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20章 恐怖两击

时间:2018-04-13作者:妖言先森

    羽寒动了,在凌越的囚笼地网法术成形的刹那,他出手如电,对着那团流动的黑雾,虚空一刺,简简单单,没有什么赫赫的招式。

    一道乌黑的寒芒,在空中只是一闪,就出现在黑雾边缘。

    “嗤”,仿佛是撕裂粗布的声音,浓密的黑雾破开了一道杯口大的孔洞。

    乌黑寒芒没有惊人的气势,却无坚不摧,只是瞬间,就突破了黑雾的阻扰,刺到囚笼地网形成的光网,粘稠的阻力和波动着的重压,仍然是抵挡不了寒芒的穿刺。

    凌越背上冷汗涔涔,这就是灵婴高阶的实力?只是随手一击,就让他生出死亡的恐惧。

    他极力控制着光网波动,试图能多消耗一分寒芒的力量和速度。

    他现在连逃跑都做不到,羽寒的一击完全锁定了他,只能凭借布置的手段硬抗。

    乌黑寒芒直指淡黄光网最中间的凌越,期间没有丝毫迟滞,闪烁的光网根根断裂,半息不到,寒芒洞穿囚笼地网,刺到枯蛟藤形成的防护。

    “嘭”,仅仅半息,咿呀声中藤碎枝散。

    枯蛟藤是妖魂之体,还没能凝练出实体,凭着变幻之术,它根本抵挡不了如此霸道犀利的一击。

    “左手腕,右胸,快……”天魂子传音叫道,他的身体还在融合淬炼,像这种全凭实力的刺击,他帮不了凌越多少,也没有料到对面的老杀手会如此厉害。

    凌越瞬间反应过来,把手腕上的古铜手镯,对准寒芒击来的方向。

    乌光闪烁,巨寒蒸腾。

    寒芒突破寒丝甲的防御,终于慢了那么一瞬,然后重重的击在古铜手镯表面。

    金光微微一闪,“铛”,巨大的冲击力度,让凌越的手骨在瞬间折断,并一掌狠狠拍在他自己的右胸。

    凌越如同断线的风筝,翻滚着撞出囚笼地网,一路倒飞出黑雾。

    空中抛洒出一溜被巨寒冻结的血珠,凌越再飞出十数丈,冲击的力道才消去。

    “咳……咳……”凌越狼狈不堪,摇晃着稳住身形,右手握着的刀柄一晃,收了仍然弥漫在空中的那团黑雾,又吞了两颗丹药,稍稍调息片刻,才止住体内翻涌的灵力。

    羽寒背着左手,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冷冷盯着,却也没有趁机攻出第二招。

    把凌越击得差点丧命的乌黑寒芒,盘旋一圈,飞回到羽寒身前,落到他的右手掌心,是一柄不到尺长的黑色小剑,仅两指宽,剑脊厚实,两刃锋利。

    眼见着凌越掐诀洒了一片蓝色光华在他自己身上,气息恢复之后,羽寒才开口,道:“第二击,你接得了,老夫就饶你一命。”

    凌越稍稍查看雾夜刀、寒丝甲还有枯蛟藤,枯蛟藤没有太大损伤,只是折损了一些灵气,寒丝甲破了一个细小的口子,雾夜刀上出现了一丝裂纹,正在各自修复着。

    听得羽寒如此说法,他还能怎么样?

    即便是接不下也得接着,难道还能指望一个铁石心肠的老杀手饶他性命?

    凌越脸色有些苍白,伸手做请,道:“请!”

