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03章 家贼难防

时间:2018-02-26作者:妖言先森

    密室内空间不小,凌越一眼就看到盘坐在正中的一个黄袍老者,那淡淡的腐臭味道,正是从老者身上散发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落到地面,凌越拱手“见过花宰大尊。”

    他心中奇怪,花宰大尊还真是受了重伤,只是萧炽……怎么不提给大尊治疗之事呢?莫非……萧炽想夺大尊之位?这些念头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花宰大尊面色枯黄,额头上有三道斑斓横纹,他坐在一个丈余高的法坛状台子上,很随和的伸出手来笑道“大师不必多礼,烦请大师帮老夫看看,这伤口一直不得痊愈,还有这臭味忒讨厌,不知可有方法根治?”

    凌越离着有三丈多远,闻言点头,正要走上前去。

    天魂子突然传音喝道“等等,有点不对……你想办法拖延时间,待老夫仔细探查一番……这股怪味老夫有点印象。”

    听得此话,凌越吓了一跳,他稍稍抬头朝上看去,那打开的小门早就闭合。

    凌越反应很快,捂住鼻子朝后退出数步,道“大尊见谅,小子一时不惯这气味……还请大尊说说受伤的经过,小子一样能对症治疗。”

    花宰大尊一双虎目闪烁着黄橙橙的光亮,他玩味地看了凌越半响,悠悠道“二十多年前吧,老夫在黑飓云海一带游历,那地方很危险,经常有云海深处的凶猛怪兽出没……有一天,老夫捡到一具残缺的干尸,那干尸很奇特,不像是人族也不是妖族,是老夫没有见过的种族,老夫好奇之下,想要探测一个究竟……”

    凌越曾经听蓝箭大队长蒲希盛说起过黑飓云海,稍稍知道一些那地方的凶险,见花宰大尊说到此处停下,脸上似有惧怕之色,忍不住问道“那干尸有什么古怪吗?”

    “古怪?呵呵,何止是古怪……”花宰大尊摇头失笑,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接着道,“那干尸残缺了小半个脑袋,早就死得不能再死,老夫也就少了些许防备,哪料到老夫正抓着干尸探查的时候,那干尸不知从哪里突然生出一张大嘴,咬了老夫手臂一口……你说古怪不古怪?”

    “啊!”凌越也算见过很多怪事,听了花宰大尊的讲述,还是被吓了一跳。

    天魂子叹道“他被魔头咬了……他身上的这腐臭味,是八爪邪魔特有的涎臭,除非他能与八爪邪魔彻底融合,否则,他身上的臭味很难去掉。”

    凌越脸色一下变得很不好看,一连退了好几步,天魂子说得委婉,凌越却怎么会听不明白呢,花宰大尊被魔化了。

    原来妖族的魔劫是花宰大尊带回来的,难怪萧炽他们一直找不到肇事的魔头。

    花宰大尊躲在密室内借口疗伤,沉南峰一带的动静又怎么避开得了他的探查呢,凌越被魔化妖猴那般准确地偷袭,还有蓝青儿稍后受到暗算,这一切的一切,也就解释得通了。

    千防万防,原来是家贼难防啊!

    花宰大尊以为凌越是被他的故事给吓着了,嘿嘿笑道“那干尸早被老夫扔了,你也别怕,老夫除了手臂上这个伤口,其他一切正常。”

    到了此时,凌越哪里还会信花宰大尊的半句鬼话,沉吟着想找个借口敷衍,却一时没有脱身之计,袖袋内的那颗火网凝珠,凌越在考虑该怎么扔。

    必须要出其不意的扔出来,才能稍稍困住花宰大尊几息,让他寻到脱身的机会。

    天魂子道“再拖他一些时间,老夫手上有他的魔魂,待老夫准备完毕,你再扔珠子不迟。”

    凌越微微点头,神识在花宰大尊露出来的伤口扫过,那污红色的伤口上有一排清晰尖锐的牙印,像是刻在他的手臂上一般没有任何自愈的迹象,有少许的苦黄色血汁泡沫,从牙印深处朝外冒着,其他再无异常。

    背着双手,凌越低头皱眉踱步,口中念念有词,假装思索着治疗的对策。

    花宰大尊安坐不动,他不相信凌越凭着一个伤口,简单探查一番,就能够认出他现在的状况,他找过好多的治愈师,包括人族治愈师,可惜对他的伤口都是束手无策。

    身上的臭味一年胜过一年,到现在是遮掩不住了,这让花宰大尊非常不方便外出,顶着一身臭味,做什么都容易暴露。

    他迫切想要把臭味祛除,只希望凌越这个能治愈魔气缠身的大师不要让他失望,这也是花宰大尊明明压制住了蓝青儿,当时不一巴掌拍死凌越,而要让凌越近身去的缘由。

    花宰大尊想神不知鬼不觉控制凌越为他所用,那样,凌越就可以帮他做很多重要的事情,包括给其他妖尊治病等等……

    过了足足半刻钟,凌越突然抬头,笑道“其实很简单……”

    花宰大尊虎须微动,喜道“愿闻其详!”

    凌越趁机左手一挥,火网凝珠脱手扔了出去,“啪”,一道艳红色的火流朝花宰大尊卷去,所过之处,地面布下一圈圈火焰涟漪。

    “彩鸾的火珠,嘿,雕虫小技……”花宰大尊只一愣就反应过来,凌越此举是识破了他的魔头身份,他腾身而起,正待进一步动作,突然抱头大叫一声,“砰”一下又坐回台上,瞬间被火流淹没。

    却是天魂子利用他上次偷取的魔魂,又用秘法暗算了花宰大尊一次。

    凌越不敢耽搁,飞身朝顶上飞起,右手一晃,凭空抓住雾夜刀,双手持着朝他先前落下来的门户砍去,降除魔头之事,还是留待萧炽他们去做吧,凌越还有没有活腻,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知之明。

    至于用不动灵诀制住花宰大尊,凌越想都没有想过,上次是有萧炽和彩鸾两大妖尊牵制,再加上偷袭的缘故才能得手。

    这次有天老帮助暗算,能把魔头给困住片刻,已经是尽了他最大的努力。

    “嘭”,凌越全力一刀,居然没能破门而出,整个空间有黑雾弥漫而出。

    地面上的火焰突然隆起很大一团,怪异的扭动着,接着听得花宰大尊的怒吼“小子,你跑不掉的,待老夫破去这玩意,我要一根一根拆散你的骨头……你别指望萧老头他们能救你,这里被老夫布置了囚灵大阵……没谁能救你。”

    天魂子传音喝道“艮位,攻击!”

    凌越大喜,他的魂眼是可以看出阵法的破绽和弱点,可是需要时间啊。

    越是复杂的阵法,凌越寻找破绽花费的时间需要得越多,现在是分秒必争,哪容他慢慢地查看这什么囚灵大阵?

    飞到右上一处位置,凌越魂眼一扫,对准一处毫光稍微黯淡的地方劈去,“咔嚓”一声,整个天顶光华闪烁并晃动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