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28章 遇上点麻烦

时间:2018-04-15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发现,自从他把白箭的日常事务丢给徐观平之后,他又变得清闲了。

    见了等他好些天的侄子凌允明。许难把查证凌蔚等人作恶之事,以及处理的结果,整理成玉简托凌允明带给凌越。

    凌越一条一条的看完,他早就不生气了,只是觉得有些惋惜,没办法,凌蔚是自作孽不可活。

    勉励了凌允明一番,并强调凡凌氏修真子弟,不得仗势欺人,不得欺男霸女等等十条族规,凌越担心他离开古源大陆之后,不懂收敛的凌家子弟,会给家族惹来灭族之祸,他必须给些严厉约束。

    把凌允明打发走人,凌越在外面转了一圈,带着从手镯空间出来的阿噗哈,优哉游哉进了白箭据地,吩咐下面人给阿噗哈安排身份、住宿等等。

    先让阿噗哈去典藏室先呆上几天,再安排他去方舟的队列历练。

    凌越返回自己的院子,邱瑜早就带着她的新灵宠天翁妖鹤,跑出去显摆去了。

    至于邱瑜曾经养着的那头碧眼岩雕,在那次遭遇虎妖族围困的时候,给吓得躲进妖族地盘,再也没见过,也不知是被妖物吃了,还是不肯回她身边。

    后来凌越才知道,邱瑜一直没有让碧眼岩雕认主,为此,凌越取笑过她好些次。

    拿出最好的符纸、符墨、符笔,凌越摆开架势,在符纸上练习符文的绘制。

    他先拿最简单的火球符练手,边练习,边学习玉简中的符文绘制技巧。

    凭他现在的修为、神识,以及见识和对法诀法术的理解,不出两个时辰,浪费了七八叠符纸之后,火球符顺理成章绘制成功,而且成符率稳步上涨。

    这就是修真境界高了的好处,回头修习低级的修真技艺,可以说是事半功倍。

    等邱瑜带着天翁妖鹤回来的时候,凌越已经在练习大爆裂符和流沙符等稍高级的符文,大厅里到处丢得是绘制完成的各种符箓。

    “呀,凌越,你在练习制符?好啊,我一直都喜欢绘制符箓……让我看看,哇,你进步好快,这就开始绘制二阶符文了。”邱瑜为发现了两人之间的共同爱好而欣喜不已。

    她以前在虹林坊市摆摊的时候,就是自己绘制低级的火球符、疾风符,加上她哥哥历练获得的妖兽皮子、骨头和药材等物品,出售了来维持两人的修炼所用。

    邱瑜把地上掉落乱七八糟的符箓收拾起来,一张张看,相对凌越来说,她是制符的老手,一眼就能看出凌越绘制符文的进步,只能用神速来形容。

    天翁妖鹤探头进来看了一眼,纤足一点,飞到院中的大树顶上,骚姿弄首去了。

    凌越手中的符笔不停,笔走龙蛇,在符纸上或急或缓地绘制着,灵力均匀地随着符墨注入符文内里,他随口回道:“那是,也不看看你家相公是什么……”

    话音未落,符纸上微光一闪,“啵”一声轻响,符纸烧成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

    “咯咯,才表扬你两句,你心就乱了。记着,绘制符文的时候,永远都要心如止水,心平气和,否则就会像你刚才这样,符笔上灵力传输紊乱而失败。”邱瑜见得凌越出糗,趁机取笑教训道。

    凌越绘制了大半天的符箓,不知废了多少符纸,早就不在意这点打击。

    他把符笔一扔,怪笑着扑去:“有你这小美人在边上,你家相公能不心猿意马?你说说,怎么赔我吧……”

    邱瑜笑着躲闪,道:“也不知羞,你自个心力不定,反倒怪人家……”

    两人嬉笑玩闹的当口,凌越手腕上金光微微一晃而逝,接着有叹息声传到凌越的耳畔:“唉,世风日下,两个不知羞的小混蛋,这还是大白天呢。”

