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49章 云兽偷袭

时间:2018-05-05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这下有点吃惊,那拳头大小的液团,居然腐蚀了他借用枯蛟藤力量的一掌。

    他要在水面寻找一线口,还真有些麻烦呢。

    下方宽广的水面波涛中,谁知道潜伏着多少那样厉害的玩意?

    凌越朝上空飞起二十余丈,停下来向天魂子请教道:“囵吞兽体内,怎么还有其他妖兽生存?”

    下面的妖液由细雨汇集,含有剧烈的腐蚀毒性,是无需质疑的。

    他想像不出,是什么样的妖兽,才能够在其中存活?刚刚的攻击很古怪,他没能发现隐藏在波涛中的妖兽。

    天魂子道:“老夫听说,囵吞兽体内有伴生兽。具体是什么样?威力如何?老夫没有印象,得你自己想办法。

    你可以叫两艘云舰上的凝丹修士,使用灵犀战技联手,都下来寻找一线口,或许时间上会快一些。耽误得久了,你们可经不起细雨的消耗。”

    凌越想了想,凭他单枪匹马在这么大的水域寻找一线口,又不知一线口有什么具体特征,还真有难度,而且,他每时每刻都在损耗着灵力。

    虽然微弱,但是积少成多啊,到时还要面对伴生兽的攻击。

    “行,我把他们叫下来,青雾细雨的腐蚀,凭凝丹境的法术护罩,硬抗一两天不成问题。”凌越朝上飞去,幸亏多带了一艘云舰进来,相互有个照应。

    才飞起四十余里,凌越腰间的大队长令牌,突然发出“啾啾”的叫声。

    在这空旷沉寂的空间内,听着有点瘆人。

    凌越手指抹过,令箭上传来徐观平焦急的叫声:“大队长,快回来,有四阶云兽攻击我们……”声音突兀而止,显然是情况非常紧急。

    “四阶云兽?”凌越吓了一跳,很快又猜到,四阶云兽肯定是不小心,给撞进了囵吞兽张开的嘴巴中……

    他赶紧朝上方快速飞去,一边发出传讯,让他们的云舰朝下方飞。

    一路紧赶慢赶,又飞上五十余里后,凌越的神识探得一艘云舰出现,紧接着,上面传来剧烈的震响,凌越利啸一声,以最快的速度朝上冲去。

    “大队长回来了,太好了。”云舰中传出一阵劫后余生的欢呼。

    “注意警戒,不要离开远了。”凌越经过云舰时候,吩咐道,神识范围内看到了上空四分五裂的云舰残骸,以及被青雾细雨腐蚀着的残肢。

    凌越压着心中的怒火,一路利啸着上冲,穿过云舰的残骸,他看到一头灰白色的云兽,正在疯狂攻击着由两组灵犀战队配合着的白箭修士。

    那云兽扁平状,脑袋有点像鱼,两只眼睛鼓出,展开一对连着身体的肉翼,身后拖着一条尖细的尾棘,在空中滑翔着,速度极快。

    特别是那条尖细约五丈长的尾棘,突然甩出,抽得由凝丹中阶组成的灵犀战队四人,身上光芒闪烁,狼狈不堪掉落数丈。

    凌越认出,这是蝙翼云兽,是在黑飓云海深处出没的一种云兽,也不知是怎么钻进到囵吞兽的肚子来了?

    蝙翼云兽抽了四人一记,方向一转,朝着一路利啸挑衅的凌越冲来。

    徐观平叫道:“大队长小心,这畜生疯了……”

    他与另外三名凝丹高阶组成的灵犀战队,是白箭仅有的两支高阶战队之一,也幸亏有他们可以牵制蝙翼云兽,否则,不见得能有一艘云舰逃出来。

    凌越喝道:“来得好!”

    他脚下虚踏,如同站定在实地一般,抓着雾夜刀,瞬息间,对着冲来的蝙翼云兽劈去十余刀,寒芒闪烁,连成一片暗青色的刀幕。

    蝙翼云兽鼓出的眼珠闪着愤怒的红芒,眼见着就要撞上刀幕,它尾巴一抖,尾棘像长矛一样刺来,嘭嘭嘭,一连串的碰撞巨响在空中爆发。

    劲风扑面,凌越心中一悸,他脚下轻踩,朝侧面跳跃闪避。

    一道灰影擦着他的身躯掠过,蝙翼云兽在空中一个侧身,收了肉翼上突然探出的尖刺,嘶鸣着,朝斜上方飞去,它看出了凌越有些不好惹。

    空中一抹绿色闪动,蝙翼云兽刚刚放缓的速度,突然一下提速,它惊恐地尖叫着,似乎是遭受了什么恐怖的攻击,朝上方笔直飞蹿,吓了徐观平等人一跳。

    凌越嘿嘿一笑,道:“你还能跑哪里去?给我停下吧。”

    话音刚落,蝙翼云兽身形一顿,绿影闪动间,它灰白色的身上,顷刻间覆盖满了浓密的藤蔓枝叶,蝙翼云兽剧烈挣扎,尖叫着在空中上下翻滚,它再也不能飞天遁地。

    它最厉害的尾棘,也缠绕着一圈一圈的藤蔓,连动弹一下都困难。

    枯蛟藤痛快地吞噬着蝙翼云兽身上涌出的妖力,它能清晰地察觉到,被它缠住的四阶妖兽,后劲不足,体内的妖力损耗过度,正好是便宜它了。

    凌越吩咐道:“老徐,你们那组去上方,另一组来下方,再下去一些,好,可以了,等下听我信号,再发起攻击。”

    徐观平四人在上空围成一个半弧,气息相连,身上的护罩灵光闪烁,抵挡着细雨的浸蚀。

    他恨恨地道:“这家伙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它已经发起攻击,速度非常快,用它的尾棘,只一击就摧毁了彪子他们的云舰。”

    凌越一直没有见到陈彪,忙问道:“彪子呢?他怎样了?”

    徐观平神色一黯,道:“在云舰散裂的时候,彪子冲出来,拼命挡了那畜生一击……他受了重伤,给兄弟们争取到了启动战技的时间,否则,唉……”

    凌越看了一眼空中翻滚挣扎的蝙翼云兽,道:“你们守这里,如果它还能逃,别与它客气,也不用顾忌缠它身上的藤蔓,尽管攻击蝙翼云兽的脖子和胸腹两处,我先去瞧瞧彪子的伤势。”

    不待徐观平回话,凌越一闪身,朝下方三百丈外的云舰飞去。

    云舰中最后一个凝丹修士探查到凌越飞近,赶紧开启防护阵法,让凌越进来。

    “陈队长怎样了?”凌越进舰舱一扫,没有看到陈彪,问道。

    “他伤得太重,在密室修养着……已经给他用了疗伤丹药,不知能不能挺过来……”凝丹修士赶紧带路,打开密室的门,里面有两个凝脉境修士守着。

    凌越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陈彪脸色蜡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胸口位置裹着白色绢布,已经染成了绯红色,整个人气息微弱……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