而已,只是混出了头。

    睁只眼闭只眼吧,等得一段时间,那家伙自然走了。以前就有过先例,是其他大门派混进来的探子,即便被发现也只是驱逐出去。

    主矿道在前面分了三条岔道,钩子领着六人走最右边的一条,边走边教训道:“咱们的地盘在右边,你们别他妈走岔道乱跑,去了其他两家地盘,小心被打死。”

    “你们体内下了禁制,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任务,一年后禁制便会发作,将你们的修为封禁到凝气境。后果怎样,就不用钩爷多说了,单单是凝气境不能辟谷,这矿洞里没有东西吃,便活活的饿死你。”

    “正常是每三人一组,一人挖矿,两人运送废石渣料。每半个月交一次任务,超过两次没有完成任务,嘿嘿,别怪钩爷我没提醒你们,毒打一顿是跑不了的,最偷懒的家伙手脚打折一条。当然,你觉得自己有本事,也可以两人组队,甚至单干,都没人阻止。”

    “钩爷告诫你们,每片地盘上,暗处都有老大安排的凝丹高手,用神识监视着,谁他妈偷懒试试?在这地方,断了手脚就等于是送了性命,其他人也不会与懒鬼组队合作。”

    杂七杂八,钩子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把他们带到了一处堆放着工具的坳地。

    每人发了一把相当于低级法器的鹤嘴镐,一捆绳子和一只藤条编制的大背篓。

    钩子又在边上示范了怎么挖矿,怎么辩矿,以及一些挖矿的小技巧。

    这个矿洞里面,主要出产灵铁、赤铜、钴蓝银矿和乌烬密金,还有少量的下品、中品灵晶。

    灵铁、赤铜是最普通的锻造法器的矿物,而钴蓝银矿和乌烬密金则是炼制法宝的材料,半月内能挖到五块钴蓝银矿或乌烬密金,一组三人都可以休息好些天时间。

    六人都是曾经的凝丹高手,很快便学会了钩子传授的知识。

    钩子扔了手中的鹤嘴镐,突然拍拍手,阴笑道:“该说的都说完了,现在,你们立即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亵裤留着。快点,你们是新人,不配穿着衣服干活。”

    六人愣了一下,见钩子似乎没有通融的余地,都开始慢吞吞地脱衣服。

    钩子扫了凌越一眼,厌恶道:“喂,小子你不用脱。晦气,脱下来谁他妈能穿啊?都成破布条了。”他把目光盯在唯一的女子身上,贪婪而毫不掩饰。

    娇小女子脱了被血染红的外衫,突然凄然一笑,伸指从胸前划过。

    几条血痕冒着血珠,很快把她胸前山丘给染红了。

    钩子也不敢把女子逼死了,他担心老大的责罚,偏过头去,愤愤骂道:“你他娘的狠!行了,老子恩准你穿衣干活。小气吧啦的女人,看看又不会少块肉,等你磨得像个糙老爷们,鬼才多看你一眼。”

    远处有吃吃的笑声从黑暗中传来,似乎见到钩子吃瘪,很幸灾乐祸。

    “笑个屁啊你,不认真地监视着干活,小心钩爷在老大面前告你一状。”钩子冲着黑暗中比划几个下流动作,引得暗处的笑声更大了。

    钩子没好气地冲着四个剥得白净而局促的家伙吼道:“分组,都他妈快点。”

    一通忙乱,果然,凌越又是没人愿意组队的搭头。

    娇小女子得罪了矿工头头,又得罪了钩子,脾气看着不是很好,也没人要她。

    还剩个一身细皮嫩肉的彦姓修士,看着就像是养尊处优没有干过活的大少爷,他也被人嫌弃排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