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10章 没谁知道

时间:2018-03-04作者:妖言先森

    “呃……哦,是我混蛋了。”灰杰尔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然后对凌越叩胸行礼,“麻烦你把萧老头的残魂招出来吧,老子……唉,老子还要去灭魔呢。”

    说到最后,灰杰尔眼中凶光迸射,满是恨意地瞅了一眼禁制圈内。

    凌越把萧炽放到地面,稍稍回想天老刚刚告诉他的招魂术,与散魂术相比较,两者稍有些相似之处,都可以招出残魂来,但是招魂术的力量用得比较柔和,不会损伤到脆弱的残魂。

    他双手隐晦掐诀舞动,对着萧炽的周身打去一个个看不见的符文,片刻之后,朝萧炽身上一指,凌越喝道:“出!”

    一缕肉眼不可见的赤灰色雾气,从萧炽的脑门位置飘出,缓缓盘旋着。

    凌越左手掐诀连弹,瞬间两个灵力版的清魂术丢在赤灰色雾气上,就这么几个简单的魂术动作,也累得凌越够呛,魂府内才刚刚从魂珠上生成的魂力,又被他挥霍一空。

    那赤灰色雾气微微一亮,接着就听得一声微弱的叹息:“唉……”声音中饱含着不甘和留念。

    凌越拱了拱手,朝稍远处飞去,有他在这里,或许他们有些话不方便交代,凌越自认是帮了妖族大忙,他想,萧炽那老头死都死了,总不会还要算计他吧?

    淹没在光芒中的魔头,偶尔露出一丝强大震慑的气息,可惜,魔头被仿造的困魔斗笠给困住,并且受到一百多妖修不停续的集中攻击,除了发出困兽般的嚎叫,和激烈的对抗挣扎,他只能慢慢地被消耗着。

    凌越收回目光,发现远处陆续飞来好些妖修,各种类的都有,个个神情肃穆。

    灰波一直紧随着凌越,他解释道:“是大王召来的……先前是担心打草惊蛇,只召集了信得过的部族……”

    那些妖修来得很快,看到圣山顶上的狼藉,特别是看到地上躺着的凄惨的萧炽妖尊,还有受伤严重的彩鸾妖尊,他们震惊得不知所措。

    此时,灰杰尔哪里还顾得了其他,他正在新布下的禁声禁制圈内,神情激动地对着萧炽的残魂挥舞着拳头大吼大叫,也不知在谈些什么。

    灰波对凌越道了声抱歉,飞身而起,安排了一番增援妖修的攻击任务,让他们组成一队队新的攻击队伍,随着越来越多的妖修来临,困魔斗笠发出的光芒,比天上的太阳光还要璀璨百倍千倍,那魔头终于发出了绝望的嚎叫声。

    过了片刻,那边的彩鸾妖尊朝凌越招招手,示意凌越过去。

    凌越踏进禁声禁制内,只见萧炽的残魂已经是黯淡无光,凌越拱手道:“萧老,您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给我的吗?”

    那残魂波动了一下,才听得萧炽细微而沙哑的声音传来:“凌越,是不是还在生老夫的气?哈哈,你别否认,生气是应该的……没办法啊,为了彻底消灭魔头,老夫只能委屈你当次诱饵……咱们两……两清了……放心……没谁知道的……你不错……是个好心人族……”

    声音渐不可闻,凌越躬身一拜,手上掐诀打去,那团赤灰色的残魂彻底消散在天地间,凌越低声道:“萧老,您走好!”

    他的身份终于还是被萧炽发现了,或许是先前他匆忙下施展的三记惊魂刺暴露的,他记得萧炽曾经扫了他一眼,神色似乎有些微的复杂……当时的彩鸾妖尊正化身火鸟自顾不暇,而灰杰尔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在他身上。

    萧炽果然不是个简单角色,他一旦对事情起疑,绝对会想方设法去搞清楚。

    人族在大规模的宣讲魂修的危害,其中或许就包括了魂修一些常用的魂术识别,萧炽有心之下,弄得一些玉简也就不奇怪了。

    天魂子曾经与凌越分析过种种应对,他认为以萧炽的性格,即便是掌握了凌越的秘密,也不会公开出去,而是会想办法加以要挟利用,因为凌越的修为实力,对四阶的萧炽造成不了威胁。

    凌越最简单的应对就是再增强一些修为,凭着摄魂针的犀利和天老的帮助,以后找机会,在单独相处时暴起发难……很冒险的办法,两败俱伤的可能最大。

    现在不用了,随着萧炽的死去,这个秘密又重新成了无人知道的秘密。

    凭着凌越对妖族的大恩,萧炽不会蠢到在交代遗言的时候把凌越的身份透露出去,特别是现在的妖族元气大伤,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凌越身份的公布,说不定会使得妖族分裂。

    灰杰尔是个至情至性的家伙,他会不会力护着凌越,真的很难说?

    凌越收回思绪,心中有种莫名的轻松,看着地上哭得悲天跄地的萧弭莫尔,凌越一时不知从何劝慰,他只能转头看向满脸悲痛的彩鸾妖尊,低声道:“请允许我替前辈您疗伤,拖得久了,对前辈的身体不好。”

    彩鸾妖尊的伤势不同于普通外伤,听天老说,她燃烧了部分生命,是很容易伤及修炼根本的重伤。就这么短短时间内,彩鸾妖尊的脸色又灰败了不少。

    灰杰尔拍了拍凌越,什么话也没有说,他悲愤着直接蹿了出去,指挥着众妖修对禁制场中困住的魔头狂轰滥炸,他恨透了花宰那个混蛋。

    彩鸾妖尊这次没有再推辞,她早就支撑不住,在女妖修的搀扶下走到外面。

    凌越用阵旗随手布置了一个防止打扰的小禁制阵法,请彩鸾妖尊坐下,他先掐诀施展截邪秘诀,三遍之后,把她伤口中潜藏的魔气给彻底驱逐出去,然后再施展断续愈合术,一遍又一遍,直到把彩鸾妖尊身上的伤口复原。

    至于接骨不过是小事,魔气驱除干净,彩鸾妖尊自己就接上了。

    凌越最后再施展灵力版的清魂术,刷了几个滋养彩鸾妖尊的神魂,一套治疗流程做完,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以后。

    即便是灵力充足,凌越也是累出了一身的汗,他魂府内的魂力还在缓缓恢复中,空空荡荡的,让他忒难受。

    “不错,做得像模像样。”天魂子难得的传音表扬了一句。

    “都是您老教导得好,我这几下子还需要努力。”凌越抹去额头上的汗水,传音诚惶诚恐地表示感谢,说得天魂子哈哈大笑。

    彩鸾妖尊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身体,她笑道:“凌越大师辛苦了,我感觉好多了。”

    凌越叮嘱道:“过一段时间,我再替前辈检查治疗一次,估计要不了多久,前辈就能痊愈,只是……失去的寿元,我是无能为力了。”

    彩鸾妖尊迈步朝阵外走去,道:“能够保住现有的修为,这样已经很好了。”

    凌越撤去阵法,豁然听得外面的灰杰尔在激烈地大吼:“……克哆猡死了,萧老头死了,你们这下满意了?开心了?……花宰那混蛋是不是魔头,你们他娘的睁开眼睛自己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