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88章 找到线索

时间:2018-05-09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狠狠地拳击在左手掌心,跳了起来叫道:“大雾将起,尸落门开……大族司说的应当是‘石落门开’,不是尸体的尸,而是石头的石。是我当时听混淆了,大族司当时快要陷入沉睡,说得很含糊……我刚才反应过来,应该是石落门开啊。”

    他说得又快又急,显得心情很激动,还有点语无伦次。

    天魂子听懂了,沉吟着:“尸落门开……石落门开……石和尸……”

    过了片刻,天魂子笑道:“应该是石落门开,这线索比那寻找什么尸体靠谱。而且这石头是从上面四百丈高处,莫名其妙地落了下来,符合那个落字。再则能虚隐的石头,老夫也是第次见识……就定这条线索了。”

    凌越搓手道:“行,后面主要的精力,便是寻找这样的石头,它藏得再深,也要找它出来……”

    “等等,老夫突然想起事,或许也是线索……”天魂子声音明显高了许多。

    凌越问道:“您发现了什么线索?”

    “宋鄯!”天魂子重重的传音两个字。

    “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凌越时没想明白。

    他们苦苦寻找离开古源的方法,与在云海中寻宝的宋鄯有什么交集?这其中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啊。

    “你不觉得奇怪吗?两次发现巨石,似乎都与宋鄯脱不开干系。”

    “第次找到这块石头的时候,他的手下也恰好寻了过来。第二次是他先找到,只是他被尖鳄云龟给挡住了。他明明知道打不破尖鳄云龟的防御,却还直在与尖鳄云龟缠争,你仔细想想不觉得奇怪吗?”天魂子解释后反问道。

    凌越也是点就透的心思,他马上明白这其中怕不是巧合这么简单。

    次可以叫巧合,巧合两次就有点牵强了。

    而且宋鄯退得太干脆,把尖鳄云龟让给他们之后,只出现了次,确认了他们与尖鳄云龟相斗,后面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天魂子的探查范围。

    按常理来说,在远处窥探敌人的热闹,也是人之常情吧?

    凌越猜测,宋鄯是在利用他们,等他们把尖鳄云龟赶走或宰杀,正好方便宋鄯找到隐藏的那块石头,当然,如果两败俱伤或者同归于尽,对宋鄯来说结果或许更好。

    “现在过去再找他,时间怕是来不及了。”凌越稍想了想,呵呵笑道,“与其像无头苍蝇样,到处寻找隐藏的石头,不如直接找洞火那些家伙,这样比寻找石头要容易很多。”

    天魂子笑道:“这办法不错,他们那么多人,总能逮到几个,然后顺藤摸瓜……嘿嘿。”

    两人只要怀疑上了宋鄯,很快便有了针对性的计划。

    凌越伸了个懒腰,道:“老徐他们寻找云匪的兴趣,肯定比找石头要高多了。走了,赶下场子逮老宋去,问问他,怎么找到这些石头的……哎,说不得还要与云匪头子沆瀣气合作把呢。”

    “有利则合,无利则散,在修真界与对手合作太正常了,你们又没有深仇大恨。”天魂子很无所谓道,“有些时候,即便是有深仇大恨,该合作还是得合作,大不了合作完了再分胜负生死呗。”

    “嗨,我知道,我知道,这不是有点不适应嘛,哪有您老经历得多……”

    飞出石头虚隐的范围,把人手召集回来,凌越说了去寻找云匪的事。

    陈彪等人果然跳了起来,个个兴奋得不行,摩拳擦掌,那架势,恨不得连善大师块给干掉,反正他们有大队长撑腰,语言之中充满着血腥的暴力,叫嚣得口沫横飞。

    凌越笑道:“不是让你们找云匪的麻烦,而是我找善大师有点事,你们明白?”

    徐观平哈哈大笑,拍着焉下去的陈彪,大声道:“明白了,大队长放心,他们不会乱来的。走了走了,彪子你真笨,大队长又没说不准你与云匪切磋切磋。”

    “对哦,还是老徐你狡猾,哈哈,走了,老徐你们找到云匪,吱我声啊。”

    凌越给他们大致划定了范围,两组灵犀战队jin ru黑飓云海,沿着边缘分头寻找。

    凌越单独行动,他有天魂子帮他探查,只管飞行就是。

    云海茫茫,迷雾肆虐,想要在无垠中碰到个人,还真得定的运气。

    不得不说,陈彪他们那组的运气就非常不错,他们是搜寻的右边区域,小半天时间,凌越就接到了他们的传讯。

    等凌越赶到的时候,双方已经“切磋”了有好大会。

    六个云匪切磋得很狼狈,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衣袍破碎,头发散乱,见到凌越出现,像是见了亲人,为首的云匪行了礼,抢着告状道:“凌大队长,他们不守规矩……”

    凌越冷冷地扫了眼,六个云匪顿时噤若寒蝉。

    这才醒起,白箭与他们是猫和鼠的关系,个个戒备着,随时准备分头逃跑。

    “善大师什么时候到?”凌越漠然问道。他根本就不关心云匪的死活,也没问云匪发出传讯没有。

    “善大师在来的路上,应该很快便到。”为首的云匪小心翼翼回道。

    白箭这四个疯子,见到他们六人之后,也不搭话,兴奋地冲上来便直接开打,那联手的战技让他们吃尽了苦头,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过,直耗到现在。

    而凌大队长的态度更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看这样子,莫不会是以他们为诱饵,要连同善大师起给灭了吧?

    六人在陈彪四人威胁的阴笑中,度过了最难熬最忐忑的半个时辰,宋鄯赶到了。

    “你们下去吧,与老徐他们汇合,不准再打。”凌越淡淡吩咐道。

    “是。”陈彪缩了缩脖子,与许健三人起拱手,很快便消失在迷雾之中。

    宋鄯离着凌越有四百丈左右,冲六人挥了挥手,让他们也下去,单对单他不会惧怕凌越,只是小心点凌越的两头妖宠,别靠得太近就行。

    凌越嘿嘿笑,拱手道:“宋道友做得可不厚道啊。凌某累死累活,把尖鳄云龟赶走,然后宋道友轻松地找到虚隐的石头,好处个人全部得了……不厚道啊!”

    他这话是直截了当的以指责代替试探。

    他和天老可以从对方的回答中分析出端倪,宋鄯到底是恰巧路过,还是特意去寻找石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