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43章 迷雾起

时间:2018-04-23作者:妖言先森

    六艘战斗云舰分做两列,向苍茫的云海破浪而去,转眼间,已是飞得远了。

    黄央央眯着眼睛看了好半响,才叹了口气,道:“下次再出去之前,我得找几个好手,把老徐敲晕了关到飞云客栈,唉,老是让我留守据地,凌师弟也太偏心了。”

    邱瑜眼睛有些发红,她听到黄央央的埋怨,解释道:“凌越说,有大师兄帮他留守据地,他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安心地在云海中剿灭云匪呢。”

    见余夕在边上歪头看着,似笑非笑的。

    邱瑜粉脸微红,去拉余夕的手,笑道:“还有余师姐,凌越也一直是念念不忘的,尽说你的好话,说余师姐很能干,他可以偷懒清闲什么的……”

    余夕啐了一口,打掉邱瑜的小手,拉着何金玲和顾芊寒。

    边回走边道:“邱小妹跟着那家伙学坏了,尽是说些没脸没皮的话,也不知羞。我和大师兄、还有金师弟几个都是上了那家伙的当,被他当牛做马使唤着干活。”

    他们关系亲近的几个,都是管黄央央叫大师兄。

    金弃羽笑道:“余师姐你别扯上我啊,我觉得这样挺好,哈哈。”说着,他快速地飞进城门,一溜烟飞走了。

    邱瑜笑嘻嘻地缠着余夕,道:“我还不是一样,让余师姐你给使唤着干活。”

    余夕掐了她脸上一把,嗔道:“口是心非的小坏蛋,你说说,多少天都没有露面了,还说给我使唤着干活……咦,这皮肤嫩得滑手啊,让姐姐再掐掐,看能不能掐得出水……”

    “不要啊,你掐自己去,别掐我……”

    何金玲和顾芊寒也看出了邱瑜的变化,几只小手都掐了上去,莺莺燕燕着。

    黄央央与邱云野、乌龟几人进得城门,赶紧也溜走,邱小妹和余夕之间的言语交锋,绵里藏针,他们听得一脑门子白毛汗,更不敢随便掺和。

    云舰飞出一天之后,凌越正与徐观平在大厅闲聊,突然听得顶舱传来惊呼:“大队长,队长,快来看看,外面起雾了,好大的雾……不像是云海潮汐?”

    凌越心中一动,想起他去见大族司的时候,曾经听大族司提过:大雾将起。

    脚下轻点,凌越一晃身抢先飞到顶舱,朝前面看去,真是好大的雾,白茫茫的一片正滚滚而来,把层次分明的朵朵白云给淹没其中,其他两个方向也是大雾,也在快速合拢。

    只片刻间,大雾便覆盖了云舰,前后左右,皆是雾蒙蒙的景象。

    徐观平沉吟着请示道:“大队长,我建议先停止前进,这雾起得很怪异,似乎没有边际,也不是云海潮汐,云朵没有消融的迹象。”

    云海潮汐是云海中特有的一种神秘现象,一般是十多年一次。

    云海中所有的云朵、雾气,消融组成规模庞大的云浪,由云海深处开始,朝着古源大陆像波浪一般推进。

    那场面蔚为壮观,至悬云绝壁为止,然后云浪回潮,又消失到云海深处。

    历时大约一个多月,云海潮汐之后,云海中的朵朵白云又很快成形。

    悬云绝壁之所以会成为古源大陆各宗门大规模野外种植药材的地方,就是因为十多年一次的云海潮汐,带来了大量的灵气,滋润着悬云绝壁。

    凌越点点头,道:“这不是云海潮汐,是真正的大雾。让所有云舰停下来,不要走散了。我们下去,到大雾中瞧瞧。”

    徐观平通知其他云舰之后,与凌越一起出了云舰。

    凌越传音道:“天老,大族司的身体怎样啦?他曾经说过大雾将起,现在云海中果然起大雾了。能不能问问他,‘尸落门开’又是什么意思?”

    凌越发现雾气中多了好些活跃的灵气,受雾气的干扰影响,他的神识最多能探出千丈外,附近隐藏在雾气中的朵朵白云,还能探查得到。

    天魂子声音有些消沉,传音回道:“大族司身体很不好,时常昏迷,或许,撑不了太久……他说谢谢你。”

    凌越心下黯然,传音道:“一些身外之物,不用客气,请转告大族司,阿噗哈很适应外面的生活,他很好。”

    又过了片刻,天魂子道:“老夫刚刚问了他,他不记得曾经说过‘尸落门开’,没有印象了,让你照着线索走便是,他已经没办法再推算。”

    凌越苦笑,道:“那行吧,我去漩流云海和黑飓云海的边缘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奇怪的尸体,这线索……实在是太含糊了,云海茫茫,怎么找啊……”

    正抱怨着的时候,方舟带着阿噗哈,与其他队长先后从大雾中飞了过来。

    徐观平见凌越似乎是在思索,便安排其他队长带人到附近五十里内打探,上下左右前后,各个方向都飞去瞧瞧,时刻保持联系,免得迷失在大雾中。

    凌越招手叫了阿噗哈,走到一边道:“老人家身体有些不好,你要不要回去?”

    阿噗哈见到凌越,本来是很开心的,听得此话,脸色一下子变得苦涩,摇头道:“还不到时候,他不让我回去……我得再等等……”

    凌越拍了拍只到他胸口位置的阿噗哈,安慰道:“行吧,既然他老人家有安排,那就听他的,等到了时候,你再来找我便是。”

    阿噗哈默默点头,退了下去,他已经很适应白箭的生活,除了有些想家。

    凌越与徐观平在附近转悠着,雾气非常浓郁,附近五丈外,以他们凝丹修为的视力都不能视物。

    六艘云舰连成一排,彼此相隔不到十丈,每艘云舰都派了人手飞在空中守护着。

    约一刻钟,许健带着两人匆匆赶回来,手中还抓着一个昏迷过去的凝脉修士。

    “是洞火云匪。”凌越一眼看到那凝脉高阶修士袖子上绣着的骷髅,以及骷髅眼眶中的火焰,他对那图案太熟悉了,问道,“在哪个方向?离这里多远发现的?”

    徐观平也没有想到,派人出去一趟打探,居然还有这等意外的收获。

    许健把人交给徐观平,咬牙笑道:“左去四十多里,我们抓了人赶紧回转,没有再去打探,担心遇上洞火的云舰,走露了风声,让他们给跑了。”

    他们白箭可是恨洞火云匪入骨,一直是憋着一股怒气。

    白箭前大队长中了洞火云匪的埋伏而身亡,这是血仇大恨,他们嘴上不说,心底却是渴望着,有朝一日能用洞火云匪的鲜血来洗涮,否则,耻辱会永远跟随着白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