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19章 出关拜访

时间:2018-03-04作者:妖言先森

    等到把手上的药材用完,凌越的最后一炉二阶丹药,终于全部炼制出了实丹,把他高兴得咧嘴傻笑了半天,这证明他在炼丹上,技艺又有了新的突破。

    调息几天,养足精神之后,凌越开始正式炼制天老命名的清元灵丹和蓝髓魂丹。

    天老整理出来的三阶药方,只比凌越收集的二阶药方多了一味药材,而比余夕送他的三阶药方足足少了八味,用的药材越少,炼制难度越低,这是炼丹常识。

    为了增加炼制成功率,天老还别出心裁地传授了三丹炼制法,让凌越赞叹不已。

    相比炼制二阶丹药,凌越这次准备得更加充分、细致,他把一整炉丹药需要的药材仔细挑选出来,把药材先行精炼一遍,然后把一整炉药材分成均等三份,这样,每次开炉都可以出三颗丹药,而不是一次就出九颗。

    这就是三丹炼制,最适合新手练手,避免造成太多的浪费。

    凌越一丝不苟完成前期工作,从容地开炉,炼制第一炉三阶的清元灵丹。

    天气一天天变冷,在第一场冬雪下来的时候,凌越终于出关,他脸上带着笑容,与灰波打了一个招呼,问道:“怎样?还顺利吧。”

    灰波取出四个储物袋递给凌越,道:“幸不辱命。”

    凌越查看了片刻,三块玄冰和两样采买的药材都没有问题,他满意地点头,笑道:“灰波,你修炼需要用到什么丹药?把丹方和药材给我,我帮你炼制。”

    灰波眼眸中闪过一丝喜色,他没有推辞,叩胸道:“那就麻烦大师了,我回头去准备准备。”

    妖族内炼丹师奇缺,妖修一般都是直接吞吃药材,和凌越才开始接触修真时候一样野蛮,对药力的浪费不是一般的大,也幸亏他们体质强悍,能够熬过某些药材的强烈刺激。

    凌越心情颇好,笑道:“走吧,与我一起去拜访下萧弭莫尔,他家那小家伙,当年与我挺玩得来……”那段小心翼翼挣命的日子,回想起来恍如一梦。

    沉南峰顶覆盖了厚厚一层白雪,四处茫茫一片,寒风呼啸,卷起纷飞的大雪,在天地之间打旋。

    凌越一时兴起落到雪地上,踩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身后留下串串脚印,一路朝挺立着的数根大石柱走去。

    “吱吱……”几头二阶猴妖在石柱间钻来钻去,它们大呼小叫着在打雪仗,闹腾得很欢快。

    凌越发现了其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停了下来,嘴角翘起一丝坏笑,探手一抓,捏了一个大大的雪团,右手一丢。

    “啪”,硕大的雪团悄无声息飞去,打了那个玩得正欢的小家伙一个满脸开花。

    凌越这出乎意料的一击,让后面跟着的灰波侧过头去,他实在想象不出,这有什么好耍的……大师就是大师啊,行事真是不按常理。

    那小家伙正是小赤魈,他长高了很多,修为堪堪二阶初级,他被几十丈外飞过来的雪团打落石柱,在空中一个翻滚,落到另外一根石柱,他一把抹去脸上的雪花,愤怒地嚎叫一声。

    所有陪他玩耍的妖猴,鼓噪着“吱吱”乱叫,要不是看在凌越后面有灰波跟着,他们早就朝凌越扑去了,区区一个人族,也敢欺负它们的少主?

    小赤魈突然不叫了,他认出了凌越,拍着胸口狂吼一声。

    他在石柱上一撑,脚下一蹬,翻腾着朝凌越扑去,口中“嗷……嗷……”叫着不停,他这个举动,把其他妖猴吓傻了,有机灵的赶紧蹿向最中间的那根石柱。

    石柱上突然推开一扇门,萧弭莫尔毛茸茸的脑袋探出来,他笑着叫道:“凌越兄弟,你出关了……快上来吧,藐儿天天在念叨你呢。”

    所有的妖猴们看得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那人族不是来挑衅闹事的?

    凌越轻轻一探手,抓住翻腾过来的小赤魈,把他放到雪地上,冲萧弭莫尔道:“这不一出关,就过来看你们了嘛。”又拍了拍兴奋得上蹿下跳的小赤魈,用妖族通用语笑道:“我这几天清闲,陪你好好玩几天,你当导游如何?”

    小赤魈兴奋得翻了几个筋斗,拉着凌越朝石柱跑去,口中“吱吱”叫了两声。

    妖猴们一哄而散,有的继续玩雪,有的进到其他低矮些的石柱里去。

    凌越随着进了石柱,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两丈粗的石柱只是一个通道,一路朝下,不多时就飞进一个宽大的地下大厅,地上丢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萧弭莫尔正在大厅里忙碌着收拾,口中招呼:“先坐,家里乱了一些,我这就收拾好。”他又安排小赤魈:“藐儿,快去取些新鲜的灵果来待客。”

    忙了一通,三个在巨大的石几边坐下,萧弭莫尔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个精致的碧壶,又排出三个碧色小碗,笑道:“难得贵客上门,今日小酌两碗。”

    凌越看着不到拳头大小的玉碗,里面酒液碧翠,可惜才堪堪半碗,他不禁心下鄙视萧弭莫尔的小气,这贵客请得也太抠门了吧,亏得还一口一个兄弟叫得亲热……

    灰波知道凌越不懂这些,传音解释道:“萧炽妖尊仙逝,按妖族规矩,萧弭莫尔必须守孝三年,期间不能下山外出,不能欢歌宴舞……他是见你来了,才用好酒待客,半碗是对逝者表达歉意。”

    凌越这才知道错怪了萧弭莫尔,只是此时阻止已经来不及,看着萧弭莫尔举碗,他也跟着举碗,萧弭莫尔道:“凌越兄弟,招待得有些简慢,还请见谅。”说着朝凌越的酒碗碰来。

    凌越举碗迎上,轻轻一碰之后,说道:“莫尔兄太客气了。”

    萧弭莫尔与灰波也碰了一下,三个举碗同时一饮而尽,凌越嗅着有些熟悉的清冷酒香,感受着那丝柔和的寒线直入小腹气海,他半闭着眼睛享受片刻。

    睁开眼睛,凌越笑赞道:“最少百年份的碧寒落魂酒,这滋味……真是妙不可言啊!”

    “哦,是了,凌越兄弟以前喝过。”萧弭莫尔稍稍一愣,随即想起前尘往事,不由得神色有些黯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