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92章 隐晦告状

时间:2018-04-01作者:妖言先森

    一番整训之后,凌越放手让黄央央等人去折腾。

    他只负责坐镇白箭,签署大的事项,并且从白箭典藏室的玉简堆中挑出一些玉简浏览,熟悉着修士队伍的管理,了解各势力宗门的详细情况,包括镇魔殿、残翼等。

    五天后,邱瑜、邱云野、乌龟、何金玲、蒙天成、陶大春、顾芊寒等人到了,是由洛伊和另外两位百兽峰凝丹高手护送着,一个坊市一个坊市传送过来的。

    凌越现在在云霄天宗的地位,已经是排在两位老祖之下,这是季祖亲自召集各峰峰主颁布的谕令。

    据说百兽峰主吴洪偷偷的把嘴巴都笑歪了,关起门来,与许难等亲信悄悄地庆祝了一番,至于天宗峰的郁闷,则可想而知了。

    凌越笑眯眯地与老朋友们一个个摇手拍肩膀打招呼,口中叫着:“天成师兄,可千万别客气,还是叫我凌越……顾师姐越发光彩照人了,哈哈……骗子,何师姐,咱们好久不见啊,别想太多,到了白箭就是到家了,放心,不会让你们闲着,大师兄都替你们安排好了……”

    在修真界,很多时候是修为境界上去了,平日里以朋友兄弟相称呼的修士间也变了身份,慢慢的,关系便疏远了。

    蒙天成等人接了黄央央通过大商行转去的讯息,他们商量着,一直犹豫了好些天,才决心前来一试,凌越的态度让他们安心不少,看来,凌越还把他们当兄弟。

    只是,连一贯大大咧咧的何金玲,也不敢再随意开凌越的玩笑。

    凌越若只是一般的凝丹高手也就罢了,他们还能放得开,听说凌越有比拟灵婴老祖的实力,这……有点太吓人了。

    凌越自然把几人的反应收在眼底,他心下微微叹气,知道强求不来,与邱瑜、邱云野、乌龟和洛伊等人打了招呼,看向站定在最后的一个微胖的家伙,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看着。

    古仁甫依旧是老样子,穿着黑丝绣花袍服,腆着肚子,修为停滞在凝气境圆满。

    他见凌越没有与他招呼,众人也都在看着他,于是咧嘴一笑,走上前去几步,在众多惊愕的眼神中,他伸出双臂,与凌越抱了一下。

    凌越一把推开古仁甫,夸张地打了一个巨大的寒颤,叫道:“古兄你好恶心,走远点……小妹,你别误会,我与这家伙不熟的。”

    邱瑜微红着脸啐了一口:“关我甚么事。”

    众人哈哈大笑,洛伊等人再看古仁甫的眼光,顿时有了一些不同。

    古仁甫嘿嘿笑道:“你把大衍商行丢给我十来年,不闻不问,过得倒是逍遥快活,现在一脚把古某踹开,说是与古某不熟了,门都没有。我这次来是打定主意赖在白箭不走了,你看着安排吧。”

    凌越是何等灵敏的人,他从这几句话中听出了一些别的意味,只是此时不便细问,忙笑道:“那是,古兄是请都请不来的高人,怎么能让古兄走呢?正好白箭收回了一些产业,就劳烦古兄帮着分担一二。”

    古仁甫无奈地摊了摊手,叫道:“你尽管使唤我就是,也不安排个轻松的肥差。你们瞧瞧,这兄弟做得还有意思吗……”

    经过古仁甫这一番插科打诨,气氛倒是融洽了不少。

    接风宴之后,送走洛伊等凝丹高手,凌越与蒙天成等人开诚布公谈了一次。

    蒙天成、陶大春二人表示想去和大师兄混,他们最大的愿望是凝丹,不想耗在后勤队浪费时间和精力。

    邱瑜拉着何金玲和顾芊寒两人,强烈要求去后勤队,那小模样很有点吃醋的意味,凌越一看就猜到了原因,暗自擦了一把冷汗,他与余夕之间,还真没有发生什么……是哪个家伙在背后乱嚼舌头告他的黑状?大师兄不会这么无聊,方舟性子稳重更不会……

    “行,行,你们去后勤队,正好帮余队长分担一二。”凌越赶紧岔开这个话题,看向邱云野、乌龟,道,“你们谁帮我挑起暗察队长的责任?”

    暗察队是凌越新设立的一个小队,他要整肃白箭内部,排查出去一些有异心的家伙,并收集云匪的情报和古源的重要信息,都需要有自己的耳目眼线。

    武天岚在悬云西关混了好些年头,地头熟悉有丰富的经验,也同意做这些得罪人的脏活。

    经大师兄查证,武天岚所说的情况基本属实,现在辞去了城门守卫,正在熟悉白箭的情况,但是,必须有一个信得过的人来帮他牵头暗察队。

    邱云野看了一眼悠闲喝茶的古仁甫,道:“我还是和古兄弟搭伙吧,那些个事……我怕是应付不来,嘿嘿。”

    乌龟左右看看,只剩他一个了,只得在其他家伙的哄笑声中应道:“我来。”

    凌越本来嘱意的人选是陶大春、邱云野,可惜两个家伙都不愿干这脏活,凌越转念一想,乌龟话是少了一点,嘴巴却严实,内心更是聪明着,或许牵头暗察队也不错。

    “行,那就麻烦乌龟了。”凌越笑嘻嘻地打了个响指,叫道,“凌豹,过来。”

    白光一闪,在远处假寐的雪纹妖豹到了凌越身边,低头在凌越身上蹭着。

    陶大春立刻明白过来,他眼睛大睁,懊悔地一拍大腿,抢着叫道:“我来我来,暗察队我喜欢干啊……”

    “晚了。”凌越哈哈大笑,一指乌龟,道,“凌豹,以后你就跟着乌龟,听从乌龟的指挥,并保护乌龟的安全,咱们以百年为期,到时可以还你自由。”

    雪纹妖豹又蹭了蹭凌越,掉头走到欣喜不已的乌龟身边嗅了嗅,然后趴下。对于妖兽来说,还是渴望自由更多一些。

    邱云野苦笑:“你这家伙,还是一贯的喜欢作弄人……有这好事你早说啊。”

    何金玲也是气得手痒,忍不住伸手朝凌越掐去,当然是掐不到了。

    闹了这么一出,有些拘谨的蒙天成也放心了,凌越还是以前的那个贱贱的凌越。

    又聊了一会,拿着凌越写的手令,一个个走出北宾楼,由丁一领着他们去找相应的队长报道,办理身份令牌,乌龟和邱云野留了下来。

    凌越沉吟片刻,道:“两位老哥,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大衍商行到底出了什么事?是宗门还是其他家族干涉?”凌越还真想不出,会有谁胆敢对付大衍商行?不说其他,单单是百兽峰就不会坐视不理。

    上次与邱云野、乌龟见面,也不见他们提起,他当时也没时间关心大衍商行的状况,若不是古仁甫隐晦的告状,他还一直蒙在鼓里。

    邱云野讪笑道:“没什么大事,大衍商行好着呢……”

    乌龟沉默片刻,掏出一枚玉简在里面留下一些信息,把玉简递给凌越,木然的面色带着一丝愤怒,道:“你看。”

    凌越瞪了一眼邱云野,拍着乌龟的肩膀,笑道:“这办法不错。”他还一直担心乌龟与人交流困难呢,用玉简沟通,便不成问题了,而且更加保密。

    只一扫视玉简中的内容,凌越勃然大怒,喝道:“小兔崽子,还反天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