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33章 不受威胁

时间:2018-03-09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好整以暇摊开双手,道:“那就没办法了,我也帮不到你。”

    他已经把老妇人救醒,算是完成了他与刹忽娜之间的交易,至于老妇人的死活,关他甚么事?这老妇人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流露出来的凶戾之气,让他非常不喜,凌越即便是能帮,他也不想帮她,凭什么?

    “你能帮我的……只要你把刚刚吸收能量的那手法诀教给我,就算是帮到我了,你是刹忽娜请来的治愈师吧?请看在刹忽娜的面上,帮我一把,等我突破四阶以后,我可以给你任何想要的宝物……功法,材料,法宝,千年药材,我都给你……”

    老妇人挣扎着,探手想去抓凌越的长袍下摆,凌越微微一晃,人已经飞到空中。

    凌越冷然道:“那是我的不传之秘,你就别妄想了。”

    老妇人听了,一跤坐倒在地,她仍然不死心,叫道:“我用魇巫术与你交换,你要是辅修了魇巫术,以后的修炼速度将会极快,短时间内,你就能突破到灵婴境界,怎么样……”

    凌越眉头皱起,断然拒绝道:“我还想多活几年,再说也没兴趣修炼魇巫术。你请便吧,我还要治疗其他被你伤害的暗靥族人。”

    老妇人紧紧盯着凌越,彻底失望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油盐不进的修士。

    失神愣怔了好大一会,老妇人恢复了一些力气,她慢腾腾的爬起来,掏出一个瓷瓶,吞下一颗黑乎乎的丹药,缓缓转身,蹒跚着朝禁制场边走去。

    凌越松了口气,老妇人若是再闹下去,他都准备呼叫阿狄卜大族司进来,让他们内部去处理。突然,凌越觉得有点不对,老妇人走着走着,那气息越发不对,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垂死之人的气息。

    只见老妇人的腰背慢慢挺直,一步下去,修为就变成了三阶高级,再下一步迈出,居然到了三阶高级顶峰,而且她的气息还在继续提升。

    老妇人转过身来,明亮的光照下,她脸上的枯黄暗青色消失,难看的阴阳脸不见了,就连橘子皮似的皱纹,都神奇的消失不见,脸庞亮丽如玉,容貌与刹忽娜有几分相似,只是看上去比刹忽娜更显成熟妩媚。

    她身后虚幻着伸出两对翅膀,只是微微一扇,就出现在凌越对面。

    “怎么样?咱们现在可以谈谈了吗?”老妇人……哦,不是,应该是变得年轻的女人,她居高临下看着目瞪口呆的凌越,以嘲弄的口吻,对凌越说道,同时她眼中陡然泛起诡异的蓝光。

    凌越只瞬间就回过神来,这女人服用的丹药激发了她体内的潜力。

    他曾经上过一次刹忽娜的当,对于暗靥族的幻术早有防备,再则,他自己就拥有幻眼术,对付幻术有些心得,自然不会再上第二次当,却也没有选择与对方硬碰。

    谨守心神,凌越若无其事转头看向其它地方,摇头讥笑道:“不怎么样,咱们之间没得谈。”

    披风微微一动,凌越唰一下在空中退开,他感觉到了这女人非常危险,而且也很阴险,手指一弹,一团灵力打在禁制之上,还是让阿狄卜大族司他们来处理吧。

    他犯不着与这女人纠缠拼命,没好处又很麻烦的事情,他不想干。

    女人惊愕地收了眼中的蓝光,以这种方式破去她的幻术,她还是第一次见识。

    年轻女人沉默着,罕见地没有阻止凌越后面的举动,她察觉到了一丝极度的危险,从凌越身上若隐若现散出,让她非常疑惑,怎么可能呢?她现在是半步四阶,妖尊以下还有人能威胁到她?带着不解,年轻女人微皱眉头,朝上空看去。

    “砰”,禁制场的护罩突然散去,阿狄卜大族司等人涌了进来,看着飞在空中的年轻女人,阿狄卜大族司激动地叫道:“刹沫儿?你恢复修为了?”

    刹忽娜愣在空中,她一时不敢与空中那高雅、美丽得不像话的女人相认,刹忽娜从来没想过,嬷嬷还有这么美的时候,美得让她不敢相信。

    那叫刹沫儿的年轻女子对阿狄卜大族司微一点头,又看了一眼发愣的刹忽娜,转向凌越,说道:“小家伙,你要怎样,才答应与我交换法诀?再不把法诀给我,就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只听得空中传来一阵隐隐的滚雷声,那声音沉闷得震撼人心。

    同时,一股让人窒息的莫名威压,刹那间笼罩下来,这方天地一下子安静沉寂,连风声似乎都静止了。

    阿狄卜大族司的修为和见识超出凌越许多,他只是一听,一感受,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惊恐地叫道:“刹沫儿,你疯了,你怎么敢在这里引来雷劫……这里是暗靥族生存的隐居地,你会毁了这里的……”

    凌越脸色微变,这女人好狠毒的心思,这是临死也要抓几个垫背的,最特么恶心的是,他这个救人的倒霉蛋,反倒成了刹沫儿要挟的第一目标,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刹沫儿根本就不为所动,冷冷地盯着凌越,道:“你跑不掉的,小家伙,最好是把法诀交出来,否则,等下就来不及了。”

    她自信,古源大陆能超出她飞行速度的,还真没有几个,包括四阶或灵婴高手。

    刹忽娜疑惑地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其他五个还在昏迷的族人,再看看空中的凌越,还有年轻美丽的……嬷嬷,一时不明白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嬷嬷怎么会和凌越对上了呢?是凌越救了嬷嬷的命啊……刹忽娜彻底糊涂了。

    灰波不声不响飞到凌越身边,头上的毛发炸起,呲牙怒视着对面的刹沫儿,他才不管谁是谁非,对面的女子敢对凌越不利,他唯有拼命。

    凌越冷着脸孔,依旧是摇头道:“你我之间……没得商量。”

    他很恼火被刹沫儿这样威胁,他为人随和,却不是随便被人欺压的性子。

    刹沫儿想用同归于尽来威胁他,却是打错了算盘,凌越魂府内的摄魂针轻微颤动着,随时可以发起雷霆一击,他在权衡,这样做值不值得,后果似乎有点严重……

    凌越强硬的态度,大大超乎刹沫儿的意料,她没有想到,凌越居然会不受威胁,要是再拖得一阵,事情就麻烦大了。

    天空的滚雷声越发密集了,一声接着一声,敲击着所有人的心脏,场外修为稍弱的暗靥族人,脸色惨白,浑身无力地软着倒下。

    奔腾着的乌云,镶嵌了一线若隐若现的银边,正朝着这个方向,从四面八方疯狂涌来。

    云层堆积着,一层压着一层,缓缓向地面逼近。闪耀着的细碎银色闪电,在云层之间跳跃,渐渐的,像丝网一般的连接起来,即便是在黑夜中,也能清晰的看得分明。

    天地威压,在缓缓提升和酝酿,风,蓦然吹来,带着丝丝瘆人骨髓的寒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