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80章 治愈大师

时间:2018-05-09作者:妖言先森

    看着激动得在空中蹦跶的陈彪,三人时难以相信。

    那么严重的心脉撕裂伤,以及多条经脉损伤,在这么短短片刻时间便能恢复?

    “别动,让我看看。”周桢承三人同时抓住陈彪,只稍稍探查,许健便叫了起来:“真好了……大队长怎么做到的?这才多少时间啊。”

    周桢承似是想起了什么,道:“你们还记得吗?妖族的大尊还有妖尊送大队长回归的时候,都称大队长为凌大师……或许,是指大队长的治愈术?!”

    “是呀,直奇怪妖族的那些家伙怎么会叫大队长为大师?关城内还没人能猜到原因,听你这么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大队长的治疗手段……太神奇了。走,进去瞧瞧。”

    四人拥jin ru舰舱,凌越正在拍着个先前重伤得只剩两口气的凝丹修士,道:“可以了,没什么大碍,注意修养五天别太动用灵力,去密室吧。”

    舰舱内躺着地的重伤修士,个个露出震惊的神色,看着那兄弟骨碌翻身爬起,在那里伸胳膊伸腿的检查自身。

    任谁都看得出他已经好了,除了脸色还很苍白,那是失血过多的缘故。

    边上两个本来是负责给伤员治疗的白箭修士,眼睛发出贼亮的光芒,几乎是趴到伤员身上去检查,这里摸摸哪里捏捏,浑不在意其他人奇怪的眼光。

    凌越手上动作不停,已经在检查就近的个重伤员。

    稍稍沉思片刻,他右手抹,五指上拈着五枚细针,挥手,寒光闪烁,五枚细针插在伤员的小腹、胸口位置,左手同时在掐诀洒下蓝紫色光华。

    整套动作下来,如同行云流水,看着让人赏心悦目。

    不过盏茶时间,凌越收针对躺着的伤员道:“行了,断掉的经脉已经连接,去密室躺着,慢慢运功,多休养几天,有吞服的疗伤丹药配合,那便更好。”

    说罢他又转向下个伤员。

    周桢承四人相视眼,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炽烈和激动,用口型无声交流道:大师!

    治愈术能达到这般出神入化的地步,连断掉的经脉都能手到即连,不是治愈大师是什么?对于时常征战的他们来说,有个如此高明的治愈大师做后盾,命都要比别人多几条。

    等得徐观平把外面的事项安排清楚,和方舟jin ru舰舱的时候,凌越正在给许健三人治疗伤势。

    地上除了残留的血迹,躺着的人呢?怎么个都不见了?

    连他安排着治疗的两个家伙也不见了,徐观平看向唯闲着无事抱着膀子的陈彪,眼中满是疑惑,这家伙先前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莫非是装出来的?

    转念想也不对啊,彪子还学不来装样骗他,要说骗敌人那无可厚非。

    陈彪得意的冲徐观平挑着眉头,那贱样气得徐观平恨不得踢他脚,低声骂道:“你皮子是不是痒得厉害,快说,人都去哪儿了?”

    “嘿嘿,都好了,还能去哪?当然是在密室修养。”陈彪朝边上呶呶嘴。

    徐观平和方舟哪里会信,般能修炼到凝丹的修士,多少会点基础的治疗和探查,也会些运功疗伤的手段,知道先前地上躺着的兄弟,没有两月的丹药加运功治疗,不可能好得了。

    上次在囵吞兽空间内,陈彪硬拼蝙翼云兽,重伤垂死,当时情况紧急,徐观平也没有来得及多做检查,后面凌越只是去了趟,便救活了陈彪。

    大家都以为大队长又拿出了什么珍稀丹药,像那次给许健疗毒样,全然没有想到,是大队长用秘术救活的陈彪。

    两人闪身去到过道,拉开第个舱门,门没有关严,正是先前安排给兄弟们治伤的修士,正在盘膝打坐,白箭是人人带伤,只是伤轻伤重不同而已。

    又开第二个舱门,是震断了经脉的个兄弟,也在打坐疗伤,看那气息已经没有大碍。

    徐观平抓过陈彪探查半响,放开手,又看向掐诀的大队长,问道:“都是大队长个人治疗的?”

    见陈彪笑嘻嘻地点头,徐观平眼睛突然有些发红,扭过头去,过了片刻才平息。

    陈彪也想到了以前有些兄弟,正是因为伤势太重,离关城太远治疗不及时而身死,或落下终生残疾,导致修为倒退再也无法恢复。

    拍了拍徐观平的肩膀,陈彪安慰道:“大队长是治愈大师,以后,咱们白箭的兄弟,再也不用担心伤势过重落下毛病了,咱们应该高兴。”

    徐观平在脸上抹了把,点头笑道:“高兴,当然高兴。早该想到了的,原来是治愈大师……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你个混蛋怎么不早说?你上次……”

    凌越治疗完毕收手,问道:“什么太好了?走吧,给其他轻伤的兄弟疗伤去。”

    徐观平闪身过去,伸手做请,其他伤势稍轻的队员集中在二队的云舰上,笑道:“大队长,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你还是治愈大师呢?”

    出到外面,凌越舒展筋骨,回道:“算不得什么治愈大师,只是会几手治愈秘术而已。妖族那些家伙,倒是直叫我大师大师的。”

    凌越没当回事,这些年接触的不是妖尊就是灵婴老祖,他还真没觉得,懂得几手治愈秘术有什么了不起的。

    徐观平几人当大队长是在谦逊,各个压着心头的兴奋,起飞进云舰中。

    花了小半天时间,凌越才把所有白箭队员给治疗了遍。

    个个伤势尽复的家伙,看大队长的眼神,写着炙热的崇拜,大都是心中想着,跟着这样的大队长,只怕想死都难啊!

    给这么多人治疗遍,见识了不同的伤势,凌越对骁愈秘术的理解也深了层。

    云舰停在漩流云海的边缘,足足修整了七天时间。

    徐观平抓着几个队长,以及被撤销队长职务的陈彪,天天开会总结这几次战斗的经验教训,他对方舟这次遭遇洞火云匪,所表现出来的指挥才能,评价相当的高。

    反面教材陈彪,时不时被徐观平拎出来批判通,警醒着各位队长。

    对于陈彪在偶然中发现的能触碰到灵婴门槛的方法,徐观平也不吝表扬,后面几天,把白箭达到凝丹高阶的其他三人,也拉了进来,起研究陈彪的方法,试图能够找到更加稳妥点的法子。

    修士嘛,对于修为的提升,是永远的渴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