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52章 借蟾杀蜈

时间:2018-05-05作者:妖言先森

    细雨依旧,青雾缠绵。

    凌越身上乌光闪闪,从兽袋放出一头三阶妖熊魂傀,是他上次练手的时候炼制,把卷着的肉块塞给妖熊魂傀,叫它吞了下去。

    鲜血顺着妖熊嘴角流到它的肚腹,血腥气味浓郁。

    约莫十余息,远处妖气滚滚,一头十数丈长的斑斓蜈兽气势汹汹飞了过来。

    两颗灯笼般的暗红色眼珠,只稍一打量凌越,便掠了过去。

    百足蜈兽紧紧地盯在妖熊魂傀身上,一对暗红色触角摇摆着,似乎是嗅到了妖熊魂傀身上的四阶云兽气息,引起了它的兴趣。

    还不待它有其他动作,妖熊魂傀便人立着几个跳跃,大吼大叫朝百足蜈兽冲去。

    百足蜈兽似乎是没有料想到,一头小小的三阶妖熊,敢挑衅它的威严。

    它大半个身子藏在黑灰色的妖气中,昂头挺身,张开狰狞的血红色嘴巴,露出四颗尖锐獠牙,冲着三阶妖熊沙沙嘶吼几声,前端几排纤细尖利的足肢,在空中一划拉,浑身斑斓的光彩一闪,百足蜈兽气势汹汹扑向三阶妖熊。

    凌越缓缓后退,他探查到巨大的星光云蟾,飞跃着落在四百丈外,蹲坐在空中,冷漠地注视着这边,却并没有要趁机偷袭百足蜈兽的意思。

    他便知道,这两头云兽都不是好相与的,在实力接近的情况下,想挑起它们之间生死相搏,是不可能的事情。

    凌越冷笑一声,他要做的,便是打破它们间的实力平衡,创造它们相斗的机会。

    妖熊魂傀不躲不闪,没有丝毫的畏惧,举起巨大的巴掌,利爪如勾,狠狠地朝着扑来的百足蜈兽头上拍去。

    百足蜈兽被激起了怒火,两对柔软的触角像鞭子一般,唰一下抽了过去。

    在黑飓云海深处,云兽之间的生存之道,是遇强便退,遇弱则食。

    百足蜈兽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不知进退的家伙,要是不把妖熊全身的骨头敲碎,再一口一口吞掉,它会让一边看戏的老对手云蟾给嘲笑的。

    嘭,妖熊魂傀的实力与百足蜈兽相差太远,只一击,身上便出现了两道恐怖的伤口,暗红色的血肉翻卷,妖熊魂傀朝后几个翻滚,没有转身逃跑。

    在百足蜈兽不可思议的注视下,妖熊魂傀吼叫着翻身又扑了上去。

    百足蜈兽自然不会让妖熊碰到它的身躯,触角摆动,再次抽去,它有点闹不明白,如此不知死活的家伙,是怎么活到现在,并长得这般大个的?

    妖熊魂傀咆哮一声,纵身一扑,在挨了狠狠一击抽打的同时,抓住了另外一条触角,它完全没有痛觉和畏死之心,迎着百足蜈兽愤怒的大嘴,主动一头钻去。

    百足蜈兽一口黑雾喷出,熏得妖熊满头满脸冒泡,皮肉在快速腐蚀着。

    对于送到嘴边的吃食,百足蜈兽毫不客气,一口咬住妖熊魂傀的脑袋,紧紧地咬合着。

    凌越手指轻掐,再一放,低喝:“爆吧!”

    百足蜈兽察觉到有些不对,它口中的食物突然气息狂暴,这是要自爆的征兆啊。

    按说中了它的毒雾,又被它咬住了,妖熊怎么可能还能调集妖力自爆?

    它稍稍一犹豫,还没来得及吐掉口中金属味道的家伙。

    妖熊魂傀露在外面的两条臂膀,狠狠地一把箍住了百足蜈兽的脖子,尖利的爪子,掐进了鳞片边缘的缝隙,扣得死紧死紧。

    百足蜈兽知道它上当了,进了它嘴巴还没有死的家伙,以前从来没有过。

    才狠狠地甩了一下,轰,妖熊魂傀自爆了,就卡在百足蜈兽的嘴巴里面炸响。

    十数丈长的百足蜈兽,整个被炸得弹上了空中,雪白的肚腹扭曲着翻滚,密密麻麻的利足,沙沙地在空中抖动,看着很瘆人。

    它鲜红色的头部被豁开了一道很大的口子,污黑的汁液,四处飞溅。

    星光云蟾似乎愣了一下,紧接着它眼珠一动,反应过来,肚皮鼓起,呱,怪叫声中,暗蓝色光芒一闪,星光云蟾飞跳着扑向痛不欲生的百足蜈兽。

    整个囵吞兽肚内空间,就它们两个活得最是逍遥自在。

    所有闯进来的云兽或者其他东西,基本上是被它们给瓜分,如果星光云蟾的速度能够持久,或许它早就干掉百足蜈兽,独霸此处福地。

    好些次的争斗,让星光云蟾认同了百足蜈兽的存在,既然杀不了,那就共存吧。

    两兽各守一方,数百年来基本上是相安无事。

    偶尔有争斗,也是因为太无聊了活动活动筋骨,但是眼下百足蜈兽不小心受了重伤,星光云蟾不趁机了结对手,还会养蜈为患吗?

    百足蜈兽被炸懵了,等它稍稍恢复意识,想要逃遁的时候,已经是为时晚矣。

    它也是决绝,噗,一口喷出它千百年来修炼的妖珠,朝着星光云蟾狠狠砸去,同时尾巴甩动,缠绕向星光云蟾的身躯。

    妖珠是它最后的手段,也是最厉害的,它这次是退无可退,不得不拼命求活。

    凌越在妖熊魂傀自爆的时候,就悄悄朝远处飞走,等得星光云蟾如他料想那样发起攻击,他是有多快跑多快。

    两头云兽都是毒兽,他可没有受虐的癖好。

    嘭……砰……啪,中间还夹杂着呱呱的怪叫,两头云兽争斗得相当激烈。

    “你小子是越来越阴险了,这招借蟾杀蜈,其中时机的把握非常不错,就像是它们肚子里的蛔虫,算计到了它们的后续……不错!”天魂子欣赏着一场血腥的高水准生死斗,忍不住表扬道。

    凌越早就习惯了天老的譬如不当的毛病,口中谦逊道:“哪里哪里,论起阴谋算计,比您老还差得远,您老一直是我学习的楷模。”

    天魂子哈哈笑道:“你小子这不要脸的赖皮性子,倒是有老夫当年的几分神采,可惜啊,若是万年前遇着你,老夫或许将就着收你做徒弟,把衣钵传你。”

    凌越笑嘻嘻道:“您老可以把平生绝学传给我,衣钵就算了,留给你未来的徒弟,咱们还是做朋友,这样多好,无拘无束,言语无忌。”

    “呸,你想得倒美,平白学去老夫的东西,得了便宜还想卖乖……老夫的东西是留着传徒弟的,你想也别想……”

    两人一路争嘴,片刻间去得远了,消失在昏暗细雨之中……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