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34章 开溜的强盗

时间:2018-04-19作者:妖言先森

    白一秀被撞得气血翻涌,他知道是遇上了硬茬子,却并不如何惧怕。

    巡云在悬云西关有据地,高手众多,堆都能把对方给堆死,他只是搞不懂,对方为何偏偏要选择撞他?

    听得凌越的喝骂,几乎与下面碰瓷的巡云修士一模一样的说词,白一秀才醒起,是蒙天成等人的帮手。

    “找死!讹诈到我们巡云头上来了。”其中两个巡云的凝丹修士恼怒不已,法宝飞出,朝凌越当头斩下。

    凌越一身普通青袍,戴着半截面具,根本看不出来身份。

    巡云修士自然不能善罢甘休,他们也听出了这个找事的家伙,与下面四个小家伙是一伙的,先前,他们就建议直接擒了四个小家伙去巡云,白一秀非得要找点理由拿人,多出一些破事来。

    “哈哈,行,你们先动的手,可怪不得我以大欺小。”凌越见得法宝攻来,笑得很欢畅,他大笑着伸掌一拍,“嘭嘭”两声,丈余大的掌影瞬间把法宝给拍飞出去。

    “是凌大队长……”巡云几人吓得腿都软了。

    能够拍飞凝丹修士法宝的丈余大小掌影,现在成了辨认凌大队长的标识。

    他们下意识逃出数丈,便停在空中不敢动弹,脸上煞白,躬身等候着凌越的发落,他们还能跑去哪里呢?

    凌大队长的霸道,是出了名的响亮,连巡云的统领都护不了他们。

    剿灭血色云匪一战,白箭打出了赫赫威名,特别是凌大队长,独自生擒了血色云匪的大当家血大啊……他们怎么这么倒霉撞到了凌大队长的手里,几人在心中把白一秀给骂惨了。

    下面的争吵早就停下,那几个讹诈的巡云修士吓得浑身抖动,牙关打颤。

    陶大春一脚踢翻挡路的巡云修士,骂道:“你们巡云就了不起啊,老子还是白箭的呢,狗眼瞧人低的家伙。”

    这话骂得他很解气,刚刚他就准备亮明身份,是顾芊寒传音不让,说已经通知了大师兄,要把事情搞大,一次解决白一秀这个后患,没曾想把凌越给惹了出来。

    白一秀吓得头皮发麻,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撞上凌越,更没有想到,凌越与蒙天成他们身份修为天差地别,居然还能是朋友。

    他心知惨了,硬着头皮拱手:“见过凌师兄……”

    “你叫我凌师兄?”凌越冷笑一声,喝骂道,“没上没下的东西,我替吴统领教你点规矩,竟然敢与凌某称兄道弟,还有没有上下尊卑?这是本大队长脾气好,不与你一般计较。”

    说着,抬手一巴掌拍去。

    “啪”,白一秀硬挺挺的受了掌影一击,身上护罩破裂,惨叫一声跌落地面,在坚硬的石头地面摔出一个人形浅坑,几口鲜血喷得附近染红。

    地面鸦雀无声,众多修士连大气都不敢出。

    很多人都听说过凌大队长的霸道脾气,连林老祖都不放在眼里,果然是一言不合就打得人吐血啊。

    白一秀挣扎着爬起来,浑身狼狈,他不敢抬头,躬身道:“是,凌大队长教训得是,在下知道错了……”

    凌越眼睛一眯,他知道白一秀是属于那种阴狠隐忍的家伙。

    遇强则忍,遇弱则欺。

    准备寻个讹诈白箭修士的理由,彻底废了白一秀,免得给蒙天成等人留下隐患。

    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大喝:“凌大队长,还请手下留情……朱能有礼了。”

    凌越刚刚举起的手掌又重新放下,见朱能笑容满面在远处就躬身行礼,心下思忖,以后再寻机会下手吧。

    “原来是巡云使朱兄,好久不见啊,凌某有礼了。”凌越在报信洞火云匪劫狱的时候,认识的朱能,对朱能印象比较深,拱手回礼笑道。

    朱能慌忙道:“大队长折煞朱某。下面人不懂事,惹得大队长不高兴,朱某惶恐,还请大队长赏朱某个薄面,饶了他们这回……朱某设宴给大队长赔礼道歉。”

    朱能是被统领逼着硬起头皮出面来调解,具体是什么事情惹得凌越发火,他还不了解。话说伸手不打熟人,他态度放低先认错,凌越或许会给他几分面子。

    凌越哪里有时间喝酒,他担心打草惊蛇,让强盗给溜了,下次再找只怕就难,见得黄央央带着几人飞来,笑道:“些许小事,不值一提。”

    朝黄央央道:“黄队长,你与朱云使接洽接洽,此间事我就不过问了,你忙完后,请朱云使喝酒。”

    朱能巴不得凌越离开,口中说着客气话,笑得满脸灿烂,拱手送凌越走人。

    他又与黄央央见礼,商量着善后赔偿的事情等等。

    凌越飞远之后,汇合乌龟正准备直接去到强盗现在的落脚点,飞来一道传讯,乌龟一看,叫道:“他要溜。”

    “咱们去堵强盗。通知他们,其他云匪统统抓了,押回白箭进行审讯,一定要问出他们来悬云西关的目的。”凌越也等不得更多云匪露面了,当机立断吩咐道。

    “是。”乌龟忙发出讯息,与凌越朝悬云西关出去云海的西城门飞去。

    戴着斗篷的强盗匆匆出现在西城门,他突然感觉边上有目光注视,抬头看去,然后一脸苦笑揭了斗篷,道:“乌龟你小子行,这是布下天罗地网,可劲坑哥啊。”

    乌龟站在凌越边上,别过脸没有说话。

    凌越笑道:“谁叫你来了咱们的地盘,连招呼都不打,不坑你坑谁?走吧,去野人那里喝酒聊天。”

    “可以不去吗?”强盗左右张望着道。

    “去!”乌龟终于说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引得守城门的守云修士看过来。

    “行,乌龟你威风了,敢吼你哥。”强盗有点心虚地尬笑几声,把手中的斗篷对凌越一扔,道,“去就去,我还会怕野人那货。”

    凌越随手收了斗篷,笑道:“野人念叨了你好多次,你看看,过家门而不入,他知道了肯定得伤心。”

    两人一妖把强盗夹在中间,形同押送一般朝集市方向飞去。

    “等等。”天魂子突然传音道,“刚刚发现萧老贼的气息,从西城门出去了。”

    凌越愣了一下,传音问道:“您没看错吧?他还敢在悬云西关进出自如?”

    “不会错,城内气息是很混乱,我老人家也不可能时刻放出神识到处探查,但是灵婴的气息很独特,他近身了老夫还是能察觉的……就凭守城门的小家伙,能发现隐藏气息的灵婴修士身份?笑话。”

    凌越停下飞行,对乌龟道:“我有点紧急事情处理,很快回来。你带强盗先去野人那边,你们好好招待强盗,别让他再溜了。”

    强盗呸了一口,兀自嘴硬:“我用得着溜吗?……你个土豹子,瞪我干什么?”

    凌越见强盗拿雪纹妖豹撒气,笑道:“凌豹,他要是敢溜,你咬断他的腿,就当是打牙祭,别和他客气。”

    雪纹妖豹低吼一声,一闪身到了强盗的脚边,呲牙不怀好意瞄着强盗的两条腿,舌头伸出来还舔动着。

    吓得强盗大叫:“乌龟,还不叫它走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