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16章 杀手请客

时间:2018-04-13作者:妖言先森

    天魂子也一直在听着,苦笑着传音道:“五阶巨型云舰?凭古源大陆的资源,根本就造不出来五阶的宝物,这下麻烦了……难怪得大族司说,如果没有找到能快速离开古源大陆的星空传送阵,赶紧去西北方向的黑飓云海试试机缘。”

    “黑飓云海?”凌越稍稍回忆,传音道,“那地方非常危险,偶尔有厉害的四阶云兽出没……行吧,我去试试。”

    既然大族司这样提醒,总归是有他的道理。

    凌越决定修整一段时间之后,再率领白箭小队去探探路,先在黑飓云海的边缘漩流云海转转,慢慢地熟悉黑飓云海,或许碰巧撞上了大族司说的机缘也说不定。

    又与离涛聊了一阵,先前出去传讯的断箭修士走了进了。

    离涛接过玉简,让那修士下去,扫了一眼玉简,离涛说道:“与老夫交好的所有老家伙都问过了,到目前为止,回复讯息的有七个,都说手头没有完整的洞藏大德卷功法,连能够修炼到灵婴境的版本都没有。以老夫估计,这功法怕是难找到完整版本,建议你那朋友散去修为,趁着还没有凝丹,重新修炼一门功法吧。”

    凌越听得心都凉了,面上挂着笑容感谢之后,道:“只能如此了。”

    还没凝丹之前,散去功法重新修炼,因为境界还在,加上以前的经验,确实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把修为恢复,可是凌越已经凝丹,而且还是道魂兼修,他不可能再散功重修了。

    向离涛打听了镇魔殿在悬云北关的据地位置,凌越告辞出去。

    叫上在偏厅休息的天翁妖鹤和丁一,凌越边走边道:“我去拜访镇魔殿焚老,请焚老出面向残翼打声招呼,丁兄安心在断箭据地待着,等我好消息。”

    丁一愣了一下,停了脚步,微微低首拱手道:“麻烦凌兄了。”

    凌越摆了摆手,道:“不麻烦,你们留步,我拜访过焚老之后,还要去云霄天宗在关城的据地看看,时间上或许会耽搁几日,你与徐队长说下。”

    天翁妖鹤和丁一把凌越送出大门,在断箭修士的带路下,找到白箭修整的地方。

    过了片刻,丁一又独自一人匆匆走出断箭的据地,消失在远处转角的街道。

    凌越没有飞行,他欣赏着沿途的景色,稍稍运起轻身术,轻飘飘的一步跨出丈余距离,信步朝北走去。

    关城上遍布着一片片的奇异林子,各色建筑点缀其中。

    偶尔还有人工堆砌的山石和水潭,每走得一段,都是不同的风景。

    行走了约五十余里,凌越突然停步在林荫道上,眉头微皱,神识朝前后左右的林子探查扫过。

    林子深处潜伏着十数灰衣或黑衣的蒙面凝丹修士,或藏树丛,或枯叶遮盖,敛气匿息,掩饰得相当高明,凌越一路没有特意放出神识,也是走到距离最近的修士四五十余丈,才察觉到异常。

    附近五里内,此时除了他这个路人,连巡守的关城护卫都不见一个。

    凌越嘿然冷笑,道:“诸位是什么意思?在悬云关城摆出这般大的阵势,就不怕乌城主怪罪?”

    悬云北关的守护力量号称三关之最,凌越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敢在北关如此放肆,居然设伏他这个白箭的大队长?

    此举可不单单是招惹箭云,更是打脸乌道明和值守的灵婴老祖。

    林子里沉寂片刻,然后有低沉的男子声音从左边传出:“家主人听闻凌大队长剿灭云匪归来,特意备下薄酒,有请凌大队长赴宴。”

    凌越见对方的语气冷淡,分明是没把乌道明城主放在眼里,心下不由暗自戒备,问道:“贵主人姓甚名谁?可否是凌某熟识?”

    这架势要说是请客赴宴,倒不如说是拦路打劫更像。

    不过,凌越并不担心,十余凝丹修士还对付不了他,真要是动手,随便一掌下去,溢出的灵力波动,即刻会惊动到值守的灵婴老祖,后面根本就没他什么事。

    他只是有点好奇,敢做出如此事情的那个家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男子的声音没什么感情,说道:“凌大队长去了便知。”

    林子里潜伏着的众多蒙面修士,仿佛不知道行踪暴露了一般,静静地待在原处,没有任何的其他举动。

    凌越见对方不肯透露来历,笑道:“抱歉,凌某要去拜会镇魔殿焚老,须等得回来,才能赴贵主人的酒宴。”

    在古源大陆上,镇魔殿的招牌神鬼易辟,凌越随口借用,是想试探对方的反应。

    男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波动,回道:“家主人说,美酒凉了不好喝,焚老那里稍稍晚去,不碍事的。”

    凌越听得心中大为惊讶,敢不把镇魔殿和焚成放在眼里,在古源大路会有谁呢?

    他一直在思索,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得罪了如此厉害的人物?

    “家主人”这份不经意中透露出来的嚣张霸道,可不是西林药盟的萧文德能够比拟。

    天魂子突然传音道:“你让老夫注意着的丁一,就在刚才,他走进一家店铺,突然传送出了悬云关城,消失在老夫的神识范围。”

    凌越得了天老的提醒,恍然大悟,瞬间把所有的线索都串联到了一起。

    在林子里潜伏的家伙,原来是一群高级杀手,还是鼎鼎大名的残翼杀手,难怪那家伙说话吐词的方式,给他怪怪的感觉。

    所谓的家主人,是残翼的灵婴级别杀手,在古源大陆敢不给焚成面子的,也只有残翼的老大,其他人还真没这个胆,至少是不能说出来落人口实。

    丁一出现在妖族也不是偶然,而是残翼的有意安排,是为了接近他,掌握他的行踪。

    在云海中丁一发出的传讯,也是给残翼的报信。

    这不,他在拜访焚成的路上被残翼给截住了,而完成任务的丁一,也功成身退借助残翼的势力遁走。

    丁一至始至终都没有脱离过残翼,所有编造的故事,只是为了留在凌越身边的借口,或许,连丁一的瘸腿都是假的?

    凌越想通之后,心中反而有种奇怪的轻松,压下情绪哈哈笑道:“美酒凉了还可以重温,人心寒了则恩断义绝。贵主人的酒,凌某消受不起,告辞!”

    他披风一动,闪身朝斜上方快速飞去。

    知道埋伏着的是残翼杀手之后,凌越也没了与他们争斗厮杀的兴趣,即便他能把林子里的家伙全部杀光,估计残翼的老大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凌越一直揣摩不透,他在妖族的时候,残翼为什么要替他出头撑腰?

    他与焚成有救命的恩情在,焚成替他说话,是还他人情。

    与残翼可没有交情,相反他还受到过残翼的几次刺杀。凌越搞不清楚残翼的目的,自然不会与鬼鬼祟祟的杀手们去见残翼的老大。

    杀手们的请客方式,凌越受用不起,他只能走为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