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22章 残符凝焰

时间:2018-04-13作者:妖言先森

    黑色巨剑变成了晶莹剔透的蓝剑,像是与其上的蓝色火焰遥相呼应一般,凌越身上腾起了三尺高的火焰,熊熊燃烧着,发出巨寒的宝蓝色光芒。

    他识海中那枚消散着的虚幻符文,得到影子的帮助,连通外界,吸收到皮肤上最后一缕蓝色火焰,刹那间得到极为珍贵的补充。

    符文闪烁着,贪婪地吸收外界传递过来的蓝色能量。

    它消散的部分开始重新构造,很快散发出勃勃的生机,它完好的首尾两端,那飞翘的笔画朝外延伸,似火焰一般跳跃,缓缓地朝中间合拢。

    一直处在火焰漩涡中的凌越,在外界发生变化的同时,他也卷入进了一片蓝色的世界。

    直到过去了许久,凌越的意识才悠悠醒转,发现他的身体完好无损,正漂浮在温暖的蓝色液体之中,丝丝清凉,滋养着他几近崩溃的意识。

    羽寒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凌越的方向,失声叫道:“这……这是残符凝焰……他怎么可能跳过残文辨认,直接残符凝焰?”

    那飞腾的蓝色火焰,化作一团火焰茧形,把凌越本体给紧紧裹住了,似有呼吸一般,极有规律的在缓缓一涨一缩着,妖艳的火焰,在夜空中灿烂如花。

    如此大的动静,肯定是瞒不过数百里外的高阶修士。

    两道人影在天边几闪,很快就到了羽寒的近前,正是一直在苦苦寻找着凌越的离涛和焚成二人。

    当日,他们得了乌道明城主的讯息,当即前往残翼在悬云北城的据地索人。

    留在残翼据地的是鸪,一个神秘的灵婴级别杀手,他连面都没有露,简单交代了一句:“羽寒大人请凌越喝酒去了。”

    再详细询问是在哪里喝酒?什么时候回来?鸪似乎远遁了一般,再也没有回答。

    离涛和焚成很无奈,他们根本就找不着善于隐匿的鸪,只得围着悬云北关寻找,连靠近关城的云海都去到了,找了这么些天,一无所获。

    两人汇合之后,正商量着再次去残翼据地,逼迫鸪给他们一个交代。

    千里外突然爆发的强烈能量波动,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并飞快地赶了过来。

    真正见了面,离涛和焚成却也不敢对羽寒放肆。

    羽寒是整个古源大陆修为最高的灵婴境修士,平日里不理世事,行踪飘忽,性子有些冷,为人却还随和,从来不会无缘无故插手古源大陆的事务。

    “见过羽寒大人。”两人早就发现远处的蓝焰中有凌越的气息,见得凌越安然无恙,他们心中石头落地,拱手行礼道。

    羽寒点点头,没有说话,双目紧紧盯在化作火焰茧形的凌越身上。

    他修炼得古井不波的心境,简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短短片刻间,他看得分明,凌越是真的跳过了残文辨认,正在进行残符凝焰。

    羽寒不知凌越是如何做到的?在残翼漫长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此类记载。

    空中再次波动,离得此处比较近的乌道明也来了,羽寒眉头微皱,有些不悦道:“鸪,把客人们请去百里外招待,莫要打扰到老夫和凌越。”

    一道模糊的身影突然在百丈外显出,躬身道:“是,羽寒大人。”身影再次隐去,接着有阴柔的声音在空中飘忽:“各位,请吧!”

    焚成知道残翼来古源大陆的目的,看这情形,羽寒大人是找上了凌越,而且凌越似乎通过了残翼的古邑残文考核,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尾,焚成也看不大懂残文考核,只知道其中凶险非常……

    他暗暗松了口气,凌越没有出事便好,拱拱手,一言不发朝远处飞去。

    离涛和乌道明不知其中缘由,两人都看出凌越似乎是在进行着某种突破,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而羽寒大人担心灵婴的气息,惊扰了凌越的突破,他们二人也拱拱手,随着焚成飞走。

    这一等又是三天过去,黑剑上冲天的蓝焰,缓缓收敛,最终消失在剑身。

    凌越身上包裹的火茧,在黑剑上的蓝焰消失后,很快薄弱,最后消散无影无踪。

    一直担心着的天魂子,在火茧消散后,他的神识第一时间与凌越取得了联系,传音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那些火焰是什么玩意?”

    修真界能让天魂子看不懂的东西,还真是不多,他能察觉到那些火焰,蕴含着非常古怪的能量和情绪,却认不出是些什么玩意?

    有段时间,凌越的气息差点消失,要不是有大族司给了他信心,天魂子差点就忍不住要再次探查,甚至做好了拼着让还没有完全凝炼的本体崩溃,也要给予老杀手致命一击的准备。

    凌越要是没了,还有谁能带他离开古源大陆?他还能怎么摆脱不久后将要到来的大麻烦?对于大族司以生命为代价的推算,天魂子深信不疑。

    还好,凌越幸运的挺了过来,修为没什么增长,功力却更加精纯,神识更是爆发式的翻了倍余不止。

    天魂子能察觉到凌越的变化,因为凌越暂时还不能收敛暴涨的神识。

    凌越没有睁开眼睛,他在检查自身的状况,传音道:“古邑残文您老知道吗?老杀手用秘法引发了我的心火焚身,好险,我差点没抗住。”

    “古邑残文?老夫听说过一些,是传说中的神之残文……心火焚身?”天魂子疑惑道,“不对啊,前面冒出来的火焰像是心火,随后出现的彩色火焰,还有最后的蓝色火焰可不是心火……你小心点,那老杀手有古怪,像是在对你进行某种考核。”

    “考核?”凌越恍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或许,是因为他通过了心火考验。

    残翼对他的布局,在他逃出落魂坡就开始了,像紫袍杀手与他接触,残翼传讯威胁妖族不得伤害他,安插丁一到他身边……

    一直到这次羽寒亲自出手,看这情形,还真是在对他进行神秘的残文考核。

    所谓的请客,只是幡子而已,三个杀手联手对他施展杀招,以及羽寒恐怖的一击,都是试探和考核的一部分,否则,老杀手要杀他,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凌越身上的伤势早就恢复,经过探查,他发现识海空间宽广了不少。

    在识海的深处,多了一缕燃烧着的蓝色符文,那符文,依稀像是一个扭曲镂空的古邑残文,一直在变幻着,时隐时现,凌越也看不大真切。

    凌越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百丈外淡然打量他的老杀手,凌越拱手道:“多谢羽寒大人手下留情,第二击,晚辈侥幸接下了。”

    他提也不提关于古邑残文之事,老杀手布局深远,肯定是有目的。

    凌越不想与神秘的残翼扯上干系,更不想让残翼来安排他的修炼道路,他,对神秘的残翼充满着戒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