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40章 看不透的黑暗

时间:2018-03-11作者:妖言先森

    “嗷……”一声似兽非兽的怪叫,响彻整个空间,螺影一闪消失不见。

    冰晶粉碎,寒雾弥散,那股绝强的吸力突兀而止,凌越正在与吸力较劲,一个猝不及防,手舞足蹈着朝下方翻滚掉去。

    还不待凌越稳住身形,强烈的气流猛然从上方狂喷而出。

    寒雾中夹杂着细碎的冰晶,劈头盖脸喷了凌越一个正着,打得凌越身上的乌光暴闪。

    呼啸声中,凌越加速朝下方掉落去,一时根本控制不住身体,气得他哇哇大叫,眼睁睁看着下方突然裂开一道漆黑的裂痕,他使劲挣扎着,还是不可避免跌进了裂痕之中。

    紧接着,淡蓝色光芒一闪,摄魂针跟着飞了进来。

    裂痕瞬间合拢,寒雾缓缓散去,四处又恢复成了一湾透明的涡液,平静无波,似乎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凌越气得七窍生烟,被一丝遗蜕的灵性如此算计戏弄,他真是没脸混修真界了。

    嚎叫一声,凌越疯狂的把灵力灌入披风,止住跌势,朝刚刚合拢的裂痕扑去,却扑了一个空,四周漆黑漆黑,他没有碰到记忆中的裂痕。

    无穷无尽的压力,忽然从上方铺天盖地作用到凌越身上。

    “哇呦……这是什么情况……天老,天老快出来啊……”凌越整个人失重了一般,惊叫着,从上空朝下方急速落去。

    他陡然发现,他居然提不起灵力,平日里如同呼吸一般简单的灵力调动,从他体内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他的神识和魂识,在裂痕合拢之后,都探查不了。

    他一直在吼叫,裂痕合拢后,却连声音都听不到了,还有周围看不透的黑暗。

    凌越一个激灵,知道他的麻烦大了,这处裂痕空间,是彻底的五识封闭之地,连他一直作为最后手段依赖的魂术修为,都给彻底封闭。

    一路狂抓乱舞,凌越不知在空中翻滚了多少跟头,也不知掉落了多少距离,他一直在朝下方坠落,凌越心中升起一丝恐惧,不会就这样给生生摔死吧?

    “嘭”,凌越终于落地,腰背着地,狠狠的摔在碎石堆上,撞出一个人型大坑。

    灰尘扬起,寒丝甲在黑暗中乌光闪烁,消去了坠落的大半冲击力道,即便这样,凌越也给摔得呲牙咧嘴,眼冒金星,他捂着腰杆几个翻滚,平趴着摊在地上,惨叫几声。

    凌越忽然愣住了:“咦,我能感觉到痛疼,哈哈,还好,没有被完全封闭感识……哎呦,疼死我了……”

    他也不管自己听不听得到,又嚎着发泄了几嗓子,才觉着舒服了许多。

    休息了很久,爬坐起来,凌越赶紧伸手摸向腰间的储物袋,可是任他怎么折腾,也解不开储物袋的印记,更别说拿出里面的丹药物品。

    “摄魂针,摄魂针,摄……”凌越有些失态的冲着附近狂喊,他在跌落的瞬间,好像是看到摄魂针跟了进来。

    手心微微一凉,凌越小心捏着,仔细摸了摸,随后心中才安稳不少。

    有摄魂针在手,即便是面对着无边的黑暗,凌越也不至于太过惊慌。天魂子不知在干什么?都叫八百遍了,手镯没半点反应,凌越怀疑,手镯不会也给封闭了吧?

