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39章 破禁而入

时间:2018-04-23作者:妖言先森

    “是老夫眼拙了,没能从泥沙中识得真金……真是惭愧,可惜啊!”

    宋鄯是真的觉得很惋惜,他常年在坊市讲课,除了有寻找他大哥洞云子的原因外,还有物色散修天才的想法。

    凌越却并不觉得可惜,他甚至还有些庆幸。

    幸亏当年没有被宋鄯看中,否则,他现在成了混迹在云海中的一名残暴云匪呢。

    述旧完毕,凌越拱手问道:“不知宋前辈来此,有何贵干?”

    这是在明知故问,而且称呼的改变,也就变得公事公办,不涉私人感情。

    宋鄯自然是听了出来,他现在半点也不会轻视凌越,沉吟着道:“老夫在寻人,不知小友可曾见到萧道友?”

    凌越咧嘴笑道:“宋前辈是说萧文德?呵呵,怕是要让宋前辈失望了,凌某与萧文德素有私怨,刚才在云海中狭路相逢,已经彻底解决与他之间的恩怨,世间也再无萧文德这号人。”

    眼前的情景瞒不过宋鄯,凌越索性自己说出来。

    这番话出口,凌越自己都有意气风发的感觉,太爽了!

    宋鄯心中早有猜测,此时得到证实,仍然心头一凛,面上却不会表露,他手中握着一枚魂傀自爆后残余在空中的细碎残骨,飘然后退。

    在古源大陆,灵婴之间很少会生死相斗,即便是偶有争斗,也是点到为止。

    要想彻底击杀一个灵婴修士,难度太大,而且代价更大,稍有不慎,将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修炼不易,没谁会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凌越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单枪匹马干掉一个老牌灵婴,叫宋鄯怎不忌惮呢?

    他不想过多的与凌越纠缠,拱手笑道:“老夫与萧文德是萍水之交,与小友却有故人之谊,厚薄彼此,老夫还分得清楚。小友既有公事在身,老夫也不便过多打扰,下次有缘再聚,告辞!”

    凌越听出了其中的意味,拱手相送,客气道:“云海渺渺,宋师保重。”

    短短几句,两人言语中相互有试探、交锋,又相互忌惮,直到最后宋鄯退走,凌越才松了一口气,他不想与拥有五阶符箓的宋鄯拼命……

    汇合了徐观平等人之后,凌越什么都没有说,一起离开了。

    上了云舰,凌越进到密室,他稍想了想,然后给离涛发出传讯,把他干掉萧文德以及遇见宋鄯的事情,简要地汇报一遍,并提出他想进入西林药盟封闭的山门一趟。

    很快,离涛传讯回来,大肆夸奖赞扬了凌越一番,嘱咐凌越,此事可由宋鄯传播,却不能经由凌越口中说出去。

    这消息太吓人了,会引发其他灵婴的不安,对于凌越的请求,离涛是满口答应。

    凌越嘴角挂着一丝笑意,他没有要声张已经干掉了萧文德的想法,大统领的意思也正是他的顾虑,至于宋鄯,他管不着,云匪头子说出去的话,他不会承认就是。

    到达西林山脉已经是凌晨,天色最黑暗的时候。

    凌越独自从高空下了云舰,飞落到曾经热闹的西林药盟山门前,空旷的广场前方,也有一个小镇,现今是人去楼空,一副衰败景象。

    一道黑影从镇内的建筑飘出,冲凌越拱手施礼:“断箭宿敬,拜见凌大队长。”

    凌越拱手还礼,笑道:“打扰宿兄清修,凌某路经此地,在西林山下四处逛逛,宿兄自去便是,不用相陪。”

    宿敬早就接了大统领的传讯,他是特意等在此处,道:“凌大队长,您请!”

    凌越看着宿敬远去,探查到远处陆续有人退走,于是便运起魂眼之术,朝阵法封闭的山门一路扫视。

    他手中有从萧文德身上缴获的阵法破禁玉牌,有五枚,请天魂子替他抹去里面留下的印记,一一祭炼之后,再一处处破绽试去,他也不着急。

    天亮的时候,凌越在偏僻角落又发现了一处破绽。

    握着破禁玉牌靠了上去,阵法上出现细微的波动涟漪,凌越脸色淡然,整个人很轻易便挤了进去。

    放眼扫去,凌越发现西林药盟各山头死气沉沉。

    他一路朝着最高的山峰潜去,途中没有见到一个巡视的修士。

    路过一处山脚,凌越遇见两个骂骂咧咧的凝脉修士,他身影一晃,在两人反应过来之前,蓄满灵力的手掌两下轻拍,把两人给拍晕过去。

    拖到僻静处,稍稍用阵旗布置遮蔽的阵法,然后分别用迷魂术控制着问话。

    不消片刻,凌越便对西林药盟目前的情况大体清楚了。

    这才封山不过十年光景,困在其中的西林药盟修士,因为修炼资源有限,修为低弱者开始自暴自弃,要不是有凝丹高手镇压着,西林药盟各处山头早就乱了。

    凌越冷笑着,随手用灵力禁锢了两个昏迷的小修士,没有三五天时间,他们是不会醒来。

    收了阵旗,戴上半截面具,凌越继续朝着主峰潜去,萧济晟就在主峰半山腰的一处洞府修炼。

    天光大亮,薄雾弥漫,西林药盟各处依旧死寂无声。

    凌越一路敛息,很轻松便上到了西林峰上,顺利得出乎他的意料。

    直到此时,才偶尔会见到有无精打采的低阶修士在转悠巡视,凭凌越现在的修为实力,避开这些心不在焉的修士,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不多时,凌越出现在半山腰一处异常宽大豪华的洞府前,稍一扫视,附近三百丈内没有其他建筑,也没见有修士出现。

    凌越很快找到破禁玉牌的其中一枚,可以引发阵法的反应,凌越大摇大摆地破开禁制,直接走了进去,并顺手用破禁玉牌禁制了防护阵法的部分功用。

    这处洞府的禁制,是由萧文德亲手布置,用萧文德留下的玉牌破禁正是合适。

    在出口布又布下几枚阵旗,凌越施施然溜达着,赏花赏景,穿过假山小桥,登堂入室,笑眯眯地走进主洞府之中。

    想当年,萧济晟仗着萧文德的势力,对得罪了他的凌越不依不饶,又是派遣手下围攻下毒,又是请杀手半路截杀,在云泽狱中勾结单封、齐晓筱,甚至不惜亲自动手欲要除掉凌越。

    凌越好几次都是被弄得惊险万分,还好,他一路闯了过来。

    现在轮到凌越来收账了,他没有其他想法,施加给他的,他必定是加倍偿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