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07章 舍身为饵

时间:2018-02-26作者:妖言先森

    苏木君对于秦澜雪的身份并没有太过惊讶,当初在秦宫见到秦澜雪时,苏木君就多少有些猜测了,只是没想到他最后会成为秦国的帝王。b

    不过这些与那本后凰族至宝蛊宗秘典比起来,都不足为道,苏木君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秦澜雪口中所说的蛊宗秘典这四个字上。

    虽然秦澜雪说的并不详细,比如蛊老鬼为何将他放在满池毒物之中浸泡了六年,比如蛊虫饲养体又是什么,比如蛊宗秘典……

    不过苏木君大概能够联想到,蛊虫饲养体是怎样恐怖丧心病狂的过程。

    阿雪被满池毒物和蛊虫噬咬六年,不仅没有尸骨无存,还好端端的站在她面前,那一身可怕诡异的蛊术,就有迹可循了。

    而阿雪逆天的本事,恐怕也与那本蛊宗秘典脱不了干系。

    前天晚上她出现在幽山时,应该是正巧赶上阿雪反扑。

    “蛊老鬼死了?”

    苏木君话语虽是询问,可语调却没有丝毫询问的意思,显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那遍地的蛊虫毒物,不可能有人能够活下来。

    秦澜雪笑容清绝靡丽,沙哑艰涩的声音缓缓倾泻而出“喂虫子了。”

    齐千樱原本还震惊于自家‘主子’的身份,听到秦澜雪的回答后,眼角隐隐抽搐了一下。

    想到让整个齐湘国都膜拜畏惧的蛊老鬼,就那么被秦澜雪一招制服,尸骨无存,体内寒气越发浓重了些许。b

    一旁的夜美人想到昨日院里遍地的毒虫,顿时颤了颤,睫毛上的湿气更重了。

    苏木君听了秦澜雪的话,倒是并没有什么情绪,只是心下越发觉得眼前之人实力深不可测,若是她现在能够回到自己真正的身躯之中,也就不必如此忌惮了……

    “你既然是秦国的国君,如今有了这般本事,就该回去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如此跟着我,莫不是想让我帮你?”

    除了这个,苏木君想不出其它的原因,当然,她也不是看不出秦澜雪对她的不同寻常。

    只是这份不同寻常当中,存在了太过不定因素与不可探测的危险,并不足以作为参考。

    秦澜雪澄澈美丽的丹凤眼底一点幽蓝幽幽闪烁,犹如深渊般莫测难辨,又带着惊心动魄的妖诡阴暗。

    “我的,就是我的,现在不是……时候,我留在……阿君身边。”

    秦澜雪简练艰涩的话语虽然太过简便,不过苏木君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是秦国的皇帝,这秦国既然是他的,那么就永远都会是他的,谁也别想拿去,只是现在还不是回去的时候,他要留在她的身边。

    秦澜雪虽然说了自己的决定,却并没有真正回答苏木君的问题,他只是因为想,所以留在了苏木君身边。

    苏木君闻言,也没有执意继续询问答案,阿雪的学习能力有多惊人,她是见识过的。

    既然他心中自有打算,她也无需去过问,只是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还要看她愿不愿意给。

    秦国的国事,她没必要去插一脚。

    秦澜雪见苏木君明显没有多过问的意思,纤长浓密的睫羽扑闪了一下,眸底妖异的幽蓝光芒越发阴暗妖惑。

    他就算要回去,也要带着阿君一起回,他并不打算与阿君分开!

    苏木君幽妄的眼眸低敛,再次落在了秦澜雪的白骨手掌上,幽幽之光闪烁而过,似是在考虑什么,最终什么也没做,只是抬眸道。

    “既然小夜已经决定跟我离开,我们现在就走吧。”

    如今天色还未见亮,既然一夜未睡,不如趁此机会赶路。

    随着苏木君的一句话,四人消无声息的离开了知县府,苏木君带着夜美人,秦澜雪带着齐千樱,在这暗夜中不断瞬移赶路。

    至于朱三笑,他在出去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

    当黑夜褪去,天色亮起,一声惊恐的尖叫霎时划破天际。

    “啊……”

    一个衙役连滚带爬的从一间房间中跑了出来,一路跑一路恐惧的大喊“死人了……死人了!……”

    衙役一路从后院跑到了前院,此时正是衙役们前来当值的时间,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名衙役的喊叫,纷纷震惊的迎了上去。

    刚走进前院的莫欺一听,眉头微蹙,快步走到跑来的衙役面前“怎么回事?”

    那衙役脸色煞白似鬼,唇齿不断的寒颤道“张……张鼎他……他成了一堆白骨……就在……就在他的房间里……”

    莫欺一听,脸色顿时不太好了,脑海里霎时回想起昨日下午后院满地的白骨和毒物……

    连忙带着人赶到张鼎的房间,就看到一个身穿衙役衣服的人躺在了地上。

    莫欺带着人走进房间,这才将整具尸体看了个清楚,哪怕早有准备,看到那衣服下的森森白骨时,还是脸色煞白起来。

    他身后的几名衙役更是吓得全都跌倒在地,脸上血色尽失,颤栗不止。

    莫欺强忍着心中的寒栗,用剑挑开尸体上的腰带,看到上面绣着张鼎两个字时,才真正确定这具白骨就是张鼎的。

    这样的死状莫欺是见过的,而且记忆犹新,恐怕会成为他一辈子的噩梦。

    只是昨日下午他们一行人在后院的时候,张鼎并不在,怎么会……

    突然,莫欺灵光一动,想到昨日中午在酒楼时,张鼎曾出声讽刺过三人……

    ------题外话------

    猜猜阿君看着阿雪的手在考虑什么呢?潜意识台词,要不要治?要不要治?哈哈~,这个张鼎就是在酒楼嘲讽过阿君三人的衙役,被阿雪下了蛊呢,阿雪虽然离开了,可只要意念一操控,中蛊者分分钟被蛊虫吞噬干净,厉害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