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37章 灭灵婴

时间:2018-04-23作者:妖言先森

    逃遁的正是萧文德的灵婴,速度奇快,眨眼间就从雷光闪电的间隙穿过。

    凌越只一眼就看出,他的速度追那灵婴不上,除了摄魂针,他再没别的手段可以,大惊叫道:“摄魂,快杀了他的灵婴!”

    他是万万没有料到,萧文德处在四阶魂傀自爆的余波之中,又身受重伤。

    可以说意识是最混乱的时候,萧文德连反抗举动都没有,一遭受到摄魂针的攻击,就直接放弃自己的躯体,以灵婴之身逃遁……对他自身而言,真是太狠了!

    躯体肉身是修炼的根本,不到万不得已,修士怎么会轻易放弃?

    摄魂针正在狠狠地吞噬着萧文德体内磅礴的灵力和精血,听得凌越的命令,蓝光微闪,却没有立刻追杀,仍然扎在萧文德身上。

    那灵婴逃出三百丈外,突然停住,他右手抬起做了一个抓的动作,面向着凌越尖声叫道:“魂宝……你果真是魂修,你该死!”

    萧文德的躯体随着小人的动作,抬手一把抓住扎在他胸口的摄魂针,紧紧地抓着,使得蓝光闪耀的摄魂针一时挣脱不了。

    “喷魂力,快啊!”天魂子传音喝道。

    摄魂针贪心做祟,耽误了追杀的良机,气得手镯中的天魂子破口大骂。

    若是等得摄魂针挣脱出来,那灵婴施展瞬移早跑得没影了,刚刚是因为还处在混乱的气浪余波空间,灵婴缺少保护,轻易不敢冒险瞬移。

    凌越连喷三口魂力在手镯上,手镯表面金光闪耀,陡然喷射出无数细密的金色丝线。

    瞬间,金色丝线出现在那灵婴刚刚消失的三十丈范围,交织着,时隐时现,以极快的速度游动缠绕。

    在凌越的紧张注视下,突然,他看到最边缘的一线金光剧烈晃动。

    紧接着,灵婴小人浑身冒着炽烈的火焰在空中又显出了身形,只半息时间,缠在灵婴身上的金丝细线被烧毁,可是灵婴小人却再也不能瞬移,他身周的空中,几十丈内布满了游动着的金色丝线,是天魂子趁机做的手脚。

    凌越见摄魂针还没有挣脱出来,灵婴身上裹着火焰,在空中愤怒地左冲右突。

    他把右手朝前一甩,喝道:“枯蛟藤,缠住他片刻。”

    一线绿光在空中一闪,三百丈距离转眼即到,那处空中顿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藤蔓,把灵婴小人给封锁在中间。

    萧文德气急败坏,他想不到凌越的手段居然会如此之多,叫道:“凌越,你休得逼老夫与你同归于尽……”话还没有说完,围困着他的藤蔓突然朝中间一挤。

    萧文德反应很快,灵婴的小手稍一掐诀,身上的火焰引燃了所有藤蔓,“腾”,火焰冲天而起。

    “不过如此,哈哈……嗝……”萧文德才笑了一声,火光中有绿光闪过,他像是被掐了喉咙的鸡子,后面的笑声再也发不出来。

    枯蛟藤的本体,忍着灵婴之火的灼烧,缠到仅有一面小旗保护的灵婴之上,疯狂地吸食着灵婴体内精纯的能量。

    对枯蛟藤来说,这是无上的美味,它宁愿遭受火焰焚烧的痛苦,也不肯放弃。

    萧文德奋力鼓荡着小旗的火焰,试图驱赶缠在他身上的枯蛟藤。

    他现在连灵婴自爆都不可能,能量流失太快了,他心中惊恐得无以复加。

    空中蓝光一闪,“啾”,摄魂针终于脱困,它朝着小小的灵婴方向刺去。

    凌越忙喊道:“别伤到枯蛟藤……留他一条小命……”他想留下活着的萧文德,还有些重要的话审问。

    枯蛟藤在凌越喊话的时候,察觉到了摄魂针无匹的杀意。

    它吓得扔了灵婴小人,穿过熊熊火焰朝凌越方向飞遁,灵婴的能量再美味可口,也不如它的小命重要。

    萧文德大喜,以最快的速度朝上蹿去,刚刚他与枯蛟藤争斗时冒起的冲天火焰,把附近的金丝和藤蔓,都给扫荡一空。

    没有枯蛟藤缠绕,他的灵婴之身即便实力不足全盛时候的一二,相信能从摄魂针的攻击下逃脱,再怎么样,摄魂针只是一枚死物魂宝而已,凭着他身上的晶火缠绵旗,还对付得了……

    火光中有蓝光闪烁,灵婴抛出的小旗如同虚设,被一刺而穿,连丁点阻挡作用都没有起,下一瞬,摄魂针已经刺到灵婴身上。

    此时,凌越的话才喊完,摄魂针洞穿灵婴小人的额头而过,没丝毫停顿。

    看着瞬间毙命的灵婴,凌越心中很不是滋味,摄魂针连着两次没有听从他的命令,让他察觉到摄魂针有些不一样,与以前相比,似乎是多了自主的意识。

    另外还有一些细小的变化,也让凌越感觉到了,凌越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空中还残存着的金色丝线,闪烁着收回到手镯,天魂子叹息一声,似是自语:“终于是醒了。”

    这话又像是在提醒凌越,有很复杂的情绪在其中,像喜悦,又有些担忧。

    凌越没有吭声,用左手抚摸着右手掌心的浅绿色印记,传音安抚着枯蛟藤,枯蛟藤吓坏了,正咿咿呀呀地控诉摄魂针的可恶。

    它是纯碎的妖魂体,对杀意之类最是敏感,它察觉到了摄魂针强烈的杀意,刚刚要是不逃,摄魂针肯定是连它一起给干掉。

    摄魂针很快把灵婴吞噬得渣渣不剩,空中只剩一面破损的小旗,还有飘散的火焰。摄魂针似乎是吃饱了,它对于下方的躯体,不再感兴趣,缓缓朝着凌越的方向飞来。

    凌越抬头,冲着摄魂针道:“你不适合再住我魂府。”

    此话一出,摄魂针停在离凌越身前十丈距离不动,针尖上有蓝色光芒闪烁。

    凌越盯着摄魂针,态度很坚决,道:“我不管你是魂族哪位前辈?既然你已经醒来,就不能再躲藏在我的魂府。现在是咱们离开古源大陆的关键时候,你必须得听我的,否则,咱们三个谁也逃不出去。如果你觉得,你可以战胜天魂子前辈和我,你尽管试试。”

    不拉着天魂子,凌越还真没信心与犀利的摄魂针对峙。

    特别是摄魂针有了自己的主人,他戒备着,防范摄魂针突起袭击。

    凌越也是在赌,天魂子不会不管他的事情。他既然知道摄魂针内藏着的残魂觉醒了,怎能任由别人呆他魂府?他又不是才修真的新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