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09章 无力回天

时间:2018-03-04作者:妖言先森

    萧炽已经飞到斗笠的上方,他不停地把法诀打到巨大的斗笠表面。

    斗笠边缘的九道光柱旋转着,几乎成了一片光幕,还在不断收缩着,压缩着怪物的活动空间。

    火焰大鸟不停地绕着光柱上下盘旋,她鸣叫着,挥动翅膀控制着青红两色的天光火网,紧紧束缚住怪物,与萧炽一起,艰难却又顽强地困住怪物。

    灰杰尔捏着拳头,紧紧盯着场内的变化,在空中烦躁地走来走去。

    他真恨不得冲进场内,去痛快地大干一场,可是他不能啊,萧老头那狡猾的老家伙,把善后的任务托付给了他,那老家伙是故意把他给羁绊在场外,让他好生着急却又不得不耐下性子等候……

    怪物挣扎着终于熬过了惊魂刺的锥魂之痛,等他发现处境不妙的时候,已经是为时已晚,那古怪的斗笠法宝喷出一层蒙蒙的淡黄色光芒,把他牢牢地吸住了。

    他巨大的身躯在黄色光芒的作用下,一寸一寸的缩小着,并且身不由己朝上升去,虽然速度很慢。

    “嗷……”怪物挣扎着咆哮道,“萧老头,惹急了老子,与你同归于尽。”

    萧炽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差点就没能困住花宰,幸亏在关键时刻凌越给了花宰一记狠的,帮他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仿造的困魔斗笠虽然威力差了一些,启动得慢一些,但拼着一次性使用,借助众妖修的攻击,还是能灭掉这魔头。

    “花宰,你就慢慢享受吧,老夫懒得与你多费口舌。”萧炽看向黯淡得有些透明的火焰大鸟,叫道,“彩鸾,你先出去罢,这里有我就够了。”

    火焰大鸟点点头,朝禁制场外缓缓飞去,她真有点无以为继,先前那番燃烧生命的搏命争斗,让她受伤不浅,没有百十年时间,只怕是难以恢复伤势。

    至于她损耗的生命,却是永远的失去,再也补不回来了……还好,值得了。

    眼见着怪物在光团内缩小到了只有丈许大小,一直提心吊胆的众妖都放松下来,包括凌越在内,突然听得光团内花宰一声挣扎变调的惨叫:“不可能……你不是被我融合了……”惨叫声陡然停住。

    那光团剧烈地晃动起来,萧炽脸色一变,他猛然想到了一种最可怕的可能,手上飞快地掐诀打向困魔斗笠,在心中狂叫:快一点,再快一点!

    火焰大鸟转过头,有些疑惑地看向光团,受伤严重的她有点不明白光团内发生了什么?难道,又是花宰在耍什么诡计?

    一条拳头粗细的触手,闪烁着诡异的黑红色,忽然突破双色火网的束缚,“轰”,在光柱旋转形成的光幕上击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并顺着光柱旋转的方向扭动。

    那触手一闪,瞬间就卷住了困魔斗笠上空无法分心它顾的萧炽。

    “唰”,触手卷着萧炽又闪电般抽向还没反应过来的火焰大鸟,这下变故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待得火焰大鸟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闪躲不及。

    “啪”,她被横着击飞出去,那强悍的撞击,差点没让她的火鸟外形整个散开。

    灰杰尔在外面瞠目挥着拳头暴喝:“老家伙,你他娘的怎样了?老子可以攻击了吗?可以了吗……给老子回个话啊!”

    萧炽口鼻溢血,那卷着他的触手上伸出细密的尖刺,正狠狠地扎进他的身体,吸食着他的鲜血,萧炽借助那一撞的些微停顿,手上掐着的最后一个法诀猛然放出,大吼道:“攻击……斗笠的尖顶……”

    一阵阵骨头被挤碎的声音,从场内清晰地传入外面所有妖修的耳中,那么刺耳惊心……

    那困魔斗笠在吸收了最后一手法诀之后,陡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灰杰尔蹦起来狂吼:“攻击,都他娘的给老子全力攻击,不要停息!攻击啊!”

    他又凄厉的悲嚎一声,劈手朝天空打出一手法诀,只听得空中一道巨响,一个巨大的血色狼头咆哮着朝远方奔去。

    所有的妖修发出一声悲呼:“攻击!”一道道光柱蜂拥着,击向困魔斗笠的尖顶。

    那尖顶上方爆发出一个漏斗形的小型气旋,所有的攻击光柱都被气旋吸收着,困魔斗笠上的光芒更盛,垂下的光柱只瞬间就搅碎了那条触手。

    萧弭莫尔哀嚎一声,不管不顾地飞身扑进场内,朝地面掉落的触手冲去,那上面还卷着他家老祖,现在是死是活还未知呢?

    灰杰尔速度更快,他一闪就接住了那截还在微微扭曲的触手,他爪子上的妖力喷薄而出,那触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很快就没了动静,灰杰尔再闪就出现在凌越面前,大吼道:“凌越,你一定要救活他,一定要救活萧老头啊……拜托了,拜托了。”

    凌越接过触手,一直沉默着的天魂子,怀着一丝敬意叹息道:“不错,挺有骨气的小家伙,可惜被吸干了精血,连妖魂都残缺不全了,你还是用招魂术招出他的残魂,然后用散魂术让他早死早投胎去吧。”

    把那狰狞的触手一圈一圈从萧炽身上解开,最后钉在萧炽脑门处,是一个像口器一样的吸盘,费了凌越好一些灵力才弄下来,还是不可避免扯掉萧炽脸上的一些皮肉。

    此时的萧炽怒目几乎瞪出了眼眶,面目扭曲可怖,鲜血横流,他胸口到下腹位置几乎全部被触手给挤碎,并且皮肉乌黑干枯,比起死在摄魂针下的修士也好看不到哪里。

    凌越只是略略作势探查,就知道萧炽早就气绝,凌越为难地看向眼眶微红的灰杰尔,轻声道:“在下无力回天……抱歉!”

    眼巴巴一直不敢出声打扰的萧弭莫尔,绝望地一下跪到地上,口中长嚎不止。

    灰杰尔举起拳头怒吼:“放屁!不可能,你那么厉害,肯定有办法救他……你需要什么代价才肯救他?你提出来啊……什么代价老子都出得起,只要你救活萧老头……”

    凌越迎着灰杰尔的愤怒,依然是摇头,他也想救活这个阴险的老头。

    可是,那魔头不知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把一个四阶妖尊一击毙命,凌越尽量避免刺激灰杰尔,道:“我只能招出他的残魂,让他交代一些未了的遗愿,然后送他最后一程……”

    灰杰尔大吼:“不可能,这老家伙最坏了,他怎么可能会死,你骗老子……”

    “灰杰尔,别闹了,让凌越招出萧老的残魂……咳咳……我想听听,萧老还有什么遗愿未了?”彩鸾妖尊由一个妖禽女修搀扶着,朝这边走过来,她满脸悲色,开口阻止灰杰尔的胡闹。

    凌越早就注意到了彩鸾妖尊,只见她脸色苍白,浑身上下都是伤口,身上新裹的彩衣上也浸满了鲜血,口中还在不停地咳血,一条臂膀用布条吊绑着,显然是伤得很厉害。

    只是不把灰杰尔摆平,凌越也腾不出时间治疗彩鸾妖尊,于是提醒道:“灰杰尔前辈,彩鸾妖尊的伤势不能久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