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63章 不要俘虏

时间:2018-05-05作者:妖言先森

    宋鄯差点吓出一身的冷汗,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四阶妖藤还能使这般阴毒的诡计?

    他看过的典籍记载,妖植类的灵智不是一般的弱,几乎是凭着本能行事,与妖修相差甚远。

    怎么凌越丢出来的妖藤,会表现得如此的妖孽和不同呢?

    枯蛟藤咿呀一声,散开的藤蔓碎片在空中一闪,化作无数的绿色光芒,又汇聚到了一起,恢复成张牙舞爪的五丈藤蔓,它很不满地再次朝宋鄯扑去。

    “咦,不错嘛,小家伙还懂得用计谋了。”天魂子也稍稍吃了一惊,一针见血地赞叹道,“真是近墨者黑啊,枯蛟藤让你小子潜移默化给带坏了。”

    凌越不以为耻,嘿嘿笑道:“也不看看它家主人是谁?还不错,总算是有些开窍。就说嘛,跟了我这么长时间,没点长进,能说得过去吗?”

    天魂子看不得凌越的嘚瑟,打击道:“就它那小胳膊短腿,还和一个人族灵婴拼速度玩飞行,嗳,惨不忍睹,不忍直视啊!”

    对于枯蛟藤在速度上的先天缺陷,凌越也很无奈。

    要说玩潜伏和守株待兔,枯蛟藤有足够的耐心,呆在原地几十几百年它都可以不动一下,它本身就属于妖植,不动是它的天性。

    让它去正面追杀一个会飞行和瞬移的灵婴高手,还真是太瞧得起它了。

    以前的几次阻杀强敌,都是凌越创造出了限制敌人速度或空间的条件,枯蛟藤再短距离爆速度冲刺缠上去,利用它没有实体,而又能吸噬灵力妖力的特点,和凌越配合着消灭敌人。

    对于枯蛟藤的缺点,凌越也不与天魂子争辩。

    他放出四阶妖犀魂傀,闪身坐了上去,朝空中绕圈子追赶的枯蛟藤传音呼叫几声,让枯蛟藤停了下来。

    “善大师,罢手吧,你我相斗,很可能是两败俱伤。”凌越冲停下来的宋鄯拱手,道,“凌某还记着以前的情份,也敬你先前守诺,没有插手晚辈之间争斗,我也承诺,以后都不插手他们之间的直接争斗。这样总可以了吧。”

    天魂子传音,说百里外的战斗相当不乐观,洞火云匪在损失了一些人手之后,利用人多的优势,用阵法分隔围困了四组灵犀战队,再耽搁下去,本身就消耗严重的白箭修士快要顶不住了。

    宋鄯叹息一声,拱手道:“如此,便多谢凌道友了。”

    这声道友,是完全把凌越当做了与他们平起平坐的平辈对待。

    凭着两头妖宠,在古源大陆谁敢小看凌越的实力?

    宋鄯真不愿意与凌越拼斗,为了能缠住凌越片刻,他是硬着头皮在撑,也一直不敢瞬移接近到凌越身边三百丈。

    萧文德的前车之鉴,让宋鄯对凌越特别警惕,万一,凌越还藏着特殊的杀手锏呢?

    同时,宋鄯把凌越列入了极度危险的几人之一。

    他在想,如果他与凌越一起置身在狭小的空间内,或阵法之内,他能不能跑脱,还真是一个问题呢?

    宋鄯反而是没怎么关心远处的战斗,如果洞火在如此巨大的优势下,对付残疲的白箭还不能取胜,那是洞火的劫数。

    在云舰上的徐观平等人,连擦了好几遍眼睛,才相信大队长胯下的坐骑,赫然是一头四阶妖犀,他们再次震惊的同时,又相视狂喜。

    跟着这样实力高深莫测又情深义重的大队长,他们还用得着怕谁?

    他们今后扬眉吐气谁都不用怕!

    直到凌越连着传音催促了徐观平几次,徐观平才算恢复清醒,高声应答一声,赶紧率领着两艘云舰,朝打得激烈的战场飙去。

    大队长与善大师达成的不插手下面人争斗的协议,对他们的安危反而是好事。

    凌越骑着妖犀魂傀,快速朝着杀得难分难解的战场飞去,有老徐他们加入进去,白箭对阵洞火,这场应该是惨胜吧?

    宋鄯与凌越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几乎相同的速度飞去。

    他有他的骄傲,能够逼得凌越答应以后都不亲自出手对付洞火云匪,他也是无奈之举。

    不多时,两人便赶到了拼杀做好几团的惨烈战场,到处都是残肉断肢,到处都是垂死厮杀,空中漂浮着破裂解体的云舰,有洞火的也有白箭的。

    徐观平他们先一步赶到战场,四个凝丹高阶和四个凝丹中阶组成的灵犀战队,在此时爆出了惊人的战力,随着徐观平一声怒吼:“不要俘虏!给老子狠狠地杀!杀啊!”

    两组灵犀战队宛如两柄利刃,插向了争斗最激烈的两处地方。

    陈彪单独驾驶着修复的洞火云舰,眼睛都红了,他用神识探到许健、沈春浓还有周桢承三人被困在一片漂浮着的云舰残骸当中,与三艘残破的洞火云舰周旋,形式岌岌可危。

    他是什么都不顾了,狂吼一声:“老子来了!”

    云舰嗡的一声震颤,飙了起来,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凶狠撞向几百丈外的云舰,而且是正面撞击。

    那架势都不足以用拼命来形容,是以命换命的不要命打法!

    洞火云舰上的修士一眼认出,对着他们撞来的是他们自家的云舰。

    上面的骷髅标记还没有抹掉呢,而且还是胡老四的座驾。

    三艘云舰朝上下和左边一让,在占优的情况下,他们犯不着与人换命。

    云舰嗖一下从空隙钻了过去,也没有停速,失控了一般飞得不见踪影。

    陈彪早就瞅准了位置跳了下来,大声吼叫道:“三个老家伙,彪哥救你们来也,哈哈,还不快快感谢彪哥。”

    许健捂着胸口,咧嘴笑骂道:“你这家伙,要是再不来就等着给老子收尸吧。”

    沈春浓擦了一把血水,没好气骂道:“你小子逍遥快活,撂下我们三个和你搭伙的,在这里让洞火的小崽子给欺负惨了……还彪哥呢,等收拾了眼前的兔崽子再收拾你小子。”

    三艘云舰上的修士见得那满脸横肉的家伙,搞出同归于尽的架势,原来就是为了跳下来,与三个伤痕累累的家伙汇合。

    真是有病,还病得不轻,放着上好的云舰不用!

    对付凝丹高阶,云舰还是很有优势。

    云舰本身的护罩,不是一两个凝丹高阶在短时间能打破的。

    而且云舰的冲撞速度快,只要擦着碰着一下,便能叫凝丹高阶重伤。

    三艘云舰联手之下,区区四个凝丹高阶,几个来回便能瓦解,再加上云舰上的凝丹高手用法宝攻击着配合,补上了云舰攻击不灵活的缺点。

    陈彪干笑几声,见得三艘云舰合围压缩着他们的活动空间,手心痒得难受,叫道:“行了,都他妈少废话,咱四个联手,便从这三艘云舰开始,杀他们一个血流成河。”

    他率先几下手诀打出,三人跟进着气息相连。

    陈彪抛出他的暗金阔剑,灌灵入剑,狠狠地对着五十丈外冲来的第一艘云舰,凶悍无比当头劈去……是爷们,当然要玩硬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