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15章 神秘大师

时间:2018-03-04作者:妖言先森

    不多时,两个飞落到重岩峰上,看着雄伟依旧的重岩大殿,想到殿内物是人非,凌越不觉有些黯然。

    绕过大殿,再飞行片刻,后山一片苍翠古树,最高大的三颗古树之间,凌空搭建着一座精致的塔状树屋,六星形状,上下皆小中间宽大,看上去很别致。

    “凌越求见彩鸾妖尊。”凌越仰视着百丈前的树屋,拱手道。

    “上来吧。”彩鸾妖尊的声音从树屋内传出,一如既往的清脆好听。

    凌越徐徐飞起落在树屋底层的木制平台上面,“咯吱”一声轻响,一扇木门打开,探出一个暗蓝色头发的小脑袋,凌越一看,笑了,开门的是刹忽娜那个小妖精。

    刹忽娜脚不沾地,她微扇着两对透明的翅膀,穿着一袭宝蓝色碎花长裙,腰间系着一条浅青色丝带,她身上裹得严严实实,完全没了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大胆着装,只与凌越似笑非笑的眼神一对视,就下意识低下头去。

    她忽然觉得此举太示弱了,又抬起头,用她那漂亮的碧蓝色眼珠,狠狠瞪了凌越一眼,惹得凌越哈哈大笑。

    “嘘,你噤声呐……”刹忽娜被凌越的放肆吓了一跳,白嫩的食指比在嘴边,冲凌越狂打眼色,天呐,这人族的脑子肯定是坏掉了,居然敢在彩鸾妖尊的府门前大声嬉笑。

    “刹忽娜,你又在作弄客人?还不快请客人上来。”彩鸾妖尊听得下面的笑声,出声责怪道。

    “我没有……是他作弄……呃!”刹忽娜捂着嘴巴小声嘀咕一句,却发现凌越径直走了进来,把她挤到一边,还伸手在她头发上狠狠的揉了一把,把她给摁落地面,一路笑着走进树屋底层。

    “哼,敢摸我头发……等下叫你好看。”刹忽娜狠狠地挥了挥粉拳,眼珠转动着,翅膀一扇跟了进去。

    灰波在外面守着,却不进门去。

    树屋里面别具一格,用不同的木头拼接搭建着好几个区域,所有的用具挂饰,都由木头雕刻琢磨而成,就连地面上的每一块木板砖,都打磨得异常光滑,雕琢着精美的纹饰。

    整个屋子里看上去美轮美奂,凌越一路欣赏,顺着扶梯走上二楼。

    彩鸾妖尊正在给漂浮在空中的几盘花草浇水,很随意对凌越道:“到了我这里,不要拘束着,桌上有茶和灵果,喜欢就吃些。”

    口气宛如老朋友一般,把随后跟着进来的刹忽娜给听呆了。

    彩鸾妖尊这处树屋,只是几处住所之一,除了萧老等有限的几个,彩鸾妖尊从来没有在树屋接见过哪个男子,更不会用这种……随便的语气与谁说过话,至少刹忽娜的印象中是没有。

    凌越也不客气,随手抓了一个果子,边吃边道:“好,我也不喜欢拘谨……嗯,这果子不错。”欣赏着木墙上的精美装饰,他的眼睛忽然定在一副略显黄旧的字画上,连果子都忘记啃咬。

    那画的内容很简单,寥寥几笔勾勒着一个似妖非妖,似文非文的古怪图形,他以前在萧炽的洞府见过好些次,还是落魂坡的时候了。

    彩鸾妖尊袖子一挥,所有镂空精美的花盆飞到屋檐下,高高低低的挂了起来。

    她走到凌越身边,眼睛盯着古画,神色略微黯然,语气消沉解释道:“这是他送我的一副古画,老早以前听他说过,里面藏着一个秘密,可惜他琢磨了一辈子,都没曾搞清楚是什么秘密……他死后就送我了,唉,睹物思故人啊……”她看得出来,凌越见过这画。

    凌越摇摇头,几口把果子吃完,笑着岔开话题道:“你气色看着好了许多,最近……感觉没什么不妥吧?”

    此时提萧炽有点太伤感,如果是与灰杰尔一起,倒还可以骂几声萧炽来下酒,对着彩鸾妖尊,凌越总得要注意点分寸。

    彩鸾妖尊把视线从古画上移开,点点头,很自然地把右手伸了出来,道:“没有感觉不妥,你帮我再瞧瞧。”两人都没有提及五阶魔胎的事情,那是禁忌话题。

    至于封印着的枯焦触手后续怎么处理,那是彩鸾妖尊的事情,凌越不会再过问。

    魔胎早就取走,枯焦触手随便怎么扔都行的。

    凌越把手指轻轻搭上彩鸾妖尊的皓腕,微微闭目检查,他自从学了骁愈秘术残本,再也不是以前装模作样的花架子,他对治愈一道,算是很有些独特的认识和本领。

    刹忽娜眼睛瞪得老大,她不可思议地看看凌越,又瞧瞧彩鸾妖尊,这还是她认识的彩鸾妖尊吗?还是那个高傲、冷艳,对所有雄性不假辞色的彩鸾妖尊吗?她感觉有点晕眩……

    当日沉沦圣山的事情被下了封口令,所有参与的三阶妖修不得再提。

    妖族内流传的灭魔版本,是萧炽妖尊和克哆猡妖尊与魔头同归于尽的悲壮故事,其中自然也没有凌越什么事,这还是凌越特意要求的,他担心树大招风,给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此举也正合了妖族这边的意,双方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片刻,凌越收回手指,道:“身体恢复得很好,受损的神魂还需要治疗……嗯,也没什么大碍,多治疗两次恢复得会快一些。”

    彩鸾妖尊点点头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凌越施展了几次灵力版的清魂术,然后拱手告辞,彩鸾妖尊叫住他,掏出两个玉盒,笑道:“我平日里也用不上药材,这两颗灵药材给你吧,在你手上能发挥作用。”

    对于药材,凌越可不会客气,何况还是彩鸾妖尊送的。

    伸手接过,稍稍打开一个盒盖,凌越神识一扫,千年紫须参一颗,再看另一个,是千年地灵芝,凌越把玉盒收好,他知道这是彩鸾妖尊特意收集,还他上次送药的人情,笑呵呵地拱拱手,告辞一声朝外面走去。

    刹忽娜赶紧道:“我去送送贵客。”却眼巴巴看着彩鸾妖尊。

    彩鸾妖尊早把刹忽娜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以她的性格,才不会给小辈解释什么,摆摆手任刹忽娜出去。

    远离了树屋,凌越还奇怪这小妖精怎的这般客气,莫不是又想玩什么花招?

    刹忽娜凑近过去,压低声音问道:“你……是那个神秘的治愈大师?”

    她实在是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就在前段时间,沉南峰上忽然流传着一个神秘治愈大师的传说,能医白骨起生死,传得神乎其神,刹忽娜本来还有些不信,今日见了凌越的举动,突然让她想起了那个传说,难道,眼前这个人族就是那个神秘的治愈大师?

    敢给彩鸾妖尊看病,还一副理所当然的自信,这一切的一切,让凌越身上都透出几分神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