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06章 血爆秘术

时间:2018-04-07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吃了一惊,脚下微动,快速朝黑雾笼罩的外围闪去。

    他早就从牟三口中知道血大擅长血爆术,也见识过了血大的血影遁术,端的是厉害无比,他暂且避避血爆术的锋芒又如何?

    反正片刻间,血大也挣脱不了雾夜刀的幻阵束缚。

    他没有想到血爆术搞得真像是要自爆一般,看上去有些可怖。

    一个凝丹境大圆满修士要是自爆,即便是灵婴境高手都得稍稍避让,凌越自持有寒丝甲保护,也不愿意以身试险。

    血大的修为终究没能迈过灵婴境,他身体膨胀了一大圈,气息忽上忽下很不稳定,甚至有些暴虐,衣袍早就破碎不堪的挂着。

    一件鳞片状的护身甲衣,紧紧裹在他身上,露出来的肌肤鲜红欲滴。

    凌越皱眉伸指弹去,两根木刺无声无息朝有些茫然的血大袭去。

    “去死!”血大的灵觉似乎变得极为敏锐,即便是受到黑雾的影响,他也发现了木刺的踪影,手上的血剑一晃,呼啸着变作八尺长短,带起重重耀眼的赤色剑影扫向木刺。

    “嘭嘭”两声爆响,血大顶着爆发的巨力稍稍后退几步,细密的木刺碎屑击去,在他身上“叮叮”作响,化作一团团粉尘散去。

    血大显得有些神志不清,受到攻击的刺激,他狂吼一声,双手挥剑,跳起来朝着木刺袭击的方向猛地一劈,剑光赫赫,在刹那间撕裂了黑夜中的一道缝隙,有光亮漏了进去。

    凌越站着动也没动,那剑的方向因为阵法的缘故,偏离了他好些的距离。

    他吃惊的是血大的修为没有突破灵婴,实力却变得异常恐怖,比起他借力枯蛟藤,似乎也不逞多让,特别是那身躯,堪比普通法宝坚硬了,有细碎的木刺碎屑击在他鲜红欲滴的脸上手上,连丝毫的伤痕都没有留下。

    手上抓着的雾夜刀柄一震,凌越赶紧朝内灌注力量,阵内破开的缝隙稍闪即逝。

    血大哇哇大叫,狂暴着挥剑朝四处一顿乱劈,凌越不停地朝刀柄灌注力量,他现在有点骑虎难下,只得与血大僵持着周旋。

    血色剑光在黑雾中纵横,不时斩开道道漏光的缝隙,雾气不觉中缩小了许多。

    过了片刻,凌越把神识分散着探入黑雾,尝试着操控黑雾流动起来,否则,他担心雾夜刀在这般攻击下会受损,好不容易发现了雾夜刀的用途和秘密,他可舍不得用来与一个疯子硬拼。

    神识触动黑雾中隐藏的阵法节点,像是起风了,黑雾随着他的心意缓缓流动。

    犀利的剑光斩在流动的黑雾上,有点虚不受力,剑光被带得偏向一边,斩出来的缝隙渐渐稀少,最后剑光再也斩不开黑雾,凌越操控着黑雾,在血大身周快速流动着。

    凌越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差点都要动用其他手段了。

    与神志不清的疯子拼斗,感觉真心不好,还得时刻防备着对方突然自爆,伤到他倒是不可能,一个不小心,若是把他才发现秘密的雾夜刀给炸毁,他还不给郁闷吐血。

    凌越终于是抽出身来,狠狠地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朝兀自狂呼乱吼的血大拍去。

    掌影与剑光相撞击,然后劲力爆发,轰得疯狂的血大连连后退。

    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那家伙不知躲避,四击之后,似乎是精血的能量耗尽。

    他把血剑一扔,抱头痛呼狂叫,全身颤栗着,像漏气的皮球迅速瘪了下去,声音凄厉无比,凌越控制了力量,一巴掌拍去,“啪”,刺耳的惨叫戛然而止。

    血大浑身淌血,抖动得像羊癫疯一般歪倒了下去。

    “这家伙的血爆术秘法肯定是不全,否则也不会搞成这般模样。”天魂子直到此时才说话,“垃圾功法,不要也罢。”他看穿了凌越的小心思。

    凌越收了掉落的血剑,挥手洒出蓝色光华给血大止血,可不能让这家伙给轻易死了,他嘿嘿一笑,道:“血大先前使出的血影遁术,还不错。”

    激发潜力的大威力秘法,对身体一般都有损害,只是大小多少而已。

    凌越既然遇上了,肯定是不会放过,所谓的简多不压身,先收进储物袋内,学不学是以后的事情。

    他也知道天老懂得很多秘法秘术,除非必要,凌越却也不开口讨要学习。

    两人更多的像是在用等价物品在交换,谁也不想欠谁多一些。

    从血大的身上搜出来五个储物袋,凌越抹去上面的印记,一一查看。

    好家伙,两储物袋灵晶,大多数是中品,还有少量的上品,折合起来差不多有百万之巨的中品灵晶,凌越感叹不已,难怪得这些家伙抢着要当云匪,原来可以这般富有。

    另有一储物袋的材料,各种各样的稀有金属块、矿物等,几乎把储物袋堆满了。

    天魂子扫了一眼,没找到他需要的东西,骂道:“垃圾!”他老人家眼光挑剔,当然瞧不上这些只能炼制普通法宝的材料。

    凌越毫不客气把一袋灵晶和一袋材料占为己有,给揣到怀里,他以后要炼制四阶魂傀,正需要收集稀有的金属材料,又从第四个储物袋内扒拉了一些五百年份以上的药材,他消耗得差不多干瘪的身家,总算是鼓了起来。

    第五个储物袋杂七杂八有典籍、玉简、阵旗、丹药、法宝等东西。

    凌越翻找一圈,有些失望地骂道:“这些家伙怎么都是这般德性,修炼的秘法玉简也不留下,诶,又要费番功夫来盘问,真是麻烦。”

    普通的法宝和丹药,凌越已经瞧不上了,都是天老给带刁了他的眼光。

    “刀头舔血的匪徒修士,缺少安全感,他们很少把压箱底的功法秘籍留在身上,要不就毁去,要不就藏了起来,想让他们乖乖地把好东西交出来,可不容易。”天魂子见多了这种情况,解释道。

    正说着的时候,凌越腰间的大队长令箭突然“啾啾”叫了起来。

    他心中一惊,一丝灵力抹过,令箭上传出陈彪有些惶急的声音:“大队长,蛇二跑了,许健中了蛇毒危在旦夕,快来云岛救命啊……”

    凌越快速回了两字:“稍等!”用法力裹住昏迷的血大,披风一闪,整个人风驰电掣朝着云岛的方向赶去。

    他一直担心陈彪和许健留不住阴森狡诈的蛇二,还特意派遣了天翁妖鹤前去帮忙,用来对付蛇二豢养的三阶穿云蛇,想不到还是出事,连六队长许健都中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