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90章 劫后余生

时间:2018-05-14作者:妖言先森

    一片冰蓝色的世界,正在凌越的紫府和魂府形成,美丽的晶花,纷飞飘舞。

    凌越像个旁观者,清清楚楚看着眼前的一幕发生,他却无能为力。

    愤怒也好,无奈也罢,此时已经是于事无补,连他最大的依靠天魂子都自身难保,他还能怎么保全自己?

    冰蓝的世界继续扩张,进而侵蚀到了神识空间。

    席卷的识海浪涛,由近而远,一路凝固冻结,很快,整个世界安静下来,成了纯净的冰蓝色,生气皆无。

    “咔嚓”一声轻响,在寂静的空中格外刺耳。

    凌越发髻上一直插着的竹簪子,似是不堪冰寒,冻裂了一道细小口子。

    先是一线光彩流出。

    接着,是绚丽光芒,从竹簪子裂开的口子喷涌迸放。

    五彩缤纷的色彩,从凌越头发上缥缈洒落,顷刻间,便把冰雕般僵硬的凌越全身给覆满了,那是一片片艳丽的花瓣,闪烁着彩色的光芒。

    不知何时,有一只巴掌大小的彩色蝴蝶,出现在凌越原先插着竹簪子的发髻上,它微微扇动着虚幻的翅膀。

    凌越的神识空间,顿时下起了一场纷纷扬扬的花瓣彩雨。

    花瓣落向冻结的神识海冰层,似片片绚丽的花刃。

    “咔嚓”,“咔嚓”,花瓣切开冰面的声音络绎不绝,冰层裂开,又迅速冻住。

    花瓣沉没在冰层下,化做无形,又有新的花瓣从空中飘落。

    幽幽花香在冰寒中飘荡。

    不停响起的咔嚓声,终于惊醒了由古邑残文组成的镂空火焰。

    它像是才睡醒一般,火焰变幻着,时隐时现,从识海的最深处飞了出来,坚硬的冰层,对它如同虚设。

    所有飘落的淡蓝晶花和花瓣寒香,在瞬间停滞在空中。

    凌越体内冰蓝世界的扩张,戛然而止。

    火焰符文极有规律的缓缓一涨一缩,无声无息中,冰蓝世界着火了,燃起的火光蓝艳如花,快速掠过魂府,从内而外,一路吞噬着烧去。

    深邃的天空下,凌越身体表面的流焰像是有风吹过,齐刷刷地朝一个方向摇摆。

    流焰的色彩在快速褪去,有三丝淡蓝色的火线,比起先前虚幻了很多,扭曲着,从手镯、摄魂针、和右手掌心仓皇爬出,分头朝着空中盘旋的点点光华扑去。

    蓝艳的火光喷薄而出,一闪便裹住了逃跑的淡蓝色火线。

    再一闪,连同火线在内,空中所有的光华、花瓣统统消失不见,还有那只虚幻的蝴蝶,凌越身上的异常,全部消失。

    附近的温度很快便恢复成正常的高空清冷。

    凌越能动了,他的意识一直是清醒的,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变故。

    他没想到竹簪子是幻蝶所化,一直以为大族司送他竹簪子,是寻找路途用的。

    在与宋鄯合作之后,特别是找到了七块落磐石,他差点都忘记了竹簪子的存在。

    直到幻蝶唤醒了他体内的那缕古怪的古邑残文火焰,才知道大族司早有布置,很可能是算到了他今日将要遇到的危险。

    凌越摇摇晃晃地稳住身形,他感觉身体极端的虚弱。

    火线在体内肆虐了一遍,体内的灵力和魂力没有什么损失,运转得却是极缓慢,仍然像是冻结了没有完全融化一般。

    身上的衣袍破破烂烂,就连寒丝甲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损坏了,成了一片片的,挂在身上,他此时的形象,比蓬头垢面的乞丐还要凄惨几分。

    凌越叫道:“天老,你们怎样了?说话啊。”

    一连叫了好几声,才传出天魂子哆嗦微弱的声音:“还……还死不了,找……找个安全的地方,老夫……要疗伤……冰蓝灵焰,太厉害了……”

    枯蛟藤的气息也显得是极为微弱,它此时正陷入沉睡中。

    凌越稍稍检查之后,答应道:“好,我看看该朝哪个方向飞。”

    他现在能调动的灵力,也就相当于凝脉境圆满的实力,真要是遇上居心叵测的家伙,是非常危险的事。

    四处打量,才发现先前喷发的那个通道漩涡,早就消失在空中无迹可寻。

    凌越暗自叫苦,他以后怎么回去呢?这下连回去的路都没有了。

    看来还得找到宋鄯才行,他知道宋鄯没事,他与宋鄯结了同生共死契约,魂府内的那丝印记到现在还没有损坏。

    按下心事,凌越探出神识,朝几乎一样颜色的天空打量。

    略有些好奇问道:“天老,那什么冰蓝灵焰是最厉害的天地灵火吗?怎么连您老人家都收服不了它?”

    “收服?你小子……开什么玩笑,咳咳……”

    天魂子似乎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笑得有点岔气,道:“冰蓝灵焰是……是进化出灵智的灵火,你说厉害不厉害……”

    “呃……太厉害了!”凌越真正吃了一惊。

    天地灵火再厉害,也只是死物,而冰蓝灵焰则是成了精修炼出了灵智的灵火,那肯定是比天地灵火更加厉害!

    难怪得他还奇怪那冰蓝灵焰没有马上冻死烧死他,而是像要对他进行夺舍。

    对,就是像要夺取他的躯体,那感觉就是在夺舍。

    还好,那么厉害有灵智的冰蓝灵焰,被神识深处的符文火焰给吞噬了。

    凌越对那由古邑残文化作的火焰,起了浓厚的兴趣,等得以后有时间,他得好好研究一番,他能清晰的感应到,那符文火焰没有沉睡。

    它躲在神识海中消化着那三丝冰蓝灵焰的能量。

    而且,凌越隐约的可以感触到他与符文火焰之间的若有若无的联系,这么好的宝贝,不用起来岂不是可惜了?

    在空中缓缓盘旋着,凌越一时不知该朝哪个方向飞去。

    天魂子叹道:“幸亏大族司有手段留下……否则,我们就惨了……”

    他老人家当时被一丝冰蓝灵焰攻击,也留意到了竹簪子的变化。

    凌越见天魂子把功劳全部算在故去的大族司头上,也就不提符文火焰吞噬冰蓝灵焰之事,这事情一时也解释不清,道:“是啊,幸亏有大族司帮忙,只可惜了幻蝶。”

    “幻蝶……本来就是送给你的,没什么可惜。”

    天魂子不想提起故去的大族司,影响心情,他有点不放心凌越飞行的方向,努力探查之后,指点道:“朝左手边飞……看天空的颜色,朝浅蓝色方位飞行,记得……避开……”

    “好,我这就朝左手边飞去,放心,我会小心避开陌生修士。”凌越见天老说得吃力,他也听得难受,赶紧抢着说完。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

    “不好……有人来了,是灵婴……你赶紧把所有宝贝丢……丢手镯中……快!”天魂子突然提高声音叫道。

    在这种时候,发现有陌生的灵婴接近,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身上宝物太过珍贵,更容易引发夺宝灭口的祸事。

    (第四卷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