    这次他不准备用先前的手段来防御羽寒的一击,太吃亏太被动了,他必须主动,集中全身的灵力,再借用枯蛟藤的力量,对准羽寒当飞剑刺来的寒光,用雾夜刀全力劈击。

    利用刀技对付羽寒的攻击,挡住大部分的攻击之后,寒丝甲就能抵挡得住。

    当然,他肯定是免不了要身受重伤,但是性命也就保住了。

    羽寒把手上的黑色小剑朝空中一抛,喝道:“瞧仔细了,第二击。”

    黑色小剑迎风变得有丈余高,一缕缕的赤红色光华,环绕着黑剑闪烁,其间,还有神秘的符文隐约浮现。

    羽寒右手掐诀快速打去,一团火光化作扭曲波动的符文,从黑剑上猛然爆发,

    “呸,对付一个小辈还用得着秘法,真不要脸。”天魂子骂了一句,见凌越傻傻地愣在空中,赶紧传音喝骂道,“你小子傻了?全力启动寒丝甲的防御,寒冰对烈火,再用……呃!”

    天魂子发现凌越身上冒出诡异的黑红色火焰,摇摆着,扭动着,与远处空中黑剑表面熊熊燃烧的火焰遥相呼应,连摆动的节奏几乎都是一样。

    “奇怪?这是什么火?有点像心火……又不是很像呢?”天魂子愣了一下,赶紧探出神识去查看,才一接触到黑红色的火焰,凌越身上腾的一下,所有的火焰都动了,像是被触怒的巨兽,张牙舞爪在空中摇动。

    天魂子的神识被烫了一下,他赶紧缩了回去,

    面对羽寒这等高手,在没有任何遮掩又如此近的的情况下,天魂子有神通也不便使用,他只能干着急,希望凌越能挺得过去。

    羽寒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他紧紧盯着凌越身上的火焰,神识一遍一遍的扫过,过得片刻,见火焰平复下来,他才疑惑地朝四处扫视。

    在黑剑表面上的火光符文爆发的瞬间,凌越的神识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一片神秘的火之世界,四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火焰,赤火、橙火、白火、蓝火、绿火、黑火……火焰纠缠着,扭动跳跃着,漫天怪啸,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凌越有些茫然,他飘在空中进退不得,更不明白怎么闯进来的?

    似乎,察觉到了陌生气息的闯入,火焰愤怒着,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朝凌越方向当头席卷扑来。

    “古邑残文?!”凌越猛然醒悟。

    这场景他见过,不正是当年在落魂坡的时候,他查看杀手遗留的法剑,上面的符文引发了他的心火焚身,遇见的正是此等景象,差点让他身陨,幸亏萧炽及时打断救了他一命。

    面对着扑来的滔天火焰,凌越根本就不知如何抵挡。

    在这个满是火的世界里,他的任何宝物都不见了,连灵力、魂力都消失无踪,所有的法术秘法都不能使用,他记起了萧炽曾经的提醒:谨守本心。

    凌越闭上眼睛,双手各掐了一个清心诀,这是道修最基础的法诀,排除干扰和杂念的入门级手段,心中默念:外物虚幻,我守本心。

    一股撕扯的巨力和钻入骨髓的痛疼,突然作用在凌越身上,各色火焰,紧紧地缠绕束缚在凌越的头颅、四肢、身躯等部位,朝各个方向旋转、挤压、拉扯着。

    不同的火焰,给凌越不同的痛疼感受,有炙热到灰灰,有冰寒到彻骨,有锐利到锥心……他的整个身体像是四分五裂一般,在滚烫又冰寒的火焰中接受无尽的研磨碾压。

    凌越痛得浑身哆嗦,他想睁开眼睛看看,却又不敢,心中仍然默念:外物虚幻,我守本心。

    他只能把所有的折磨和经历,当做一场过眼云烟的虚幻,否则,他坚持不下去。

    无穷无尽的火焰,厉啸着,卷着凌越的身躯在火焰漩涡中疯狂旋转,火焰如刀、如勾、如针、如磨……一片一片剥离灼烧着他的皮肤、肌肉,痛苦持续着……

    不知是过去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百年后。

    凌越的意识模糊了,在他微弱的感知中,他的皮肤、肌肉、血液、脏腑早已焚毁一空,仅仅剩下空荡荡、光秃秃的骨架,还在火焰漩涡中漂浮……

    至于将要去往哪里?他,不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