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25章 手镯空间

时间:2018-04-15作者:妖言先森

    从镇魔殿据地离开之后,凌越收拾心情,连云霄天宗在北关的据地都没心思去拜访,直接回到箭云据地,向离涛提出告辞。

    “怎么这般着急呢?且多住几日,让老夫略尽地主之谊。”离涛热情地挽留道。

    “大统领的心意属下领了,实在是……咳,等忙完手头事情,再来叨扰大统领一些时日。”凌越故意说得含糊,离涛对他完全是平等地位对待,他又如何不清楚其中的缘由呢。

    “哦!”离涛似乎是明白了,指着凌越哈哈大笑,道,“行,年轻人尽管去忙,需要人手,或者资源尽管开口,咱们是一家人,不分彼此的,哈哈,不用与老夫客气。”

    凌越拱手感激道:“大统领客气。能在大统领麾下做事,是属下的荣幸。”

    这话说得离涛更加开心,携着凌越的手,一直把凌越给送出箭云大门,直到队列走出很远,还在频频摇手,让白箭其他队员见了,腰杆都挺直了几分。

    出了悬云北关,五只战斗云舰一字长蛇摆开,在云海中朝南呼啸而去。

    徐观平双手递给凌越两枚玉简,道:“这枚玉简是丁一离开前留下的,他说奉大队长命外出办事,后面一直没有回来。另外一枚是余夕队长发来的。”

    凌越沉默着看完丁一留给他的玉简,手上稍稍一捏,把玉简捻得粉碎,淡然道:“丁一从白箭除名。”

    徐观平稍稍愣了一下,拱手道:“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会过问。

    凌越再看余夕的传讯,是一些后勤队的日常汇报,特意提到一件事情。

    他指定的负责凌家修真家族的凌允明,也是他九哥的最小儿子,到了悬云西关,特意来拜见他这个十八叔,并顺道带来一条消息,说一个叫何必元的老头找去了上林村,求凌越看在故人面上,救救他家被派遣去悬云绝壁采药的小孙子。

    “何必元!”凌越眼前浮现出一张满脸皱纹的黑瘦老脸。

    他苦笑着摇头,这运气也太差了,何老叔在悬云绝壁受了快二十年的非人折磨,才出来享十多年福,这次居然抓阄抓到他孙子去,可以想见其有多么绝望。

    “老徐,路过玄月门在悬云绝壁的采药区域时候,让云舰停一下,派人去找一个叫何小武的采药人。”凌越吩咐道。

    各城镇州府派遣的采药人,分配到悬云绝壁的采药区域,基本上是固定的,轻易不会变动到其他地盘去。

    而有修真家族庇护的世俗家族,则不用分派采药的名额。

    徐观平应了一声,赶紧传讯通知后面的云舰,他现在基本上成了凌越的代言人。

    进了舰舱最大的一个密室,凌越布下阵旗并启动之后,说道:“天老,麻烦您和大族司商量下,那两头四阶魂傀的躯壳,我用宝物与他交换。马上要去闯黑飓云海,凭我手上的实力,还差了一点,我得多准备些手段。”

    天魂子很快回道:“他说送你了,不用交换。回去之后,你便着手炼制四阶魂傀。另外,老夫找到了一门特殊战技,让你的手下加紧配合练习。关于黑飓云海的玉简老夫也看了,对你来说确实有些凶险……去闯闯吧,说不定有机会呢。”

    凌越心中一喜,天魂子所说的战技,肯定不是白箭的小三才战技能够比拟,应该是类似移形幻影术那般厉害的战技,笑道:“好,还是您老想得周到。”

    接了手镯中丢出来的玉简,凌越稍稍一查看,道:“灵犀战技……行,我先绘制一段时间的战技符文,等熟练之后,再挑选一些凝丹修士,给他们绘制了战技符文试试。”

    天魂子道:“你先练习下符文,灵犀战技需要很高的符文绘制造诣,否则很难达到心意相通的效果,还有,尽量别让灵犀战技外传,要不是为了这次闯黑飓云海,老夫不会拿出来的。”

    凌越见天魂子说得郑重,答应道:“您老放心,我不会外传的。”

    他没有专门练习过符文之道,但是他对法术法诀很拿手,两者之间大有相通之处,凌越想着,多练习一段时间的符文绘制,凭他现在的神识修为,掌握灵犀战技的符文绘制应该没问题。

    过了片刻,天魂子又道:“大族司请你进手镯空间一趟,他想见你一面。”

    凌越稍稍有点犹豫,手镯空间受天魂子掌控,外人进去了,生死都在天魂子的掌握之中,可不同于他进去过的巨螺遗蜕,小螺怪当时仅仅能够影响到一些巨螺世界的规则,就让他非常的狼狈。

    天魂子沉默着,也没有催促凌越,任谁也不会轻易进入别人掌控的空间。

    思索片刻之后,凌越问道:“天老,该如何进去呢?”

    手镯飞到密室空中,一抹金光闪过,化作一道流光溢彩的椭圆形光门立在地上,天魂子的声音从门内传出:“走进来就是。”

    凌越点点头,道:“好。”口中说着,他一步跨进光门。深蓝色的光芒一闪,摄魂针却留在了光门之外。

    手镯内的空间颇大,凌越一眼扫去,上下左右没有看到边际。

    里面的光线黯淡,地面焦黑开裂,大部分的山峰倒塌着,连颗枯草都看不到,显得荒芜苍凉,与他想象中的山清水秀景象,大相径庭。

    天魂子盘坐在一株三丈高的枯树顶上,也是凌越神识范围内,唯一存在的枯树,他精神似乎有些不佳,对凌越道:“老夫送你过去,他……有些不太好。”

    袖子一挥,凌越觉得眼前一花,出现在一座很小的山谷口。

    山谷外面有两个矮小的希蛮仆族人把守,见到凌越,两人收了武器赶紧躬身行礼,其中一人把凌越引了进去。

    谷内的与外面有些不同,光线柔和明亮,长有低矮的绿色植物,不是很茂盛,枝叶稀疏,却也使得山谷内多了一份生气。

    山谷正中有一座石头建造的六面祭坛,高约五丈,石头打磨得很光滑,斜面篆刻着很多古朴的花纹,有希蛮仆族人在祭坛前面跪拜。在祭坛的四周,建造着一排排简单的木头房子。

    进到谷内最大的一座木头房子,里面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凌越听出是大族司的声音,很虚弱,他稍等了一会,待咳嗽平息才走进房间。

    大族司斜躺在一张粗糙的木床上,蜷缩在绒绒的兽皮被褥中,显得愈加瘦小,阿噗哈和一个小巧秀丽的女子在照料着。

    “行了,老夫还死不了,你们出去吧,老夫与凌越聊几句。”大族司吃力地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出去。

    凌越寻了张木凳坐了,看着脸色灰暗的大族司,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说话。

    才几天时间不见,狐狸般精明的大族司,气息衰败得他都不敢认了。

    要说先前他还存有一丝疑虑,天魂子迫切想要离开古源大陆,或是有其他心思,现在,凌越才真正相信,他们将有大麻烦临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