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49章 黑暗地

时间:2018-03-16作者:妖言先森

    一片漆黑中,唯有凌越身上散发出来的白色和乌色光芒,照亮着身前数尺。

    凌越掉落进来的瞬间,就觉察出身后的石壁恢复了原状,还好,这里不是禁狱,神识和修为都能使用,也没有那种压抑的气氛,而像是一个狭长的山洞过道,有流动的阴风。

    “叮咚”,清脆悠长的滴水声音,从下方的黑暗中传来。

    凌越一把抓过试炼令牌,很快,他就失望了,试炼令牌上蒙了一层灰蒙蒙的哑色,任他如何灌注灵力,令牌没有丝毫反应。

    “该死的小螺怪,别落到老子手上,老子要红烧了你……”凌越跳脚狂骂。

    过了好大一会,凌越才收了令牌,取出一颗拳头大的明光石,前后照了照,又仔细地用神识在四周探查了一番,确信没有危险之后,转身把明光石朝身后的石壁摁去。

    在这里留下一个照明点,也当是一个记号,他想去探探其他地方。

    石壁并不像流沙瀑布那边的绝壁那般光滑,有很多凹凸,还很潮湿的样子,看上去湿漉漉的。

    明光石才一接触到石壁,就响起了一阵古怪的嗤嗤声。

    凌越一惊,松开手退了一步,只见那粘在石壁上的明光石,正快速的消融着,也没见有烟雾冒出,光亮很快就黯淡下去,明光石消失,四周再次陷于黑暗之中。

    这下子,凌越站在那里,动都不敢稍动一下,刚才这事,实在是太诡异了。

    他还有点后怕,刚才,要是他伸手去触摸石壁,消融掉的不就是他的手掌?!

    过了好大一会,凌越再次取出一颗明光石,还有一柄中品法剑,他握着法剑,小心地接触到湿漉漉的石壁,嗤嗤声中,法剑粘在石壁上,重复着上次的一幕。

    凌越稍用了一些力气,才把消融了小半截的法剑拔下来。

    法剑离开石壁,还在继续消融着,大约一息后,才停止消融没有嗤嗤声发出。

    凌越把法剑拿到眼前细看,消融的位置非常平整圆滑,而法剑的灵气波动,大幅衰弱,显然这剑是废了。

    这次的试验,凌越观察得很仔细,是石壁上那层湿漉漉的黏液,在消融着物品。

    想了一阵,凌越手指一弹,一颗小火球出现在空中,他控制着火球慢慢靠近石壁,“噗”,火球才一接触石壁就熄灭掉,那层黏液依然如故,没有被火球烤干哪怕是一小块。

    又试了几次其他属性的小法术,都失败了,似乎那层黏液是无物不融。

    凌越最后又考虑片刻,拿出一柄法宝级的长枪,是斩杀林长青那次战斗缴获的,他伸手在枪上抹过,整条枪顿时嗡的一声冒出数道枪影,寒意森森,这法宝的品质还不错。

    没有犹豫,凌越单手持枪,灌注灵力之后,朝着石壁用力一刺。

    “嗤……”,长枪毫不费力就捅进去三尺,那石壁仿佛不是什么硬物。

    凌越觉察得不对,赶紧朝后一拔,看着还剩大半的枪杆,凌越唯有苦笑,并且离石壁再次远了点,也彻底熄了打破石壁出去的想法。

    脚下是一块半圆形的黑黝黝岩石,凌越用残存的枪杆戳了戳,很坚硬,朝前端伸出了十来丈,再远处就是深渊般的空旷,滴水声,正是从岩石尽头的下方传来。

    上方也探不到尽头,这块岩石,似乎是悬在半空中一般,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

    既然没有退路,凌越只能朝前面,或者是向上面探索出路,他先在地面丢了几颗明光石,把整个岩石给照亮了,有时候,神识探查不到的危险,反而用肉眼可以看到。

    凌越俯身查看,地面上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有那种可怖的黏液。

    那东西的恐怖威力,超出了他的能力和见识,可惜天老头沉睡了,任他怎么朝手镯灌注灵力,或呼唤都没有回应,否则,可以请教一番天老头。

    还好,地面很干燥,黑黝黝的连滴水珠都没有。

    凌越放心了一些,至少,他可以有个安全的落脚点,不用担心莫名其妙的把脚给没了。

    一直朝前,走到半圆形岩石的最顶端,凌越朝下方探查,滴水声清晰可闻,他却没有探查到下面的水潭,或水池在哪里?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在没有搞清楚这里其他的危险之前,凌越谨慎的没有飞起,他拿着枪杆,朝前面的黑暗中缓缓挥动,他的神识可以探查很远,看到的却是一片黑暗,和看不到没什么分别。

    手上突然一轻,有嗤嗤的声音响起,凌越抓着枪杆朝后警惕飘退。

    退到亮光之中,凌越见没有东西跟来,才去看手上抓着的枪杆,好家伙,只剩四尺长的一截,断口处是一个半月形的缺口,光滑圆融,与那古怪黏液消融的状况一模一样。

    “是那水滴。”凌越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顿时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原来那发出清脆声音的水滴,才是此地最大的危险!

    在他的神识中,根本就没有见到有水滴掉落,只听得声音,在远远近近的响着。

    这下好了,又被困住了,他现在哪里也不敢去,还时刻担心着,头顶上什么时候掉下来一颗那种要命的水滴……如果小螺怪能够影响到水滴的掉落轨迹,这情况,迟早可能会发生。

    凌越龟缩在岩石的中间,疑神疑鬼地警惕着,身上的寒丝甲启动到最大,管他有用没用,多层保护是好事。

    这一等就是三天过去,凌越一直支撑着寒丝甲开启,累得筋疲力竭,体内的灵力也快耗尽,那要命的水滴,却始终没有掉落。

    凌越叹息一声:“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还是修炼得了,这般防备……不是办法。”

    他心中猜测,天老头或许是遇到了大麻烦,否则不会连招呼都不打,就给他玩消失,而且天老头知道他要闯巨螺遗蜕,没道理会在关键时刻丢下他。

    要知道,他们现在是一根绳上拴着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撤去寒丝甲的最大防护,静下心来缓缓调息,凌越只能等着天老头自己现身了。

    时间仿佛是静止了下来,岩石上的小块光亮,在黑暗中孤独的照耀着,除了水滴声,此地再无其他动静。

    此时的流沙地,却多了好几道身影,正飞在空中,仔细查看着沙地里诡异冒出来的巨大的树木残桩。

    彩鸾大尊蒙着青纱的脸孔,看不出太多表情,眼睛盯着中间位置一处被揭开了的坑洞,不知在想些什么,也没有参与其他几个妖尊的争辩和讨论。

    附近偶尔冒出一个凝沙怪,随后又爆成一堆黄沙坍塌,近不了几大妖尊的身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