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38章 相互忌惮

时间:2018-04-23作者:妖言先森

    摄魂针针尖上的蓝光大盛,散发出危险而迫人的气息。

    凌越头皮发麻,却毫不退让,他迅速抽取枯蛟藤的能量,把寒丝甲的防护启动到最大,雾夜刀紧紧地抓在手上。

    眯着眼睛,用魂眼术紧盯着蓝色光团最中间那微微颤动的小点。

    枯蛟藤咿呀叫着,它不敢面对令它恐惧胆寒的摄魂针,对于凌越表现出来的强硬,它极为雀跃和兴奋,一抹绿光交织在乌光波动之中,主动加强着凌越的防护。

    如果能够赶跑摄魂针,估计枯蛟藤会高兴得找不着北,它特讨厌摄魂针的气息。

    凌越摆出不惜一切的拼命架势,他是真的准备拼命了,不,应该是挣命!

    退让和屈服,只会让处境不好的他掉进更糟糕的泥潭,他必须得挣。

    手镯上金光一闪,凌越身上又多了一抹淡淡的金色光芒,游走着,使得凌越信心大增。

    天魂子的声音适时响起:“摄魂,还请罢手吧,凌越是自己人。希蛮仆族大族司推算,咱们将有大麻烦来临,要想安然避过眼前这一劫,还需依靠凌越寻找出路。”

    摄魂针上的蓝芒缓缓收敛,锁定在凌越身上的刺痛感消失。

    片刻,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冷冷传出:“小家伙,你唤我醒来,我也救过你一命,我不欠你的。这次有天老帮你说话,我可以不计较你的无礼,咱们暂且合作着,待得离开古源大陆,再分道扬镳,各走各的道。”

    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客气,是看天老面子,否则,她做出何举动就难说。

    凌越吃了一惊,他一直以为别人口中的摄魂老鬼是个糟老头子,想不到藏在摄魂针内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听上去连天老都有些忌惮她。

    至于女子说的救过他一命,让凌越想起了前不久,他侥幸通过羽寒的残文考核那次,或许就是那时,女子因为某种原因醒了过来,并出手救了他。

    听天老说过,那次的残文考核,凶险非常,连天老的神识都透不进火焰的阻隔。

    想来只有呆在他魂府的摄魂针,才可以不惊动羽寒,对他施以援手。

    凌越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似乎浑然不觉他刚刚的危险处境,实则心中暗道侥幸,与摄魂针对峙,太吓人了。

    在枯蛟藤不满的咿呀声中,他收了雾夜刀,敛了寒丝甲的防护。

    凌越拱手道:“多谢前辈理解,晚辈言语失当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如果前辈不介意,暂请委屈在我发髻上藏身吧。”

    主动邀请摄魂屈身在他发髻之中,凌越有他自己的考量。

    如果摄魂要对他不利,他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两人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

    从天魂子以前透露的一些信息,以及摄魂刚刚表现出来的性子来看,这女人很强势,也很高傲,高傲得肆无忌惮。

    而高傲的人,通常都比较守诺。

    既然要合作,摄魂暂时又不可能离开得了他,凌越不如索性光棍一点。

    天魂子听了凌越发出的邀请,传音赞道:“能顾全大局,你不错!”

    蓝光一闪,摄魂针直接插在凌越头发中,挨着竹簪子边上,其间没半句废话。

    凌越也没了心情交流,合作什么的,他不在意,只要摄魂针不自作主张、随意行动给他惹麻烦就行了,这也是他刚刚表现得非常强硬的缘由之一。

    当然,真遇着了危险,该使唤摄魂针,他仍然是不会客气。

    他能感觉到,他留在摄魂针上的那一丝认主印记并没有被抹去,也不知是摄魂忘记了,还是她不屑为之?

    天魂子看出凌越心情不好,传音劝解道:“她就是这个脾气,你让着她点,当初除了霸魂,整个魂族还没人管得了她,唉,任性妄为……”

    说得几句,天魂子忍不住先叹了口气,显得很无奈和头疼。

    凌越没有接话,他不会没事闲得去招惹摄魂,就当摄魂不存在吧。

    伸手摄过萧文德遗留下来的躯体,凌越把储物袋和空中残破的宝物收了,问道:“天老,这躯体你需要吗?”

    天魂子笑道:“给老夫吧,保存得还很完好,留着以后有用。”

    把躯体塞进手镯之中,天魂子突然道:“有灵婴赶过来了,是在那斗篷上留下气息的另外一个家伙,你小心点。”

    凌越应道:“好,我知道了。”说罢,晃身飞向四阶魂傀所在的那处位置。

    从储物袋内拿出令箭,伸手在令箭上抹过,凌越坐到显出身影的四阶魂傀妖犀背上,给徐观平发出讯息,通知他带着战斗云舰队过来汇合。

    片刻后,一个面色红润的灰袍老者在稍远处的空中出现,正是宋鄯。

    宋鄯依旧是那副仙风道骨的打扮,扫视一遍天空还没有消去的战斗痕迹,又盯着凌越和四阶魂傀妖犀,眼神中有些许戒备和敌意,沉默着没有说话。

    凌越仔细打量一番,笑着拱手欠身行礼:“白箭凌越,见过宋师。当年凌某在虹林坊市的时候,有幸聆听过宋师的高论,其中‘失衡则弊,均衡则顺,平衡之道,存乎一心’的均衡论,让凌某一直铭记在心,至今获益匪浅。”

    宋鄯稍稍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白箭的大队长凌越曾经听过他的讲课,还会尊称他为宋师。

    他可不认为对方是怕了他,漫天的碎屑和混乱的战斗气息,以及残存漂浮在空中还没有熄灭的艳红色火焰,恰恰证明对面的年轻人,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厉害家伙,令他忌惮的对手。

    宋鄯清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拱手回礼,道:“凌小友客气。老夫常年游走坊市讲课,想不到却是与凌小友结缘。不知当日小友,是何修为境界?”

    他最近一次讲课正是在虹林坊市,是以还印象深刻。

    他记得那几日听课的并没有凝丹修士,凝脉修士倒是有些,他却没有在意。

    凌越坐在魂傀妖犀的背上,仍然没有下来,说道:“凌某当日修为低弱,才凝气境界,又是散修,入不得宋师法眼,宋师记不起也是正常。”

    宋鄯心下吃了一惊,他前些年一直在云海中转悠寻觅,并没有在大陆走动。

    古源大比在他眼中只是各宗门过家家的游戏,他也不去关心。

    要不是这次因为与萧文德合作,他还不会知道有凌越这个白箭大队长。

    对于萧文德针对凌越而做出的种种布置,宋鄯一直觉得有些不以为然,只是一个凝丹小家伙而已,用得着这般重视吗?

    现在听得凌越说起听他讲课时候才凝气境界,宋鄯对凌越不由得刮目相看。

    这才多少年,二十年不到啊,居然就成长到了与灵婴分庭抗礼的地步,这是何等恐怖妖孽的修真天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