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23章 吃错药了?

时间:2018-03-04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尬笑几声,朝牛怪们一个个打量,所有牛怪都眼神飘忽,避免与凌越的目光接触,不是看天就是顾左右,似乎怕沾惹上什么麻烦一般。

    拍了拍疑惑不解的萧藐,凌越以调侃的口吻,对灰波道:“走吧。咱们运气好啊,从沉南峰上,那么大老远的地方,一下子就传送到了牛妖族的地盘,而不是落进虎族的老巢……否则啊,嘿嘿,咱们想要脱身可就难了。”

    这话提醒了灰波,他立马竖起耳朵,警惕地注视着所有的牛怪,朝前伸手一拦,沉声道:“不好意思,回去的路我们自己认识,就不麻烦各位相送。请回吧!”

    为首的牛怪愣了一下,瞬间明白灰波和凌越两个的意思,这是把他们当虎妖的同党在怀疑。

    他气得脖子都红了,喘着粗气就要发作,突然醒悟灰杰尔在前面盯着,而且像这等事情,只会越抹越黑,他干脆也不争辩,忍气吞声道:“灰波兄弟,你这是让我们难做啊。灰杰尔妖尊的命令,我们踏山牛族怎敢不从?”

    灰波岂能听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于是呲齿嘿嘿笑道:“蛮孤野老兄,你们要护送可以,但是请不要靠近凌大师三十丈距离。凌大师刚刚被胆大妄为的虎妖偷袭,又恰好是在踏山牛族地盘内,他心情有点不好,还请老兄见谅!”

    为首的牛怪蛮孤野简直要被气爆,虎妖偷袭凌越这个人类,关他们踏山牛族屁事,但是凌越偏生要那样编排,灰波又句句冷嘲热讽,说得好像真是虎妖勾结他们踏山牛族,联手暗算了凌越一般……

    呸,该死的人类,要不是灰杰尔妖尊的命令,他才不会护送一个区区人族猴子。

    其他的牛怪包括蛮孤坨在内,纷纷明白过来,一个个差点鼻子都给气歪了。

    有牛怪低吼道:“让他们去死球,俺们……不伺候了咧!”

    “对,俺们不去了……让他们滚球……”

    “闭嘴,你们这些蠢货,你们是想连累整个牛族受到惩罚吗?”蛮孤野抡起硕大的巴掌,一个接着一个,朝激愤的牛头上扇去,扇得牛头此起彼伏,镇压住所有有情绪的家伙。

    蛮孤野喝道:“走,跟紧点,要是路上再出点什么岔子,看俺不削死你们。”他才不会在意灰波说的距离限制,他只是奉命护送而已,受点窝囊气……就特娘的忍受着吧。

    凌越自然是听到了牛怪们的争吵吼叫,转头看了眼身边的灰波,相互一个眼色,凌越传音笑道:“咱们飞快点吧,早些回去,免得被某些老家伙在路上惦记。”

    从踏山牛怪的反应可以看出,那在暗处使阴招的妖尊,还不敢公然与灰杰尔撕破脸,只能使些见不得人的小动作,至于是谁,估计郁闷不已的灰杰尔心中有数。

    第一个赶到的是彩鸾妖尊,火光一敛,她显出身形落在空中,看了一眼消失在远处的凌越一行,对灰杰尔笑道:“等下让我来对付他们,有谁闹得最凶,你再出面不迟。”

    灰杰尔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问道:“你的身体……恢复得怎样?”

    彩鸾妖尊笑了笑,道:“凌越给我治疗了几次,我恢复得很好……放心吧,打不起来,我通知了修养中的穿山大王,魔头灭了之后,他体内的魔气断去魔魂,很容易就被他炼化,他说承萧老的情,也看不惯尖嘴的小动作,会以妖族利益为重。”

    “好。”灰杰尔看向远处,有三道身影速度极快地飞了过来,是巴布鲁和尖嘴他们到了,灰杰尔转过身去,虚伪的家伙,他不想与他们打交道。

    彩鸾妖尊迎了上去,与巴布鲁三个说笑几句。

    巴布鲁他们都看到了雪地上覆盖了一层雪花的尸体,没谁提起这一茬,只是闲聊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

    不多时,空中一阵波动,接着气温陡然降低了许多,附近飞舞的雪花,悄然沾染了一丝淡蓝的色彩。

    彩鸾妖尊对着空中笑道:“恭喜蓝青妖尊修为尽复,还请现身相见吧。”

    巴布鲁三个都略微皱了皱眉头,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得空中传出一道尖锐的叫声:“灰杰尔,你一直躲着老娘是什么意思?今天不给老娘一个解释,我与你没完……”

    灰杰尔惊讶地张大嘴巴,蓝青儿是吃错了药吧,他堂堂巨狼王,什么时候躲过她?这般气势汹汹找他问罪,是无理取闹,还是当他灰杰尔好欺负呢?

    巴布鲁身边一个长着一撇鼠须的妖尊,豆大的眼珠转动几下,抢在彩鸾妖尊开口之前,笑道:“蓝青妖尊还请息怒,不知灰杰尔妖尊是怎么得罪的你,还请说出来,咱们帮你评评理,如何?”

    蓝青儿从空中显出身形,一袭淡色蓝裙看上去尽显优雅,露在青纱外的眼眸,却满是愤怒,叫道:“好啊,尖嘴,我正好需要你们帮我评评理……灰杰尔,你与魔头勾结,在我疗伤的关键时候暗算与我,你敢不敢承认?”

    彩鸾妖尊暗自叫苦,魔头都灭了有一段时间,蓝青儿怎么还没有痊愈?难道那次自爆肉身,逼退魔头附身的时候,蓝青儿折损了重要的神魂不成?

    那叫尖嘴的妖尊一副见鬼的表情,要知道灰杰尔是所有妖尊里面,遭受魔头荼毒最厉害的一个,说灰杰尔勾结魔头,那是打死他都不会相信……这是个什么情况?

    灰杰尔是一点就着的暴脾气,一把甩开拉着他的彩鸾妖尊,吼道:“蓝青儿,你给老子把话说清楚,老子什么时候暗算你了?今日要是不给老子一个交代,休怪老子动手揍你……”

    蓝青儿身上涌出浓浓的寒雾,叫嚣道:“你还想动手打架?好啊,老娘我奉陪到底……来啊,你要是不敢动手你就是孬种,你来呀,来呀……”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弄得灰杰尔和巴布鲁几个满脸疑惑。

    蓝青儿这是在搞什么?怎么说话……那般的跳脱?

    彩鸾妖尊拦在他们中间,传音喝道:“灰杰尔,你闭嘴!你没看出蓝青儿有什么不对劲吗?她被魔侵之后……脑子出了问题,你与她计较什么劲?”

    灰杰尔吃惊得眼珠子都差点瞪出,再看向一脸挑衅的蓝青儿,他在心中叹息一声,好端端的一个妖尊,居然就这样傻了……都是花宰那混蛋惹的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