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98章 傀儡爆咒

时间:2018-04-04作者:妖言先森

    过得片刻,云海中缓缓驶来四艘云舰。

    当先第一艘是老旧的云舰,尾舱整个被轰掉了,拖拽着残破累赘的金属支架,看上去丑陋不堪,老旧云舰在空中摇摇欲坠。

    后面有三艘白色的云舰,离着约五百丈,呈弧形押送着,左右两边云舰的前端,白色巨型箭矢上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危险光波,锁定着老旧云舰的两侧,随时都可能激射出去。

    老旧云舰先前就是受了巨型箭矢的一击,差点彻底毁去,上面的修士才会乖乖投降。

    “里面的修士听着,一个个走出云舰,有反抗者,格杀勿论!”方舟的声音从左侧押送的云舰中传出,通过法术扩送,数十里都能听到。

    老旧云舰的舱门打开,当先跳出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灰衣凝脉修士,他大叫:“我投降,别杀我,别杀我……”

    徐观平站在凌越身边,眯着眼睛没有说话,老旧云舰停了下来,还有一层薄薄的护罩在保护着云舰,免受高空中的寒风侵入。

    有两个白箭凝丹修士站在远处,用法术凌空把那投降的凝脉修士给摄走。

    又过了半响,才有一文士打扮的中年修士,慢吞吞跳下云舰,他身后跟着几名楚楚可怜的女子,女子都是鼻青脸肿满身的鲜血,估计是碰撞造成的。

    “牟三?!”徐观平跳了起来,另有两个白箭的老牌凝丹修士也惊叫着。

    “真是牟三?!哈哈,老子抓到牟三了……”四队长陈彪的声音从右侧云舰中传出,透着颤栗、狂喜和不敢置信。

    凌越扫了一眼停在空中脸色平静的中年文士,好奇地问道:“牟三,黑七……这家伙在血色云匪中排行第三?是三当家的?”

    “对对对,牟三是血色的三当家,哈哈,想不被咱们给逮到了。”徐观平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道,“这家伙是血色最狡猾的军师,抓到他……”

    “哈,凭你们能抓到我牟三,笑话!”中年文士牟三突然冷笑,他右手的折扇一挥,只听得“嘭”一声爆响。

    投降的那个灰衣凝脉修士自爆了,血肉残肢四溅,炸得抓着他的白箭凝丹修士朝后翻滚,附近其他修士连连躲避。

    “不好,快躲!”徐观平神识四扫,高呼一声,拽着凌越想朝边上躲避。

    他们附近的空中,还悬浮着三个昏迷过去的俘虏,除了黑七,其他两人身上灵力乱蹿,正是自爆的前兆,此时想要阻止俘虏的自爆,显然是来不及了。

    “傀儡爆咒,有点意思。”凌越却是动也没动,一巴掌罩向三个凝丹俘虏,灵力过处,瞬间切断了牟三的施法,俘虏身上乱窜的灵力光华马上平息。

    傀儡爆咒有点类似于巫术,在很多年前曾经流行一时,后来因为太过恶毒阴损而被修真界禁止使用,牟三也不知是从哪里学得,偷偷的用到其他云匪身上。

    只是牟三想要发动两个凝丹俘虏身上的傀儡爆咒,不像在凝脉修士身上那么容易,他需要一点点的施法时间。

    凌越在典籍中看过关于傀儡爆咒的描述,要压制傀儡爆咒,方法很简单,灵力修为比对方强,就可以切断其施法,阻止傀儡爆咒的自爆,当然,这需要极大的胆识和自信。

    牟三大惊失色,他再也不能保持淡定的神色,一手一个,掐住身后跟着的两个女子纤细的脖颈,拖到他的身前,叫道:“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们,她们是无极山的弟子。”

    两名女子被掐得直翻白眼,连舌头都快吐了出来。

    后面跟着另外三个女子动也不敢动,她们身上都被下了傀儡爆咒,稍有异动,即刻会被引爆,一个个吓得泪水涟涟。

    “老子……轰死你个王八蛋!”陈彪暴吼。

    右侧云舰前端的巨型箭矢,光波流动得更加急促,陈彪才不在乎什么无极山的弟子呢,他只知道,若是让牟三这次逃脱,下次再想逮到,机会太渺茫了。

    凌越开口喝止道:“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发射白箭!”

    “大队长,不能放过牟三啊……”陈彪大叫道。

    “彪子,你冷静点,别做傻事!听大队长的。”徐观平知道一些内情,他赶紧喝道,要是陈彪不顾一切发射了巨型箭矢白箭,那是抗令不尊,后果非常严重……

    几乎所有人都看向陈彪所在的云舰,大气不敢喘一口。

    “哎,真他妈便宜他了……”陈彪懊恼地叫了一声,巨箭到底还是不敢激发。

    牟三看到巨箭的光波渐渐平息,悄悄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左右两边的云舰,不顾一切发射巨箭,他可没有灵婴的修为,能从巨箭下逃生,特别还是两根巨箭。

    “让我走,否则,她们全都得死!”牟三狞笑着叫道,也稍稍松开一丝劲力。

    既然那坐着的青袍小子是白箭的大队长,并顾忌他抓着的五个女子性命,他就有一丝逃命的可能。

    凌越站起来,朝前飘然走去,摇头道:“血色的三当家,就这么点出息吗?躲到女人身后,拿女人做要挟,算什么好汉英雄……”

    牟三紧张地叫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凌越露了一手切断他的傀儡爆咒的高深莫测本事,让他心惊胆战,牟三悔恨不该回来冒险,应该在先前被巨箭轰击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弃舰逃命,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哦,是吗?”凌越笑道,果真站着不动了。

    牟三躲在两个女子身后,朝凌越一瞄,他看到了一片旋转着的云气光芒,只觉得眼前一花,瞬间陷入了一片缤纷的花海当中,牟三心知不妙,鼓起全身的劲力挣扎。

    凌越脚下两步跨出,眨眼间到了呆滞着的牟三面前,举起手掌,在几个女子惊恐的注视下,一掌轻轻拍在牟三的脑门。

    啪,牟三白眼一翻,一声不哼朝下方掉去。

    “好了,你们安全了。”凌越朝五个眼睛大睁的女子轻笑道,脚下一动,在瞬间又坐回到了座椅,风轻云淡道:“老徐,该你忙了,愣着干什么?彪子呢?还不出来干活。”

    “哦,好,好。”徐观平醒悟过来,叫道,“你、你还有你,带人去检查俘虏的云舰,搜查仔细点,别叫人偷袭了……你去安抚那些女子,并给她们疗伤,快去啊……”

    “多谢大队长!多谢大队长成全!”陈彪狂喜着从云舰中冲出,朝凌越连连躬身。

    大惊大喜,让他有点不敢置信这是真的。

    陈彪一探手,用法术抓住昏迷掉落的牟三,狠狠一拳击在牟三的小腹。

    昏迷中的牟三几口鲜血喷出,痛得醒转,可惜他的修为被彻底废去,除了怨恨地瞪着陈彪,他什么都做不了。

    陈彪仰天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大丰哥,兄弟给你们报仇了,你们安息吧,安息吧……哈哈……”

    徐观平一挥手,让其他人不去打扰陈彪,轻叹道:“罪大恶极,终有报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