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41章 从不惧死

时间:2018-04-23作者:妖言先森

    巨力之下,整个洞府瑟瑟抖动,哐啷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趴在地上的萧济晟听得惨叫,他茫然抬头,入目是一片惊悚的血红,他似乎清醒过来,愣了片刻,抱头尖叫着跳起,朝外面疯狂跑去。

    “老祖救我,老祖救我啊……别杀我……”

    凌越冷笑着,反手一掌,把恐惧逃命的萧济晟给拍进另外一面石壁。

    再次留下一个怵目惊心的巨大血掌印,与对面的掌印遥相呼应。

    咔……噼啪,洞府终于禁受不住,崩裂着,掉落大片大片的石头,尘粉飞扬。

    凌越心中没有丝毫波动,像是碾死了两只臭虫,飘然出去,把洞府重新禁制,他手上拿着萧济晟被迷魂时候写给他的玉牌手令,朝山顶走去。

    西林药盟的宝库让凌越大失所望,除了有近五百万的中品灵晶,里面空空荡荡,各个架子上都是空的,连点宝物的渣渣都不剩。

    凌越随即明白,萧文德把所有的东西都换成了灵晶。

    他需要用灵晶来应对盟内修士的修炼资源问题,封山百年,可不是闹着玩的。

    凌越摇头叹息着,把所有灵晶给收了,权当是收取的利息吧。至于西林药盟内其他修士可否有资源可用?真不用他操心。

    没有萧文德坐镇的西林药盟,已经完了。

    不用等到封山结束,只要萧文德陨落的消息传开并得到确认。

    与萧文德有仇的老祖们,便会联合其他觊觎西林药盟资源的宗门,趁热瓜分掉整个西林药盟,连皮带骨头,渣渣都不会剩下,类似的情形在典籍中便有记载……

    半个时辰后,凌越出了死地一般的西林药盟,朝远处空中停着的战斗云舰飞去。

    天魂子有些吞吐着传音道:“凌越,你能不能把这些灵晶借给老夫?……帮老夫买些三五百年到千年的灵药材,还有三阶的金属材料等修炼资源,种类不限……”

    凌越笑着回道:“难得您老开一次口,快别说借,给您凑个五百万的整数,当是我孝敬您老的。等回去悬云西关,我马上着人去办,您放心便是。”

    天魂子解释道:“阿噗哈用你那二十万中品灵晶,购买到的物资,只能满足希蛮仆族普通族人的生活所需,其他族人的修炼,终究是满足不了……魂族亏欠希蛮仆族太多,唉,老夫一点点来还吧。”

    凌越猜到天魂子是买来给希蛮仆族人修炼用,却没料到,天魂子是存了还账的想法,笑道:“只要我办得到的,您以后尽管开口。”

    不日回到悬云西关,凌越没有回白箭据地,直接先去了飞云客栈。

    黄央央、古仁甫、邱云野三人在客栈里等着,见到凌越无恙,都露出一丝笑容。

    凌越掏出两个储物袋,塞给古仁甫,笑道:“古兄,麻烦你帮我把这些东西,全部换成物资,一个月内吧,清单在里面,我等着有用。”

    古仁甫见徐观平跟着,他拖着声音回道:“是,大队长……”

    很随意地一扫两个储物袋,古仁甫一跤差点跌倒,他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但是陡然一下子,见到这么多的灵晶,还是骇了他一大跳。

    凌越笑嘻嘻地一把搀住古仁甫,道:“古兄站稳呢,你可是这里的大掌柜,摔倒了讹谁去?”

    古仁甫甩开凌越的手,拉着好奇地邱云野,苦笑道:“野哥,你得扶着我点,我脚软得没力气……走吧,咱们一起去办事,凌越这家伙不安好心,想害我咧……”

    说着,他把储物袋朝邱云野怀里塞,像是很烫手一般。

    邱云野扶住古仁甫,扫一眼储物袋,“喔……”叫了半个字,又被他吞了回去。

    他拖着古仁甫,叫上守护店铺的两个凝丹高手,几人匆匆走了。

    这下连黄央央和徐观平都有些好奇,大队长到底给了他们什么东西?弄得一个个紧张兮兮的。

    凌越问清楚乌龟呆着的房间,对黄央央和徐观平道:“你们忙去,不用陪我,我上去与乌龟说说话。”

    见两个家伙挤眉弄眼,站在原地不走。

    凌越才醒起他们的事,笑道:“明天早上带人去我的院子,嗯……一天最多绘制三组战技符文,还要注意,绘制了灵犀战技符文之后,如果同组的其中一人修为突破,四人之间的组合将失效,得重新洗去,与其他人再组合着绘制。”

    黄央央拱拱手,笑道:“那不碍事。大队长你忙,我们先走。”

    凌越拱拱手,朝楼上走去,上了二楼,一直走到最里边的一个房间,推门,里面没锁,走进去,酒味扑鼻,房间里几乎是无处下脚,到处都滚着喝空了的酒坛子。

    乌龟盘坐在房中间,喝得眼睛通红,雪纹妖豹趴在地上,显然也喝得不少。

    见得凌越进来,乌龟把手上的酒坛扔去,道:“喝酒。”

    凌越把凑上来的雪纹妖豹踢到角落,喝了一口酒,问道:“我走之后,强盗提出要与你单独喝酒,不喝就不是兄弟,是也不是?”

    乌龟抓起地上的一坛酒狂灌一气,嘿嘿怪笑了一声,大声道:“是。”

    凌越又喝了一口酒,继续问道:“喝酒的时候,强盗是不是说,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如果你不放他走,说我现在手握重权,会找他算账杀了他?”

    乌龟看着凌越,吼道:“是啊!……他……这样说!”

    凌越并不介意乌龟的态度,再问道:“强盗说他身不由己,被人逼着干的。还说我不会有危险是不是?”

    乌龟又嘿嘿笑了起来,道:“你不……回来了。”

    凌越心中叹息一声,脸色很难看地摇摇头,没有继续追问,该问的都问清楚了。

    他觉得很恼火,被人出卖的滋味真难受。

    特别还是曾经的兄弟,这样算计他,他觉得心很痛很累……凌越以为他可以不难受的,但是面对乌龟的误会,他还是做不到!

    见乌龟仍然是没有开窍,凌越吼道:“我是回来了,我他妈安然无恙回来了,可强盗那个王八蛋。”

    说得气愤处,凌越终于是忍耐不住,举起手中的酒坛,狠狠掼到地上。

    “哐当”,酒水和瓷片,飞溅了乌龟一身。

    乌龟坐在地上动也没动,通红的双眼不眨地盯着凌越。

    他做好了给他大哥强盗抵命的准备,不就是一死吗?他从来不惧死。

    凌越暴吼道:“他把老子出卖给两个灵婴老怪,还拖了你两个时辰,不让你与我联系,不就是担心我看出其中破绽,不肯上当……有他妈这样做兄弟的吗?把兄弟朝死里整,亏他还有脸说,我回来会找他算账,我他妈不该找他算账吗?”

    乌龟嗷一声跳起来,瞪着凌越,一脸吃惊道:“真……真的?”

    他简直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凌越所说与强盗说的相差太大,两人之间肯定是有一个在说谎骗他,可是两人都是他兄弟啊……乌龟浑身发抖,背上汗出如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