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93章 或许不简单

时间:2018-04-01作者:妖言先森

    邱云野无奈道:“在宗门内建立起凌家的修真家族之后,一直是凌蔚在管事,我也想不到他性子会变得如此古怪,大家伙看你的面子,都不与他计较……只是近些年断了来往。”

    凌越气得手指都发抖,在厅内转圈,有点语无伦次,喝骂道:“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小兔崽子,如此嚣张跋扈,是想给家族招祸吗?小小年纪,便在坊市公然欺男霸女……真是气死我了!还把乌龟、古家、金家的股份都给收回去,连古仁甫这个大掌柜也赶了出来,谁给他的胆子?……与他那死去的老娘一个德性,太自私狠毒了……”

    乌龟突然插嘴,道:“他亲哥。”

    凌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凌蔚还有一个二哥,当年抛下凌蔚去城里杳无音信的老二十四,想不到他们亲兄弟倒是又聚到一起了,还把凌家给弄得乌烟瘴气。

    长此以往,他们的所作所为是迟早要给家族招来横祸。

    而凌越最痛恨的便是这点,当年的付家、郑家不正是这样子吗?

    凌越又仔细询问了邱云野一番,邱云野索性把凌蔚作恶之事和盘托出,他前些年看不过眼,管过几次,被凌蔚阴阳怪气地顶了回来,后面就懒得再管了,把大衍商行的那一点点股份也退掉,干脆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稍一思索,凌越写了一枚玉简,招呼在门外值守的白箭队员,把玉简给送回云霄天宗,这件家事他拜托许难去查证。

    如果凌蔚和他二哥作恶属实,则废除修为逐出凌家,让他们自生自灭。

    至于在云霄天宗的凌家主事,暂时由九哥家的小儿子凌允明代理,以前占去的其他各家股份,全部物归原主,并赔偿这些年的损失。

    另外,云霄天宗下次再开山门招收弟子,必须从凌家拿出一个名额让给萧正波的亲族,并给予资源照顾。

    林林总总的,连带凌家修真家族的族规也做了十条要求。

    凌越这次安排得很清楚,他明白邱云野身份比较尴尬,不方便插手他们凌家事务,邱瑜也因为没有与他完婚,管不住长大了的凌蔚,差点就酿成大错。

    邱云野和乌龟见凌越雷厉风行的处置了凌家事务,这才起身告辞。

    凌越摇头叹息道:“两位老哥,以后再有什么不当之处,千万莫要隐瞒……唉,都怪我管教不严……”他心中有丝悔恨,他这些年一直在东奔西跑,根本没时间教导凌蔚。当年,或许是真不应该把凌蔚带出来。

    正说着送到门口,一枚传讯符光一闪落到凌越面前,凌越伸手抓了,笑道:“好久没人给我传讯了,看看是哪个熟人?”

    扫了一眼传讯符,凌越看向关切的两人,解释道:“余城主说万里外的悬云绝壁发现有小股云匪作乱,需要我们白箭前去剿灭,嘿,来得还真快啊。”说着对外面传音几句。

    邱云野忙道:“你不用亲自去吧?才小股云匪作乱。”

    凌越走出大门,摇摇头道:“我必须亲自去一趟,这里面……或许不简单。”接着又歉意道:“小妹才来,便委屈她了。”

    说话的功夫,外面已经响起了白箭召集战斗的号角声。

    邱云野见凌越很在意小妹的感受,笑道:“她不碍事的,你自己注意安全。”

    凌越边走边交代:“乌龟你尽管大胆去做,我给你配了一个副手,叫武天岚,有什么为难事情,你尽管找黄央央,他会给你解决……野哥你也别闲着,白箭现在的日子不好过,紧巴巴的,你和老古要把店铺给经营好,我会给余夕打招呼,把店铺经营从后勤队单独分出来,免得你们放不开手脚……”

    邱云野见广场上人影憧憧,各建筑和地下不停有白袍修士冒出,赶紧拱手道:“你去忙吧,我们理会得了,不清楚的地方会去请教黄央央。”

    凌越看到远处余夕和邱瑜携手飞来,两女有说有笑的模样,后面还跟着何金玲和顾芊寒,何金玲正冲他做鬼脸,凌越心知不妙,赶紧与邱云野二人挥手道别,飞到广场高台之上。

    随即凌越又醒起,怎么搞得他像是做贼心虚?他又没有偷腥,躲什么躲呢?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号角停歇,黄央央上前一步,喝道:“礼!”

    “咔咔”,下方十个战斗小队动作一致的捶胸行礼。

    凌越回礼之后,道:“万里外发现有小股云匪作乱,我命令:二队,三队,四队,随我前去剿灭。黄队长负责白箭日常事务,其他各队加紧训练,不得有误。”

    “是!”一声齐吼,方舟和三队队长徐观平、四队队长陈彪出列,各自整队准备,并放出各队云舰,一切进行得井井有条。

    凌越挥手遣散其他队列,落到侧面台下,上前拉着邱瑜的小手,道:“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单独出门,听话。”他在悬云西关凭着强势立下了威风,相应的会招来一些忌恨,时间仓促,很多关系还没有打理,他有些担心邱瑜的安全。

    邱瑜反握住凌越的大手,乖巧点头,道:“我等你回来,平日不会出据地。”

    余夕把邱瑜拉了过去,歪着头浅笑道:“大队长你放心吧,瑜妹妹我会照看好的,你早去早回。”

    何金玲忍着笑别过头去,肩膀一耸一耸,顾芊寒也听出了其中的意味,她似笑非笑看着凌越,看他如何处理。

    凌越不敢直视余夕,老脸隐隐发烫,匆匆的把店铺独立之事交代几句,逃也似的朝方舟所在的队列飞去,耳边传来余夕的薄怒传音:“骗子!”

    凌越头也不敢回,心头发虚,心道:出去避段时间,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不知余夕与邱瑜说了句什么,逗得邱瑜咯咯笑了起来,两女相携着又飞走了。

    凌越抹去额上的虚汗,一头钻进战队云舰,身后紧跟着丁一。

    “出发吧,叫三队、四队跟上。”凌越给了一个方位,吩咐道。抛开两女之事,他开始思索余继中的用意。

    从接手白箭这个烂摊子到现在还不到十天,余继中便亲自给他传讯任务,这其中要是没有龌蹉,凌越绝对不会相信。

    区区一艘战舰的云匪,随便派遣巡云过去就解决了,白箭现在的状况,余继中又不是不清楚,用得着浪费白箭的整训时间去奔波剿匪?

    或许,余继中是故意为之,谁叫他收回店铺的时候,驳了某些人的面子呢。

    凌越想来想去不得要领,最后掏出他的大队长令箭,给黄央央传讯吩咐了几句,若是再接到有剿匪的任务,让黄央央虚与委蛇,先拖着就是。或许,是他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愿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