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65章 道不同

时间:2018-05-05作者:妖言先森

    陈彪几口嚼了丹药吞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招手把阔剑收了回来。

    他拍着胸脯笑道:“行了,别搞得我要死了一般。我动不了手,你们可以动手啊,我配合你们输灌点灵力还是没有问题……喂,谁扶着彪哥一点,没见彪哥脚软站不稳吗?”

    许健一把抓住陈彪,上下打量着,疑惑道:“你行不行?实在不行你别硬撑,我们三个去外围捡些便宜,不与老徐抢功劳便是。”

    “怎么不行啦?放心吧,这么一点小伤死不了。前些天,彪哥我与一头四阶的蝙翼云兽,还正面硬拼了一记狠的,那才叫凶险,瞧瞧这里……当时都击穿了,差点没让那云兽一击打成两截,彪哥不照样活蹦乱跳,哈哈哈……”

    “你小子敢和四阶云兽正面硬拼?让我看看……嘶,你怎么还没死呢?奇怪,这么恐怖的伤疤,还是对穿,你也能挺得过来,还恢复得这般快,想不通啊……”

    “……厉害!狠!真爷们!我他妈……以后我就叫你彪哥。等下关键时刻,彪哥你可别怂啊,让兄弟我也体会下碰触灵婴境门槛的感觉……”

    “行啦,多大的事……谁先来?注意着点,心中有点谱啊,别一下撑死了……”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朝先前逃走的云舰飞去,附近千丈范围正在拼斗的洞火云匪,见得他们四人过来,像是避瘟神一般,拼着受伤也要让开。

    能够力劈云舰的狠角色,谁活得不耐烦了,敢去找死冲撞?

    洞火云匪人多势众,几乎是十多人围攻着一组灵犀战队,死战不退,像徐观平那组,甚至有二十多人在围攻着,杀得难解难分。

    白箭这边仗着战技的配合,即便是有人受伤严重,也可以由另外三人出手,受伤的人只需要配合着,不让战队散架就成。

    陈彪有些郁闷,是他的速度拖慢了整个战队,没等他们接近,那艘云舰也不与二队的云舰纠缠,朝更远处躲去,他们顺路只收割了几个落单的倒霉云匪。

    陈彪突然想起老徐对他的交代,催促道:“老许,你带着我飞,快点,给老徐他们解围去,差点忘记正事了……”

    “再等片刻。我刚刚联系了方舟,他先前救了一些我们舰上的兄弟,带着两艘洞火云舰在远处兜圈子,他说马上就回……这次该我出手了,你们两个刚刚一直在过瘾。”周桢承嘿嘿笑道,很有些阴险的意味。

    “呃……这样,老沈你刚才杀得最多,歇息歇息,这两艘云舰让与我和老周……先前逃出去的那艘,归你了,就这样定了,行了别争……方舟的云舰飞回来了,快准备老周。”许健说得口沫横飞,又是拱手又是耍赖,终于抢到了对一艘云舰出手的机会。

    沈春浓指着两个家伙,瞪着眼睛,还能怎么办?他只得咬牙切齿答应了。

    陈彪四处看了看,见各个战队似乎还能挺住,想想机会难得,先成全哥几个,等下再去救援老徐他们也不迟。

    凌越和宋鄯飞在高空,俯视着下方十数里的生死厮杀,一直没有说话。

    眼见着周桢承一击下去,再次劈废了一艘云舰之后,宋鄯长叹一声,道:“老夫的这么点心血,看来是要全部折损在这里了。”

    白箭的战技太厉害了,而且非常有韧性,完全可以弥补人手上的不足。

    凌越早就把陈彪几人的对话听在耳中,看着白箭一点一点的扭转着局面,心下颇为舒畅,突然有些好奇地问道:“宋道友,八十多年后,你也要去天纶星陆吗?”

    整个大陆上的灵婴和四阶都走了,不可能放任宋鄯在古源大陆横行不管吧?

    宋鄯沉默片刻,苦笑道:“老夫也不知道,在古源大陆,以前从来没有过散修突破到灵婴境界的先例,或许……老夫也不知何去何从?”

    他的语气中透着一丝莫名的悲哀,以及些许的愤懑。

    在古源大陆,能够修炼到灵婴境界,已经是天大的造化,只是要想再进一步,是完全没有可能,古源大陆的资源,满足不了灵婴境修士的修炼。

    凌越倒不是同情宋鄯,略有些好奇问道:“你没有问过其他灵婴同道?”

    宋鄯看着想要逃走的云舰,也被许健给劈烂,知道洞火大势已去。

    悄然传音许安城,令他带着剩余高手赶紧逃跑,否则,等下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了,宋鄯见到那四个特别凶悍的家伙,正朝着纠缠人数最多的人群冲杀过去。

    “问过好些,他们也不知道,老夫甚至传讯请教过镇魔殿的大长老,他回了两字,等着。”宋鄯摇摇头,再次叹息一声,道,“老夫能有什么办法,只得等着。”

    下方的洞火云匪在边战边撤,白箭的几支战队如猛虎出柙,快速收割着洞火抛弃挡路的弱小云匪,咬着洞火撤退的凝丹高手,一路紧追不放。

    凌越没有再问,这些事情轮不到他来操心,他自己的麻烦事还没有解决呢。

    宋鄯几次看向凌越,似是有什么为难之事难以启齿,见洞火云匪败退得秩序不乱,主力还保存着,也就不再关心下面的结局,传音道:“凌道友,老夫有一桩探险寻宝的好处,已经很有眉目,老夫想与你携手合作,不知你可有兴趣?”

    凌越愣了一下,又看了看迷雾中打生打死的双方,失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宋道友还是请另寻他人合作吧。”

    宋鄯不置可否摇头,传音道:“道不同,一样可以摒弃前嫌谋求共同的利益。老夫手中的五阶符箓,以及老夫能够突破到灵婴的机缘,都是来自与那处遗迹相关的宝藏,凌道友难道还是不感兴趣吗?”

    宋鄯本来是说动了西林药盟的萧文德与他合作。

    萧文德失势,受到古源大陆其他灵婴的排挤,正好是与他合作的最好对象。

    可惜那老家伙非要提出额外的条件,助他活捉凌越报仇,还花费心思筹划了一场阴谋,结果萧文德却落得凄惨的下场,宋鄯的计划也落空了。

    古源大陆其他的灵婴,一个个都有势力,宋鄯根本就不敢与虎谋皮。

    凌越适逢其会,而且年纪轻轻,不像那些老狐狸难以糊弄,又打过两次交道,宋鄯不由得动了与凌越联手的想法。

    他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寻宝的机会一旦错过,以后再寻,怕是非常困难。

    凌越仍然摇头,道:“凌某另有要事,不耽误宋道友时间了。”

    宋鄯想不到凌越面对五阶宝物的诱惑,能拒绝得这般干脆,他看着凌越像是看怪物,从面具眼眶中露出来的眼神,显得颇为失望……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