    凌越理也没理,把笑得浑身发软的邱瑜给捉了,径直抱回房间去。

    (省略八百字吧,和谐大神厉害。)

    云收雨歇,神清气爽的凌越重新回到大厅开始练习绘制符文,在他想来,要不了几天,就可以练习绘制灵犀战技符文。

    炼制四阶魂傀所需要的材料还差缺一些,凌越安排了古仁甫帮他收集。

    如此十日过去,过着神仙般日子的凌越,在绘制灵犀符文的时候终于遇上麻烦。

    灵犀战技符属于三阶符文,凌越这些天已经练习到了三阶符文的绘制,像护身防御符、焰炎狂暴符等,他都能成功炼制出来,虽然成符率非常低,但还是能够炼制。

    三阶符箓比起二阶符箓,难了不知多少倍,对灵力的细微把控,制符者的感悟,以及成符后沟通天地之力的多少,都影响着三阶符箓的威力。

    凌越看着满地的废符,他皱紧了眉头,绘制了几百张符,居然连一张废符燃烧起来的都没有,这就让他非常头疼,他知道肯定是哪里出了大问题,才导致废符没有留下他任何一点的灵力在其中。

    请教天魂子?老头这些天躲在边上的厢房,连门都不让他进,更别说搭理他。

    凌越只能自己想办法,他翻遍了手头收集的关于符箓绘制方面的玉简,仍然没有找到任何原因。

    能够绘制成功其他三阶符箓,没有理由绘制不出灵犀战技符啊?

    邱瑜敲门,问道:“相公,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麻烦?需不需要我帮你参考?”

    凌越随手一挥,把所有的废符收了起来,他还是记着天魂子的叮嘱,灵犀战技不能外传,而灵犀战技的机密主要是藏在灵犀符文之中,收了阵旗,打开门让邱瑜进来。

    “是遇上了一些符文方面问题,你别担心,我能够解决的。”凌越看着满脸担忧的邱瑜,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慰道。

    邱瑜犹豫了片刻,低声道:“我一点忙都帮不上你,和余夕姐姐比起来,我好没用……”

    凌越苦笑,他回来后,这丫头一直没有提过余夕,他以为邱瑜没放心上呢,原来是把心思藏了起来,只是,灵犀战技是天老传给他的……

    “让她试试灵犀战技的起始符文,你们夫妻一体,老夫总不能做恶人吧。”天魂子的声音传来,透着一丝戏谑。

    凌越忙传音道谢:“还是您老体谅小子的难处,让她试试手,就当是玩吧。”

    天魂子冷笑着刺了一句:“忘恩负义的小混蛋,防备老夫像防贼一般,让你进手镯空间都要犹豫半天,还要做足了手段,老夫真是白疼了你一场。”

    凌越这才知道,天魂子这段时间,给他的感觉有些怪怪的,原来是这个原因。

    他把一张废弃的灵犀战技起始符文递给邱瑜,讲解了几句符文绘制的要领,让她在一边去琢磨,以她的修为,还不能绘制三阶符文。

    “您这话就错怪我了,还不是您老平日里耳提面命,把修真界的各种陷阱阴谋灌输给我,让我时时防备,事事琢磨……真怪不到我啊,还以为您老在考验我呢,哈哈。”凌越插科打诨解释道。

    “呸你一脸……老夫叫你防备这个防备那个,是为你好,你个没良心的小子,居然防范老夫……叫老夫心凉,凉透了,你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您老下次再叫我下刀山火海,绝对不皱下眉头,哎,人老了就是小气,这么丁点小事还记了这么多天……”

    “你个混小子,是要气死老夫。是不是翅膀硬了,欺老夫现在整治不了你……”

    两人斗着嘴,越扯越远,把横旦在两人之间的一些隔阂,倒是给消除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