    “长点,再长点。”凌越捏着摄魂针,叫道。

    虽然他看不到摄魂针,却知道摄魂针能听到他的话,果然,摄魂针慢慢变长,长到三尺左右,凌越才让摄魂针停下,笑道:“哈哈,还是你最好啊,关键时刻,比天老头靠谱。”

    在地上摸索半响,凌越选了一块大石头盘坐下来,把摄魂针横放在双腿上,他察觉不到附近的危险,不代表此地就会没有危险。

    那遗蜕的灵性凶神恶煞又不择手段把他搞进来,绝对不是在和他闹着玩。

    凌越现在只能自救,他必须搞清楚周围的环境,再想办法出去,至于好处?还要个屁的好处,先保住小命要紧啊。

    运功调息,修魂大罗诀没有反应,换!

    洞藏大德卷也没有反应,换!幻眼术,仍然没有反应……把所有的功法法术都换了一个遍,统统没有反应,凌越束手无策了,在这样看不见摸不着封闭了五识的鬼地方,如果真来了危险,他根本就察觉不到啊。

    不行,得再想想办法,不能坐以待毙。

    凌越努力平息心中的惊慌,绞尽脑汁思索着,他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彷徨无措,心中杂念丛生,总觉得附近有危险在向他靠近。

    几次跳起来,凌越抓着摄魂针,朝四处一阵乱捅乱吼,发泄着他心中的惶恐。

    右脚一个踩空,凌越失去平衡差点跌倒,他左脚下意识一踢一弹,凌空一个翻身,单脚稳稳站在地上。

    凌越一愣,陡然反应过来,他还有灵猿九变,这几乎成了他本能的身**夫可以使用啊……另外还有感知,虽然是微弱了点,也是能使用的,若是利用得好,或许能帮他大忙。

    这么一想开之后,凌越迅速冷静下来。

    他缓缓调息片刻,干脆闭着眼睛,运用自身的感知,向附近慢慢探索着。

    首先感知到的是他手中抓着的摄魂针,摄魂针微微散发着宝蓝色的光芒,回应着凌越,那份灵性和亲切,让凌越心中一阵火热。

    直到此时,凌越才惊觉,自从与天魂子结识以来,他似乎是有意无意的在疏远着摄魂针,而天魂子,也似乎是影响着他,让他尽量少去使用摄魂针。

    再想到天魂子每次都很巧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醒来,凌越悚然而惊。

    天魂子是故意的,一步一步让他产生依赖心理……看来,以前的一些考虑有失偏颇,对于天魂子,还得必须抱以一定的警惕,至于摄魂针,该用还是得用……

    抚摸着摄魂针,凌越沉思片刻之后,再次朝外围感知探索着。

    几天时间过去,凌越凭着接近无垢之体的身体感知,渐渐的能够感触、探查附近五丈左右,很神奇的感受,不像是眼睛或神识一般真实看到,却可以切切实实知道,哪里是平地,哪里是坑洼或障碍。

    偶尔,他还能感知到空气中很稀薄的妖气存在,甚至还有丝丝缕缕的灵气飘过。

    等适应了身体感知之后,凌越抓着摄魂针,缓缓地在黑暗中摸索前进。

    地上坑坑洼洼,没有植物,连虫子都没有一只,死地一般,一连走了两天,凌越除了遇见一些零散残骨,没有碰到任何危险,也没有摸到这处空间的边缘,这地方似乎巨大无边。

    身处绝对的黑暗和寂静,时间长了,让凌越的心情非常烦躁糟糕。

    他不停地念叨,甚至骂骂咧咧着,尽管他自己听不到,他还是这样发泄着心情,否则,凌越觉得他会疯掉去。

    走着走着,凌越突然停住,侧着身子朝四周倾听了半响,用摄魂针对着一个方向,叫道:“你是谁?躲在那里想干嘛?出来!再不出来……休怪老子不客气!”

    前方空空如也,整个黑暗空间,唯有凌越略显疯狂的咆哮声在回荡。

    未知的东西最可怕,凌越被无边的黑暗和疑似的危险折磨,他到了爆发的边缘。

    等了片刻,凌越手腕一抖,吼道:“去死!”

    摄魂针“啾”一声,在空中一闪,划过一丝淡蓝色的光芒,朝黑暗中某处地方射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