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53章 借刀杀人

时间:2018-03-16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正按自己的节奏飞行闪动,这一惊,差点就被两颗交错袭来的融液水滴,给打了一个正着,他万分惊险地扭闪了过去。

    衣袍的边缘还是破了一个大洞,差一点点,就蹭去他身上一大块皮肉。

    “洞云子。”凌越认出了突然出现的人影,不正是关在禁狱中的洞云子还能有谁?好个阴险狡诈的小螺怪,掐着点,把洞云子这老货给放出来,是想要玩借刀杀人啊!

    洞云子不愧为灵婴高手,只瞬间就发现了停在黑暗中,正惊愕不已的凌越。

    他停下正准备击向石壁的法术,干枯黄瘦的脸上,比起几年前那次见到,要好了许多,至少有了一些肉,不至于像骷髅般吓人。

    没有枯蛟藤吞噬他的灵力,他的身体总算是恢复了一些。

    突然在这里发现凌越,洞云子也吃了一惊,但是很快,他就察觉此地的不同,有灵气,还很充沛。

    这对于他来说,不啻于惊天之喜。

    “你小子也在这里?……咦,老夫脱困了,哈哈哈,这里不是禁狱……老夫终于打开了通道,就说嘛,老夫怎么会找错薄弱节点呢?……哈哈……”

    面对欣喜若狂的洞云子,凌越很冷静地朝上空升起,并不时扭动一下身子,小幅度躲闪融液水滴的袭击。

    他还能在空中坚持一刻钟左右,既然这样,那就趁机利用此地的凶险,收拾掉洞云子吧,而且看这老货,也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

    “小家伙,你跑不掉的,还是别枉费心思了。这里不是禁狱,你即便是有枯蛟藤,也奈何不了老夫,灵婴境的实力,不是你小子能想象,还是乖乖把储物袋交给老夫,束手就擒吧。老夫看在你也是散修的份上,留你一条活命。”

    洞云子眯着眼睛,盯着朝上面飞起的凌越,嘴角带着一丝讥笑。

    他没有立即动手,而是贪婪吸收着周围的灵气,补充他体内一直干涸的紫府,枯蛟藤,他还是比较忌惮的,反正那小子也跑不掉,他要恢复一些修为再动手。

    凌越离到洞云子二十来丈,就不再升起,他还会相信洞云子的鬼话?

    当然不会,这老货嘴里怕是没有几句真话,在巨螺禁狱的时候,洞云子暗算糊弄了凌越好几次,两人早就撕破了脸皮,还想着诳他,真以为他傻啊。

    “哦,是吗?我要走要留,且会看你这老货的脸色。不是在禁狱又怎样?你脱困了又怎样?还能奈何得了我的枯蛟藤?嘿嘿,真是笑话。”凌越冷笑着反唇相讥道。

    他脚下像是在散步一样,不停动来动去,不时还古怪扭动一下,看上去,更像是在挑衅洞云子一般。

    “哼,牙尖嘴利,死到临头还大言不惭。”洞云子罕见地没有即刻发作。

    他用神识在四周扫视了片刻,没有任何发现,他也听到了清脆的滴水声,但是主要注意力还是集中在凌越身上,防备着枯蛟藤的突袭,并没有察觉出此地真正的凶险。

    洞云子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饱满着,很快,他面色就红润了几分。

    这下轮到凌越有些着急,在空中,到处都是无影无踪的融液水滴。

    凌越大部分的精力都牵扯上面,若是洞云子一直不动手,只要耗得一阵,他的期望就会落空,现在也退不回去先前的落脚点了。

    手在腰间抹过,凌越手出现一块令牌,嘿嘿笑道:“算了,我不陪你这老货玩了,你自己慢慢找出路吧,哈哈,咱们外面见……我是不是出去就通知下乌道明乌城主呢,宋鄯那个老鬼,居然是深藏在修真界的一条毒蛇……”

    说着,他手上涌起强烈的灵力波动,正在催动令牌,准备像上次一样逃脱出去。

    洞云子哪里还顾得上先修复身体?他一下子就急了,难怪得对面的小子有恃无恐,原来是他忘记那小家伙手中的令牌可以传送,真是该死!

    也不废话,洞云子双手一拍,他脖子上挂着的九个骷髅头厉啸一声,上下左右,出现在凌越周围十数丈,骷髅头黑洞洞的眼眶中,各有两缕绿火闪烁,隐隐包围着凌越。

    盘旋着,骷髅头迅速变大,狰狞的牙关不停咬合,发出“咔嚓”的磨砺声。

    凌越在洞云子动手的瞬间,大叫:“绿影,出来护驾。”

    一抹绿色在他身体表面出现,几片翠叶“呼啦”着,对着似扑非扑的骷髅头摇晃,枯蛟藤的本体没有出现。

    洞云子嘿然一笑,身体从岩石上突然消失,他瞬移了。

    他要让凌越明白,惹怒灵婴老祖的后果很严重,有他炼制的九颗骷髅头分散枯蛟藤的攻击,他有太多手段来整治凌越,此地可没有限制他的速度和修为等等。

    可惜啊,他没有趁手的材料炼制大威力的法宝,否则,哪用得着如此麻烦?

    那小家伙真以为收服了枯蛟藤,就可以嚣张无忌,即便是有可以传送的令牌又怎样?他这次还会给小家伙施展的时间吗?正好便宜了他,可以抢了令牌从此地逃出去。

    凌越等的就是洞云子瞬移,嘴角挂着一丝冷笑,赶紧收了令牌。

    只听得附近几声“嗤嗤”响,有两颗变大的骷髅头被乱飞的融液水滴砸中,消融出几个拳头大小的孔洞,朝下方掉落坠去。

    “嗷……”瞬移到凌越二十余丈上空的洞云子,陡然显出身形,他惊恐地发出一声变调的惨叫。

    融液水滴的威力连天老都忌惮,何况才灵婴境,又没有宝物防护的洞云子!

    凌越用魂眼术看得清楚,洞云子的右胸出现了一个对穿的恐怖大洞,血肉之躯还在嗤嗤冒着血泡,却没有鲜血喷出,看得凌越胆寒不已,那融液水滴太厉害了。

    洞云子是灵婴能量之体,这么重的伤,倒还要不了他的老命,只是剧痛使得他差点掉了下去,叫道:“你小子……敢阴老子……嗷……”

    他猛然明白过来,此处有极厉害的玩意存在,连他的护身法术都能无声无息破掉,还能瞒过他的神识探查,此地极度危险!

    那小子不停移动,原来是在躲避黑暗中看不见的危险,他上了那可恶小子的恶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