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99章 首战告捷

时间:2018-04-04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端着灵酒,悠闲地喝着,没有阻止陈彪废去牟三的修为。

    似牟三这等阴险狡诈的云匪,怎么死都不足以赎罪,单只瞧瞧他身陷重围,还想利用傀儡爆咒脱困,就知道其人之狠毒,是连兄弟黑七都不顾的真正冷血之匪徒。

    先前若不是凌越能够借用枯蛟藤的力量打断牟三施法,两个凝丹的自爆,绝对会让附近数十丈内的白箭队员,损失惨重,绝大部分的修士都没时间逃脱出去。

    而早有准备的牟三,正好可以趁着混乱,蹿到受伤严重的白箭人群中,躲避两艘云舰的巨箭威胁,从而溜之大吉……真是好算计!也敢冒险的一个厉害家伙。

    牟三须发凌乱,口鼻溢血,脸色惨然叫道:“有种就给老子一个痛快。”

    陈彪抓着牟三,像是提着一只破口袋,反手一巴掌扇去,扇落牟三半边牙齿,怪笑着吼道:“放心吧,牟三,老子会让你不得好死,哈哈,你等着……”

    凌越微微皱眉,道:“彪子,去远点,别影响我喝酒。记得留口气。”

    “多谢大队长,彪子醒得起。这就滚远点,不影响了大队长的雅兴,哈哈……”陈彪提着牟三,大笑着飞远了,他现在对凌越是感激涕零。

    徐观平忙了一圈回来,接过丁一手上的酒壶,给凌越倒满灵酒,请示道:“大队长,是就地审问黑七等人,还是带回关城据地?”

    徐观平指挥的这场战斗斩杀了十多云匪,活捉了黑七和牟三两大匪首,还有若干匪徒,一场大功劳是跑不了了,但是他还想要更大的功劳。

    有大队长这个超级厉害的高手坐镇,即便是去剿灭血色老巢,他也一点都不怵。

    凌越示意丁一给徐观平也倒了一杯灵酒,笑道:“当然是就地审问,最好是能问出血色的老巢在哪里?咱们出来一趟不容易,云舰烧的都是灵晶,不弄些好处,怎能轻易回去?”

    徐观平懂了,大队长也想剿了血色。

    他一口喝干杯中酒,喜道:“属下这就去办,大队长还请稍等。”

    拱了拱手,徐观平提溜着一串俘虏,朝他三队的云舰飞去,这等事情,他必须亲力亲为,绝对不能走漏了半点风声。

    方舟直到那艘被俘虏的云舰彻底检查完毕,再没其他危险之后,他才下舰,飞到凌越身边,脸上露出一丝喜悦,拱手笑道:“恭喜大队长首战告捷。”

    “行了,咱们兄弟之间不讲这些,你也辛苦了,坐下来说说话。”凌越笑道。

    丁一赶紧从储物袋掏出一张座椅,请方舟坐下,又掏出云几、灵果等物,这些东西他都是随身携带着的,既然跟着凌越混,他对自己的修为有清醒认识,定位就是随从,必须做好随从的事情。

    方舟喝了一杯灵酒,道:“徐队长他们经验丰富,这趟出来,我算是学到了许多。”

    他是有感而发,凌越一路把徐观平对云匪的追踪分析,都发给了方舟。

    方舟性子有些高傲,他本来还不大瞧得起原来白箭的老牌凝丹,认为他们只会窝里斗,经过这次胜利,他的感观有所改观。

    驾驶云舰追踪牟三的时候,徐观平指定了陈彪指挥。

    方舟没说什么,心中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后面的结果证明,幸亏是陈彪指挥,才一箭震慑住牟三的疯狂撞击,成功逼得牟三返回。

    以前的白箭一盘散沙,是因为没有人能够凝聚白箭的力量。

    凌越点点头:“老徐凝丹都三百多年了,差不多和云匪打了一辈子交道,要说经验,咱们肯定是比不了,以后,可以多向他请教学习,这不是坏事。”

