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11章 重回云泽狱

时间:2018-04-08作者:妖言先森

    两位大队长关起门来聊了两个多时辰,然后开始正式交接。

    白箭把所有的血色云匪俘虏,在云岛上解救出来的十五名修士,还有无极山的五名女修,以及逃过一劫的被蛇二折磨过的女修,统统交给蓝箭,由蓝箭护送着去往悬云北关。

    到时由离涛代表整个箭云,把俘虏和解救出来的修士,交由悬云关。

    至于离涛能为箭云争取多少利益,凌越不太关心,他另有其他任务执行。

    蓝箭白箭的修士欢聚在一起,痛饮了一场之后,白箭的五艘云舰离开云岛,朝云海深处驶去。

    在舰舱的密室中,凌越手上把玩着一枚玉简,微微皱眉有点沉吟不决。

    他在蓝箭到来之前,用五行封禁术封闭血大大部分修为,用迷魂术审问过血大,获得了血爆术、血影遁术还有噬魂咒的秘诀秘法。

    他有点拿不定主意,要不要修炼这些稍有残缺的秘诀秘法?

    血爆术和血影遁术不仅仅是要消耗精血,每使用一次,还要折损寿元十年八年的,外加一段时间的虚弱。

    可以说是以燃烧了部分生命为代价,换来短暂的实力提升。

    特别是血爆术,使用的时候不光是寿元有损失,还会有自爆的风险。

    对于血爆术有很高要求的神识控制,凌越倒是不担心,他的神识绝对是够用,不会像血大一样,弄得使用的时候有些神志不清,胡乱攻击一通,浪费了秘术的威力。

    他比较顾虑的是折损寿元和自爆风险这两点,询问了天魂子几次,都没有得到回应,凌越决定暂时不修炼。

    他现在的手段实力已经是够用,在古源大陆修真界,连灵婴老祖都可以抗衡一二,加上大权在握,他基本上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五艘云舰在云海中乘云破雾,所有遇见的小型云舟一个个吓得赶紧避开。

    在云海中冒险的修士,现在没有谁会不认识白色云舰两侧的银色箭矢标识,这代表着强势崛起的势力——白箭。

    两日时间过去,五艘云舰停在一处白云弥漫的高空,凌越从云舰中跳下来,四处一扫视,取下腰间的白箭大队长令箭,手上掐了几手法诀打在令箭上,再一口灵力喷去。

    令箭表面一阵光波流动,猛然一亮,从令箭前端射出一道白蒙蒙的光。

    只听得“轰”一声响,下方厚重的白云裂开了一道丈余大小的洞口,一抹清新的蓝绿色,从洞口中透显了出来。

    凌越冲空中整理列队的几个队长招呼一声:“五队、六队留下,其他人都随我进去,云泽狱到了。”

    率先进到云泽狱,有令箭在身,云泽狱内的阵法禁制已经对凌越不起作用。

    他呼吸了一口略带腥味的空气,看着下方飞上来的几道身影,不觉笑了。

    “乐统领,好久不见,凌越有礼了。”凌越拱手施礼,冲当先一人笑道。

    下方飞来的正是流放至此地,镇守着云泽狱的黑甲卫修士,为首一人正是乐天澜,他稍一打量凌越手中握着的令箭,脸上挤出一丝笑意,拱手道:“原来是凌大队长,乐某有礼了。”

    凌越听出了乐天澜的刻意冷淡,待得白箭二队、三队、四队的修士全部进来,他掐诀封闭了上空的阵法洞口,对乐天澜道:“乐统领,找个安静地方,咱们好生聊聊。”

    对于乐天澜,凌越还是颇有好感,他也看过一些关于黑甲卫和乐天澜的资料,对古源大陆各势力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他本来就想来一趟云泽狱,去希蛮仆族的隐蔽居地见见大族司,正好离涛大统领有事情交给他,让他跑一趟云泽狱,也省得他另找借口。

    只是他想不到,黑甲卫居然是被发配到了云泽狱,成了看守云泽狱的狱卒,这份羞辱,简直是比杀了乐天澜他们还过份。

    乐天澜淡然一伸手,道:“去百花岛吧,凌大队长,请!”

    随着乐天澜落到风光依旧的百花岛上,两人在湖边的一座凉亭坐下。

    另外五个黑甲卫的修士远远散开,白箭修士们更是去到了附近几个小岛。

    乐天澜盯着凌越,传音道:“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他已经对人情世故瞧得极淡,要不是为了黑甲卫的延续,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留念,至于与凌越十多年前的那点微末交情,早就随风逝去。

    凌越从储物袋内摸出一枚玉简,放到面前粗糙的石台上,传音道:“离大统领让我特意跑一趟,送点东西给你,他让你当面答复。玉简内的禁制解开之后,二十息之后销毁。”

    乐天澜沉默片刻,伸手抓过玉简,用神识破开玉简内的禁制,里面的信息一闪被他记下来,乐天澜神色复杂地思索着,似乎是在权衡其中的利弊。

    过了片刻,玉简“啵”一声爆成一团粉末,顺着他的手指飘进清澈的湖水中。

    乐天澜皱着眉头,坐在石凳上发愣,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乐天澜才抬起脑袋,看着一直微笑等待的凌越。

    他声音有点干涩,道:“我不能出去,如果可以,帮我带三个人出去……他们不能进断箭和蓝箭,只能进你的白箭,我……我可以答应离大统领的条件,但是最多百年,两百年时间太长。”

    凌越思索着蒲希盛传达给他的离涛的授意,点头道:“行,成交!”

    对于离涛和乐天澜之间的具体交易,他不是很清楚,但是大概的可以猜测得出,箭云和黑甲卫达成了一定的合作协议,协议的内容,不外乎是与八十多年后灵婴老祖们离开古源大陆有关。

    这是两个实力相差悬殊的势力在联手,黑甲卫是明显吃亏的一方。

    离涛担心他离开古源大陆以后,箭云会步了黑甲卫的后尘,可谓是煞费苦心,先提前交好新崛起的凌越,又与陷入困境中的黑甲卫达成交易,布局之深远,常人难及啊。

    乐天澜并没有交易成功后的喜悦,歉意道:“凌大队长,我要与其他兄弟交代一些事情,还请见谅!”

    凌越笑道:“无妨,凌某来了云泽狱,正好故地重游一番,乐统领尽管交代清楚就是。”

    站起来拱拱手,凌越朝对岸的集云山飞去,白箭修士分几个方向朝凌越汇合,“嘎唳……”,天翁妖鹤从空中落到凌越身边,探头向湖水中打量。

    “你叫得真难听!”凌越撇嘴取笑一句。

    天翁妖鹤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翅膀一振,低空掠过湖面,慢悠悠地飞行着,她还记得这湖中有三阶的水妖,上次只吃了一截触手,味道还不错。

    一直盘旋着飞到对岸,水里也没有激起太大的浪花,让天翁妖鹤颇为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