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73章 镇天一击

时间:2018-03-22作者:妖言先森

    天魂子稍稍传了一丝力量给震晕过去的凌越,传音喝道:“还不醒来!”

    在凌越右手掌心内潜伏修炼的枯蛟藤,也被那丝波动给惊醒,它不安地扭动几下,察觉凌越晕了过去,绿光淡淡的在凌越身上闪过。

    凌越清醒过来,脑袋有些痛,还在嗡嗡作响,他惯性地朝下掉落,也不去理会,脑中费劲地梳理着先前发生的一切。

    真是奇怪啊,他无意中观想出来的这招,怎么会有如此骇人的威力?

    参加古源大比时候,一掌驱十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一掌发出来的肉眼不可见的光波,当时把三阶妖兽,给吓得差点屁滚尿流,而对于站在附近的参赛弟子和姜恕和,却没有一点作用。

    在巨螺外世界的黑暗之地,凌越被迫闭关的那些年,他曾经无数次尝试过观想,练习得很纯熟,可惜没有妖兽给他实验,一直不知那看不见的光波具体威力如何。

    他现在的修为实力,比起参加古源大比时提高了何止十倍,在凌越想来,这招威力应该是不会差的,并取了一个很威风的名字——镇天一击。

    在天老闭关、枯蛟藤沉睡,摄魂针不便轻易使用的情况下,凌越有信心对付虎妖族九大高手,镇天一击就是他的底牌。

    只要时机利用得好,把所有挑事的家伙勾引得进入一定的范围,镇天一击之下,那神秘的光波即便不能干掉几个,最少也要吓他们一个魂飞魄散,各自奔逃,然后他再一个个各个击破收拾……他计划得很完美。

    凌越却万万没有想到,这招恐怖得差点先把他自己给干掉,太可怕了。

    那种刹那间能让他飞灰湮灭的感觉,非常真实,凌越一度以为自己死了,他连绝望的念头都没有升起,一切发生得太快。

    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他练习过好些次的镇天一击,怎么会变得如此厉害?

    他察觉到了这次使用镇天一击,似乎与以前有一些不同,具体是哪里,却又说不上来,

    “喂,小家伙,你刚刚是在借用哪位大能的力量?给老夫说说。”很少有东西能引发天魂子的兴趣,而凌越又做到了。

    凌越苦笑着传音:“镇天神兽,您老听说过吧?正要请教您老……”

    “呃……镇天神兽?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能借用上界神兽的力量?”

    天魂子被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不可能,以为凌越在开玩笑耍他,稍后一琢磨,似乎是有那么一点意思,他沉吟道:“借用镇天神兽的一丝力量对付下界的妖兽……一击之下,干净利落灭杀九妖,嗯,还真有这种可能……那几个小家伙过来了,你小心应对。”

    凌越传音回道:“行,知道了。”

    天老指的是妖族几大妖尊,凌越还探查不了那么远,他只探查到洛伊朝这边快速飞来,模样显得有些紧张,也难怪,附近出现了这么多三阶妖修,洛伊不紧张才怪呢。

    先前洛伊与邱瑜的对话,凌越没有听到,那时候他才刚刚醒转。

    凌越头下脚上,风声呼啸着一路坠落,离地面还有百余丈时,空中陆续冒出了彩鸾大尊、灰杰尔他们几个。

    灰杰尔怪叫一声:“喂,你小子没死吧……别吓老子啊。”

    一个巨大的爪影,朝着凌越掉落的下方兜去。凌越脑袋没那么痛了,稍稍传音安抚了枯蛟藤几句,身子一曲一弹,横着翻出数丈,脱出爪影的范围。

    其他妖尊各自出手,把快要坠落到地面的九大虎妖一一捞到手中,大都面色不善看着活蹦乱跳的凌越。

    蓝青妖尊也来了,她瞧了凌越一眼沉默着没有说话。

    灰杰尔瞪着凌越,喝骂道:“你小子装什么死?说说吧,刚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几个……为什么要灭杀?”

    尖嘴、巴布鲁三个一脸铁青,正在查看着虎妖的死因。

    凌越揉了揉额头,撇撇嘴,不屑地说道:“九个不要脸的家伙,说好了斗三场见高低,连公证都找好了……他们突然不讲规矩围攻我一个,幸亏我还有有些保命的手段,否则倒霉的就是我了。”

    “放屁!”尖嘴气得忍不住凌空一巴掌抽去。

    花宰那混蛋死了,他和巴布鲁一直在觊觎虎妖族的实力,好不容易拉拢了花忽满几个家伙,这下好了,一个不剩,全部让凌越给灭了,他们好些年的心血算是白搭。

    凌越话里面故意藏了话,他早防备着尖嘴几个,见状朝上空一纵一跳,堪堪从尖嘴的掌影边缘躲了过去。

    巴布鲁圆眼一瞪,第一次正视凌越,以前一直以为灰杰尔是在与凌越闹着玩,想不到凌越那小子,还真能躲过妖尊的随手一抓,有点本事啊。

    灰杰尔见尖嘴气急败坏,准备再次出手,身影一晃拦在中间,冲凌越喝道:“行了,别闹了,小子,口说无凭,你请的公证呢?叫他出来说话……不会是那人族小娘们吧?”

    凌越仍然警惕着尖嘴,见彩鸾大尊几个一直没有出声,都看向吓的快晕过去的洛伊,忙道:“那是我师姐,不关她事……我即便是再愚钝,也不可能让我师姐来当这个公证,你们也不会相信啊。”

    他早就看出,妖族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灰杰尔就很不爽虎妖族的几个家伙。九年多前那次伏击刺杀,花忽满他们差点连灰波一起干掉,让灰杰尔非常生气。

    凌越见得灰杰尔顺着他留下的破绽故意问话,暗赞了一句,冲下面远处喊道:“喂,蛮孤坨,你怎样了,没摔伤吧?”

    蛮孤坨皮粗肉糙,摔是摔不死他,只是快吓死他了,他躺在深坑里,脑子里还一片空白,瞪着两只牛眼无神地呆望着天空。

    几大妖尊早就探查到了蛮孤坨的存在,附近十里的妖族,也就这么一个活口。

    “哦,那小家伙是公证?”灰杰尔探爪抓去,把发呆的蛮孤坨给摄到空中,冲着蛮孤坨喝道,“小蛮牛,给老子详细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花忽满他们九个家伙是不是不讲规矩围攻凌越?”

    巴布鲁听得灰杰尔如此不要脸皮的偏袒问话,眼睛一瞪,他不干了,如此明目张胆地诱导小牛怪乱说,他哪里看得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