    说着,把他整理的这一战的玉简资料递给方舟,凌越也学到了很多。

    两人又交谈片刻,凌越传音道:“你去准备下,我已经通知了五队、六队,让他们悄悄地过来在此地汇合,咱们可能要干场大的。”

    方舟对凌越的话没有质疑,拱拱手回舰安排和准备。

    他知道凌越神通广大,既然这样安排,肯定是有把握找到血色的老巢。

    在云海中有很多隐蔽的小型云岛,各大小云匪盘踞在云海中,正是以隐蔽云岛作为老巢,神出鬼没的袭击骚扰古源大陆。

    能够被找到的云匪老巢,大都是被剿灭了,生存下来的云匪,都各有些本事。

    半个时辰后,徐观平衣袍上粘着血迹,提着一个很大的包裹飞来,身后跟着陈彪,两人神色都有点沮丧。

    徐观平把包裹递给丁一,苦笑道:“大队长,这些是缴获的战利品储物袋,请您查收。属下无能,没问出血色的老巢。据其他云匪交代,抓到的俘虏只牟三和黑七知道真正位置,云舰进出老巢时候,都开启了云舰上的阵法,防止老巢的位置泄露,防护措施做得很严密。”

    陈彪大仇得报,神色恢复了平静,他拿出一个玉盒和储物袋,递给凌越,道:“这是从牟三身上搜出来的千年药材石翎草,他们这次打劫无极山设立在悬云绝壁的药库,是收到了内线消息,为了这颗千年药材……可惜,把那家伙打了个半死,他仍然不肯吐露血色的老巢位置。”

    凌越接了东西,随手把玉盒打开,盒内躺着一颗用法术缩小了的药材,与岩石颜色无异,,正是千年石翎草,稍一打量,凌越合上玉盒,随手下了禁制,又稍稍查看了一番储物袋,里面灵晶不少,还有几样法宝,玉简只有寥寥几枚。

    查看片刻,凌越见储物袋中没有傀儡爆咒的玉简,把玉盒和储物袋递给丁一。

    徐观平看了一眼丁一手上的玉盒,眼中有丝火热闪过,忍不住问道:“如果无极山追问起来,这药材还回去吗?”

    他在审讯其他俘虏的时候,早知道牟三他们出来的目的,便是这颗千年石翎草。

    凌越扫了一眼徐观平,反问道:“你说呢?”

    “这是咱们白箭拼死拼活缴获的,关他们无极山屁事,有本事,他们自己找血色讨要去?”陈彪不满地瞪了一眼徐观平,说道。

    徐观平已经明白了凌越的意思,嘿嘿笑道:“我就问问,随便问问。”

    他还真担心年轻的大队长经验不足,把这么稀罕的千年药材给还了回去。

    凌越对丁一吩咐道:“所有物品登记造册,物品交由方队长亲自保管,特别是这颗千年药材,等回去之后,上交白箭的仓库,所有出任务的队员,一律论功行赏……走吧,我去审审他们。”

    徐观平悄悄传音道:“大队长,实在不行,咱们便用搜魂之术,或许能得到想要的信息,只是……搜魂之后,人就废了,可能会得不到需要的信息。”

    若不是顾忌凌越责怪,徐观平早就对黑七和牟三使用了搜魂术。

    搜魂术在古源大陆属于禁止使用的法术,但这只是明面上的事,私下里,各大门派高手偶尔还是会对俘虏使用。

    凌越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没有作答,朝第三队的云舰飞去,他的迷魂术可以派上用场了。

    在他得到的关于识别魂修的玉简中,提得最多的是迷魂术、惊魂刺等攻击性魂术,却也不能完全识别,道修一样有类似的神识攻击。

    其他辅助魂术,像魂眼术、破障术、魅魂术、清魂术等,则不能轻易识别,隐蔽性更强,在道修和御兽师的功法中,都有类似的功法。

    玉简中重点提到,识别魂修最稳妥的办法,是与魂修交手时候的魂力波动识别。

    凌越自从看了玉简之后,他的心算是彻底放下了。

    道魂兼修的他,是各宗门灵婴老祖怎么都没有料想到的,他的魂力波动,又怎么会轻易显露出来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