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11章 意外再起

时间:2018-03-04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定睛看去,才发现山顶上新来了三个陌生的妖尊,他们满脸无奈地相视苦笑,面对灰杰尔的指责咆哮,却又无话可说。

    “灰杰尔,够了!巴布鲁他们能够赶来,以前的事情就别要再提了。”彩鸾妖尊喝道,灰杰尔不服气的还待要反驳,彩鸾妖尊瞪了他一眼,道:“萧老是怎么嘱咐你的?……要和为贵,你忘记了吗?”

    “我……萧老头就特么是一个混蛋啊……”灰杰尔举起拳头恨恨地挥了几下,他撇下几妖,独自飞到一边去生闷气。

    现在攻击魔头的妖修已经达到两百以上,蜷缩在光圈中的魔头,身影模糊,缩小到了仅仅半丈大小,离彻底消灭魔头,看来只是时间上的事儿。

    却是谁也没曾察觉到,那被光芒笼罩的困魔斗笠,不知何时裂开了一道细纹,就在那高高的尖顶边缘,被炽烈所遮掩的地方。

    三个后来的妖尊,感激地冲彩鸾妖尊点头招呼,那叫巴布鲁的巨汉,长着一双圆圆的熊眼,看上去有几分憨厚。

    巴布鲁仔细打量了一番彩鸾妖尊,又看了眼凌越,道:“这位就是凌越大师吧……幸亏有大师在,否则彩鸾妖尊就有得罪受了。都怪我们,当日没有听信萧老的话,否则事情不会搞成这样,唉,可惜萧老和克哆猡……”

    凌越赶紧回礼,彩鸾妖尊阻止了巴布鲁继续说下去,用平淡的语气道:“或许是我们妖族有此一劫吧,这次幸亏有凌越在,关键时候帮了我们不少……巴布鲁,后面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了,我去与灰杰尔说说,开导开导他,这次发生的事情,让他心情很糟糕。”

    巴布鲁做出理解的表情,歉意道:“后面交给我们就是,麻烦你与灰杰尔解释一下,我们真不是故意偏袒花宰。”

    彩鸾妖尊点头,道:“我知道,否则花宰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你们忙吧。”说着,她示意凌越一起过去,经历了几番生死变故,不管是她还是灰杰尔,对凌越都充满了感激。

    见彩鸾妖尊过来,灰杰尔把头扭过去,屁股对着彩鸾妖尊,他还在生气呢。

    凌越看得暗笑,想不到灰杰尔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想了想,凌越从储物袋摸出两坛高级灵酒,走上前去,丢了一坛灵酒给灰杰尔,也不说话,拍开坛封,举着酒坛朝灰杰尔一举。

    灰杰尔接过酒坛愣了愣,见了凌越的举动,才反应过来然后一掌削掉坛口,与凌越手中的酒坛狠狠地撞了一下,举着酒坛大口大口地灌下去。

    一口气喝完一坛酒,非常爷们地砸碎酒坛,凌越再次掏出两坛,丢了一坛给灰杰尔,蹲下来,轻叹了口气,低声道:“我与萧老头在六七年前就认识了,那老头很坏,第一次见面,就整得我死去活来……”

    灰杰尔诧异地看了凌越一眼,放下酒坛,问道:“说说,怎么回事?”

    见吸引了灰杰尔的注意,凌越接着道:“萧老头当时很落魄,整天躲在碧液寒潭内镇压魔气,我当年是一毛头小子,哪知道魔气的厉害?为了活命,贸然替他探查体内……魔气噬魂之痛啊,真特么痛!那老头一脸看戏的表情,想看看我到底能撑多久……后来被我发现了克制魔气的办法,拼死撑了过去……你说,那老头坏不坏?”

    灰杰尔同情地打量了凌越半响,重重点头,道:“坏!忒坏!”

    举起坛子与凌越一碰,大喝了一口之后,灰杰尔又问道:“后来呢?听说是你替老头治愈了他的魔气困扰?他怎么能这样对你?”他忘记了他此时正在生气。

    “是我治愈的。当年我才凝脉初阶,在萧老头眼里估计就是蝼蚁……没办法啊,打又打他不过,只能想方设法替他克制魔气,争取一条活路呗……嗨,当年真是狠透了他。”凌越回忆着,摇摇头又喝了一大口。

    彩鸾妖尊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些隐秘事情,她诧异地看了眼凌越,很难想象这小家伙是怎样躲过一劫的,如果是落在她手中,赶上像萧老当年那般心情不好,只怕是随手就捏死了吧。

    她走过去,在边上找了块石头坐下,顺手抢过灰杰尔刚放下的酒坛,很优雅地小口小口呡着灵酒,没有一点在意或嫌弃。

    灰杰尔瞪了彩鸾妖尊一眼,见她若无其事地喝酒,完全没有还他的意思,只得找凌越再要了一坛,指责凌越道:“老子要是你啊,死也不给那老家伙治疗,让他去死!”

    彩鸾妖尊放下酒坛,里面的酒水已经下去一大半,她瞥了灰杰尔一眼,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凌越你别学灰杰尔的一根筋,有些时候,必须要学会忍耐……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灰杰尔举起拳头,在彩鸾妖尊俏丽的面容前晃了晃,最后在彩鸾妖尊的鄙视下,又讪讪收了拳头,举起酒坛,对凌越道:“咱不与娘们一般见识……再说说,老家伙后来可有使坏整治你?”

    凌越露出回忆的神色,摇摇头:“后来就没有了,萧老头发现我的价值之后,对我还算不错,教了我很多东西,还救过我一命,我能够在短时间内晋级凝丹,还是要感谢他给我提供了很好的修炼条件。”

    彩鸾妖尊恍然道:“难怪……你与萧老定了三年之约,原来是这样。”

    凌越突然露出愤愤之色,啐道:“我呸,是他逼我签下的三年之约,我技不如他,没办法,当时为了自保脱身,只得假装答应……至于来这里,也是他使诈诳我来的……唉,他就是个阴险的坏老头,老混蛋。”

    一番话说得灰杰尔哈哈大笑,他拍着大腿应和道:“萧老头一贯都是如此的坏,老子以为……哈哈……只老子吃过他的闷亏,原来你小子比老子更惨。”

    彩鸾妖尊也不禁莞尔,萧老算计无双,这事确实像是他的行事风格。

    突然,他们听得一声“咔嚓”的轻响,即使在那些轰隆的攻击声中,亦是清晰可闻得掩盖不了,彩鸾妖尊脸色大变,叫道:“小心,困魔斗笠禁受不住……要破裂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