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89章 奉陪到底

时间:2018-03-30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点了徐观平跟着,一行三人一妖朝集市方向快速飞去。

    等得问清楚事情的大体经过,流云客栈到了,街道上围满了看热闹的修士,余夕与另外两名凝脉境圆满的男子,正被一大群修士包围着,里面有五人是凝丹境。

    “……嗬,你们大队长?是不是先前传出来,说一巴掌打飞七个凝丹的那家伙,叫什么凌越来着……真能吹啊,怎么不关起门来,说你们大队长一巴掌扇飞了整个白箭的废物……”

    “哈哈,他们白箭的大队长,不是被几个小小的云匪给干掉了吗?亏得他们还有脸出来……白箭的男人不敢出面,让个娘们来了……”

    空中飞得有好些看热闹的凝丹修士,凌越稍一扫视,在其中还发现了几个赤袍赤甲的巡云修士,都在看热闹,却没有一个人出面制止。

    看来,白箭在悬云西关混得很惨淡,连个帮腔的都没有。

    凌越对愤怒得要冲下去的黄央央两人道:“我来吧。他们都指名道姓了,凌某怎么能叫他们失望呢。”语气平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他直接一巴掌对着那几个蹦跶的家伙拍去,实力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看待事情的角度,与其他凝丹完全不同,这么几个家伙,还真叫他愤怒不起来,他也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

    凌越在思忖,等下面对林远奇,该要如何应对,那家伙对他敌意颇深。

    在城外欢迎现场的时候,林远奇在知道他就是凌越之后,可没有好脸色给他。

    凌越猜测,那老家伙是把他当成了西林药盟分裂的罪魁祸首,而且从下面这些人的口气中,对他也是怨念深重。

    凌越这边的动静,自然引起了空中其他修士的注意,待得发现凌越二话不说,直接就开打之后,有人兴奋地提醒:“小心,白箭的人动手了。”

    黄央央与徐观平都穿着白箭袍服,凌越一身普通青袍,却是站立在中间位置,大部分修士都猜出了凌越的身份。

    他们也听说了白箭新来的大队长,似乎挺厉害的,只是对于凌越能以一打七,他们还是持怀疑态度,表面上看,凌越也就凝丹中阶的修为,或许,是白箭的家伙朝自个脸上贴金……

    “无耻!”“卑鄙!”“偷袭!”

    下方那五人喝骂着,同时出掌或拳,凌空击向凌越拍下来毫不起眼的掌印。

    余夕很机灵地带着两个手下,趁机冲出包围的圈子,朝凌越这边飞来。

    “嘭嘭”几声,丈余大的掌影以勇不可当之势,瞬间拍碎了五人的攻击阻挡,待得下方众人反应过来,想要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掌影变拍为扫,把那些慌乱的家伙给一个个打飞出去。

    有法宝护身的凝丹还好受些,其他修为不够的凝脉修士,个个骨折喷血,这还是凌越手下留情了,他只是给他们长点教训,犯不着要了他们的小命。

    街道上和天空看热闹的修士一哄散开,再也不敢乱说瞎起哄,偷偷瞄向凌越的眼神,充满了敬畏,原来,白箭的新大队长,还真是能以一打多,真有老祖的实力……

    凌越冷冷扫视了下面一眼,指着流云客栈,问余夕道:“这里以前叫什么?”

    “报告大队长,叫飞云客栈,是我们白箭的地盘。”余夕站得笔直回道,她也是才听说,流云客栈是被人占去的白箭地盘,于是带人前来理论,只是没想到,流云客栈的人会如此横蛮。

    “收了,叫里面所有的人离开,整顿之后,飞云客栈择日重新挂牌开业。”凌越早就看到有人在偷偷传讯,他没有阻止,吩咐道,“老徐,你协助余队长把这事办了。”

    “是,大队长。”徐观平简直是热血沸腾,跟着这样干脆利落的大队长,他相信以后绝对不会吃亏。

    空中一阵波动,身形瘦高的林远奇一脸阴沉出现在附近。

    他看了一眼满地的伤残,盯着凌越,冷笑道:“好威风啊,居然敢拿老夫的人撒气,别以为有离老罩着,老夫就不敢教训你。”

    “哈,你占人地盘,还占出理来了。”凌越毫不示弱瞪着林远奇,道,“林老,我敬你是前辈,不想翻以前的旧账,今日这事怎么解决,你划下道来,我奉陪到底。”

    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倒是叫林远奇心底有些犹豫。

    凌越大战萧文德,并且破去萧文德的晶火缠绵旗阵,他才从欢迎妖族一行的宴会中听说,原本以为是离涛在胡说八道,要知道,他当年就是败在萧文德的晶火缠绵旗阵之下,才不得不退出西林药盟。

    刚刚几个手下都给他传讯,有人提到凌越只出了一掌,就拍翻了他们所有人,林远奇是将信将疑,现在嘛……

    空中又是一阵波动,灰杰尔出现在凌越身边,唯恐天下不乱的叫嚣道:“喂,小子,上去打啊,你上次打巴布鲁那家伙,不是挺爽快的嘛,怎么现在变得婆婆妈妈起来?”

    他们宴会的地方,离此地不过三十余里,集市区域又没有开启大型阵法防护,其他灵婴和妖尊只要注意到了此地,这边的动静就瞒不过去。

    灰杰尔是个急性子,他也不经主人家同意,直接瞬移就来了。

    “哎,你说打,我就扑上去打,那不是太没面子啦。”凌越与灰杰尔闹惯了的,大大咧咧笑道,“我说你还是回去喝酒吧,这是我们人族的家事,就不劳烦您费心了。”

    “呸,臭小子,老子是帮你呢,别不识好歹。”灰杰尔飞身一脚踹去。

    凌越在空中古怪的一扭一闪,硬是让过了灰杰尔无比快速的一脚,叫道:“瞧瞧,还说是给我帮忙呢?这话谁信啊。”

    林远奇尬在空中,一时进退两难,灰杰尔与凌越的关系,熟络到了言语无忌的地步,让他心有忌惮,而且凌越那小子连巴布鲁都敢动手,他还怎么叫板?万一争斗落败,那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余继中余城主在这紧要关头赶到了,他一出现就冲四周喝道:“都围着这里,像什么话?还不给老夫散去。”

    看热闹的修士赶紧四散走了,一下子出现这么多老祖还有妖尊,他们哪还有胆子继续围观。

    余继中回过头来,笑道:“是老夫疏忽了,早就思忖着给老林你谋一块地皮,事情一多给忘了,这客栈既然是白箭的,还回去便是。老夫回头让人给你另送地契过去,走吧,酒还没有喝完呢……灰杰尔道友,走吧。”

    林远奇是他拉拢到悬云西关来的,怎么着也要替林远奇解了这个围,更不能让妖族的朋友瞧了人族的笑话。

    一场风波化解于无形,除了热闹没有看成的灰杰尔,其他人都觉得满意……

    2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