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40章 消除隐患

时间:2018-04-23作者:妖言先森

    萧济晟这些天总是觉得有些心惊肉跳,脾气也变得非常暴躁,稍有不如他意,就大发雷霆,把伺候他好些年的几个女人先后打得重伤,给赶出了洞府。

    早上打坐醒来,萧济晟无缘无故又是一阵烦躁,他打开静室石门,准备去山顶转转,看看老祖回来了没。

    这日子简直是没法过,他想央求老祖把他悄悄带出囚笼一样的山门,去散散心。

    西林药盟上下的气氛,太压抑沉闷,而且戾气越来越重,他快要憋疯了。

    突然,萧济晟停下脚步,有些不大相信地擦擦眼睛。

    在他的洞府大厅里,堂而皇之坐着一个戴着半截面具的陌生家伙。

    那家伙手中还端着一只碧蓝的精巧酒碗,正悠闲品尝着,前面的玉几上,开了一坛他珍藏摆放在大厅做装饰的五百年好酒。

    萧济晟再一打量,觉得坐在那里,盯着他看的家伙有些熟悉。

    特别是那嘴角挂着的讥笑,让他心慌意乱,喝道:“你是哪个峰头的?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闯本少爷的洞府?你可知罪?”

    他的手悄悄摸向腰间挂着的一枚玉牌,那是老祖给他保命的一次性宝物。

    凌越一口喝完碗中冒着寒气的酒液,道:“你最好是别乱动,萧大少爷。”

    萧济晟的手停在玉牌上,他有些茫然,这声音太熟悉了,不是凌越还能有谁?他在梦中杀了无数次却怎么也杀不死的家伙,以至成了他修炼的心魔。

    他狠狠地掐了一把腰间的软肉,怀疑这大白天的,自己出现了幻觉。

    痛感传来,萧济晟惊叫一声,突然仓皇跳起,转身朝他打坐的静室飞去。

    这不是梦!不是幻觉!真是活见鬼了!

    凌越那可恶的该下冥狱的家伙,怎么可能闯进他的洞府?怎么可能啊!

    整个西林药盟以前的护山阵法,由他家老祖和离老鬼、季老鬼出手逆转封闭,灵婴以下根本就不可能进得来,而他的洞府,也不是凌越这修为进得来的……

    怎么会这样啊?!

    凌越冷笑着,伸指一弹,一缕灵力凝成针状,悄没声息射出,正中差点撞到门框上惊慌失措的萧济晟。

    萧济晟腰间一痛,失去全身力道,从空中重重的掉了下来。

    “嘭”,重物着地,砸得附近的桌椅齐齐跳动一下,萧济晟痛得嘴眼歪斜。

    他这些年修为止步不前,一直滞留在凝脉境圆满,面对实力超出太多的凌越,他连抗争的余地都没有。

    “老朋友相见,别急着走嘛。”

    凌越抓着精美的白玉酒坛,给空了的酒碗满上,撇嘴笑道:“你喜欢坐地上?那行,你家地上凉快,好好坐着,咱们聊聊云泽狱,聊聊望月花谷……呵,这酒不错,够年份啊。”

    萧济晟扭曲的脸上瞬间变得惨白,他想到一种最可怕的可能。

    老祖出事了,肯定是老祖出事了!

    否则,凌越不会这般容易进入封闭的西林药盟,他很可能还是用老祖留下的破禁玉牌,进入的此地。

    若是老祖没有出事,无人敢随便进入封山的西林药盟,这是大忌!

    萧济晟瘫在地上,脸色变幻,浑身颤抖着,过了许久,才捶地尖声叫道:“你杀了我吧,来啊,杀了我,哈哈,我受够了,杀我啊,你个孬种……”

    脸色狰狞,双眼布满血丝,声音中透着炽烈的疯狂。

    凌越有些意外,这家伙居然不怕死?骂得口沫横飞……只是看着像是癫子。

    没错,就是疯了。惊惧害怕之下,使得萧济晟内心崩溃疯癫了。

    又一口喝完碗中的酒,砸砸嘴巴,凌越也没了兴趣,与一个神志不清的疯子述旧,道:“不急,想死很容易,咱们得先聊聊,你看着我的眼睛。”

    发癫的萧济晟不由自主被凌越眼中的异状吸引,瞬间被迷魂。

    凌越也想不到萧济晟所在的洞府,居然只有这家伙孤家寡人一个,倒是省了他的事,让他少造了杀孽,问道:“你家老祖把单封关哪里了?”

    他再也不允许有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秘密,即便只是可能也不行。

    焚成知道他的身份,还特意嘱咐他不要泄露出去,免得引来麻烦,因为这里是没有取消灭魂令的古源大陆。

    如果魂修的身份泄露出去,将会引来轩然大波。

    萧济晟趴在地上,木然道:“在西林峰后山关押着。”

    凌越用玉牌解开对洞府阵法的禁制,道:“传讯给看守的修士,把单封带来。”

    一指凌空点去,萧济晟恢复了部分修为。

    他摇摇晃晃站起,依照着凌越的吩咐发出传讯,又把身上的几个储物袋还有各种宝物取下,全部堆放到凌越面前的玉几上,然后又趴在那里不动。

    凌越慢慢询问着萧文德的洞府情况,以及宝库位置和对应进入的玉牌。

    他缴获的储物袋内,并没有太多宝物,古源大陆上出产的灵晶,他早就瞧不上眼,只得了十余枚真正的中品灵晶,和几件法宝,以及各种丹药、五百年份以上的药材和材料等。

    对于一个灵婴老祖来说,只有这么些东西真是很寒酸。

    凌越既然进入了西林药盟,他肯定是要去搜刮一番萧文德的洞府。

    等得该问的话问完,另外一个倒霉蛋单封也带到了。

    顺着解开的阵法通道,单封急切地走了进来,他身后的阵法又被重新禁锢。

    单封急不可耐叫道:“济晟兄弟,麻烦你帮我向令祖求个情,早日放我出去吧,我愿意作证告发凌越是魂修……”

    话还没有说完,单封跑进大厅,看着转过身来的凌越,再看看趴在地上的一动不动的萧济晟,他一脸震骇见鬼的表情:“这……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我,我没有……”

    凌越摇摇头,神色有些憎恶,冷声道:“特意来收拾你的。”

    他缓缓举起了手掌,有掌影出现。

    单封的人品……不,这家伙不配谈人品,整个一个绣花枕头的小人,反复无常,又小肚鸡肠的小人。

    余夕当年陷入落魂坡,就是这小人给害的,曾经听余夕轻描淡写提过一次。

    单封有凝丹初阶修为,可惜他现在被封得只剩凝脉境。

    他也反应过来,肯定是萧老祖出事了,朝后飞退,脸色苍白急叫道:“等等,凌越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我不是……”

    “砰”,一个掌影横扫,直接把单封给拍成血肉模糊一团,贴到对面的石壁上。

    洁白的石壁上嵌进去好大一个掌印,血淋淋的看着甚是吓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