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26章 故人相见

时间:2018-04-15作者:妖言先森

    大族司半眯着眼睛,乜了凌越一眼,或许有些疲惫,又喘息着闭上眼睛。

    过了半响,大族司似乎是在回忆,用低弱的声音道:“年轻的时候,老夫也曾经闯荡过古源大陆,结交了很多的朋友,像云匪窝子,老夫都待过好些年……”

    “……被人出卖、陷害、背叛,嘿嘿,是家常便饭啊,老夫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了生存,学会了坑蒙拐骗……活着,可真不容易。”

    凌越没有询问怎么从云泽狱进出的傻问题,希蛮仆族在云泽狱住了八千多年,历代大族司肯定是早就在阵法上留下了隐蔽通道。

    “……老夫一直舍不得让族内的年轻人出去吃苦,使得……后继无人啊。”大族司突然睁开眼睛,盯着凌越,道,“老夫很看好阿噗哈,你能帮老夫带他一段时间吗?”

    凌越沉默着点点头,大族司这话的有点托孤的意味了。

    大族司再次疲惫地闭上眼睛,咳嗽几声,低声呢喃道:“要抓紧了,三年,不能拖……大雾将起,尸落门开……闯得过去……或许能重回……以往的荣光……”

    断断续续说到后面,大族司似乎是睡着了,再也没有含混的声音传出。

    “大雾将起,尸落门开?”凌越微皱眉头,念着大族司像是意有所指的这两句话,琢磨半响,仍然是不得要领,他猜测,或许要到了西北方向的黑飓云海边缘,才能找到线索。

    又待了片刻,凌越才站起来,躬身对着昏睡的大族司行了一礼,转身出门。

    那女子与阿噗哈在外面候着,见凌越出来,女子一脸焦急地赶紧跑进去照料。

    阿噗哈双手捧着一个兽袋,躬身递给凌越,道:“大人,这是独角妖犀魂傀的躯壳,大族司让我转交给您。”

    凌越接了之后稍稍查看,两头独角妖犀的躯壳用法术缩小了挤在兽袋内,道:“等得回悬云西关之后,我再安排你出来,你可以多看多学。”

    阿噗哈躬身道:“是,一切但凭大人吩咐。”又从怀里掏出一根指头粗细的竹簪子,双手捧着递给凌越,道:“请大人插在发髻上,大族司说,三年之内不可离身。”

    竹簪子是很简单的式样,甚至有些粗糙,没有纹饰也没有灵气波动。

    凌越没有多问,接了竹簪子顺手插在发髻,这竹簪子很可能对寻找离开古源大陆的路途有帮助,否则大族司不会如此安排。

    出了山谷,凌越还没来得及说话,天魂子的声音传来:“外面有人找你。”

    一阵金光闪耀,凌越已经出了手镯空间,地上的光门化作一道流光,环绕在他手腕上,听得外面的敲门声,凌越收了摄魂针和阵旗,打开房门。

    “大队长,到了玄月门在悬云绝壁的采药区域,我已经派了人去寻找何小武。”徐观平拱手道。

    “哦……那下去看看。”凌越突然想起了当年的黄胖子,那个有点市侩精明,对他还算不错的胖子,笑道。

    下了云舰,俯视着下方朝两边无限延绵的悬云绝壁,以及绝壁上套着绳索挣命攀爬的一个个采药人,凌越一时不知做何感想。

    他曾经有过想法,要让这绝壁上再也没有凡人采药,可如今,他能改变什么?

    什么都改变不了!他连自己的命运都不能改变,仍然是在辛苦挣命……

    “大队长,大队长。”徐观平小声叫了几次,才把盯着绝壁出神的凌越惊醒,徐观平道,“玄月门两位守护在此地的道友,请我们下去坐坐,您看……”

    凌越早就看到三百丈外有好些修士站在那里,他点点头,道:“去坐坐吧。”

    六队队长许健听得凌越愿意下去,赶紧笑道:“大队长,我让钟师弟他们准备一下,太寒酸了可不像话。”拱拱手,许健一溜烟飞走了。

    徐观平解释道:“老许是玄月门出来的,在白箭有好些年头了。”

    凌越笑着一挥手,道:“那正好让许健这个当主人的尽尽地主之谊,兄弟们,别与许队长客气,走,打他秋风去。”

    众人一阵哄笑,大声附和着要去打许队长的秋风。

    徐观平赶紧安排人员留下值守,他知道大队长此举,是在给老许挣面子。

    浩浩荡荡,一大群人落到一座不高的山头。

    许健喜笑颜开,与两位凝丹初阶修士迎了上来,寒暄介绍之后,把凌越和徐观平等十几位凝丹修士,给请进了一栋三层木楼,其他人由凝脉修士带着去往边上的院子。

    灵果、灵酒、菜肴摆了满满几桌,凌越坐了首位,与两位有点拘谨的玄月门修士谈笑风生,忽然瞥见低头端果子的凝脉修士有点眼熟,打量了一眼,巧了,还真是黄胖子,只是现在人家不胖了,脸稍稍有点显肉的圆,修为居然有凝脉境中阶。

    “黄……黄强是吧?”凌越想了一下,才记起黄胖子的名,笑道。

    黄强手上一个哆嗦,果子滚落了一地,他显然是早就认出了凌越,躬身道:“正……正是晚辈,见……见过凌前辈。”

    凌越摆了摆手,阻止了两个玄月门修士的呵斥,站起身扶起吓得有点抖的黄强,拉着朝外走,道:“你我故人相见,何必如此作态。走,咱们出去聊聊,好些年没见,你修为可是大进呢,这身肥肉也掉了,差点没认出你来。”

    “托前辈的福,晚辈这些年有些长进。”黄强也是个机灵的,浑不在意两人身份变化对调,听凌越说得亲热,赶紧顺着杆子爬,哈着腰笑着回道。

    他在心中告诫自己,这不是当年那个卑微的采药少年,而是白箭的大队长,据说是灵婴老祖级别的大人物……

    许健见得凌越还真认识玄月门一个微不足道的弟子,心中高兴,悄悄冲两个师弟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关照一二。

    凌越从黄强的话中,听出了别的意思,出了门后,传音笑道:“这么说,你寻到了当年那个洞穴?还找到了一些东西?”

    黄强传音回道:“是的,晚辈找到了一些宝物,还剩有一些,这就敬献给您。”

    片刻间,两人飞到了悬云绝壁之上,凌越盯着一脸谄笑的胖子,突然冷声道:“看来你是知道了,当年灭杀付家老祖、和众多付家修士的是我了?”

    黄强这一下子吓得不轻,差点没站稳掉下了悬崖,他刚刚还真没想到此节,只想着讨好凌越,拉拉关系借点势,方便以后在玄月门混。

    凌越看着脸色变幻的胖子,心下明白,黄强还真猜测到那些事情是他做下的,这家伙倒也厉害。

    以凌越现在的身份地位,以及本身的实力,他根本就不再在乎当年灭杀付家修士的蒜皮小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