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302章 不敢反对

时间:2018-02-26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干脆不出声,退回到洞府门口,任由灰波和萧弭莫尔出面与对方争吵。

    至于天翁妖鹤,只是张开翅膀挡在那里,它不参与双方的骂战,见凌越看它,天翁妖鹤赶紧虚张声势的“嘎嘎”叫了几声,算做是与灰波他们助威吧。

    “滑头的家伙。”凌越在心中笑骂了天翁妖鹤一句,却也不怪它。

    对面的两头虎妖,一看就是花宰大尊的心腹亲信之类,属于招惹不得的厉害家伙,灰波和萧弭莫尔也各有依仗,并不惧怕虎妖。

    只有天翁妖鹤在妖族中属于尴尬的存在,即便是有彩鸾妖尊给了它些许安慰,但是认主人族,怎么说也不是件光彩的好事,它哪里敢出头招惹麻烦?

    双方吵得唾沫横飞,看那凶恶模样,几次都像要打起来,虎妖在最后关头又硬生生忍住了。

    “凌越大师,你连大尊的面子都不给吗?彩鸾妖尊当年还是以大尊的名义,去人族请的你……”那叫泰诺迪的虎妖见奈何不了灰波他们,朝退到最后面看热闹的凌越叫道。

    萧弭莫尔哈哈大笑几声,道“泰诺迪,你莫非忘记花宰大尊当年是怎么反对的吗?要不是老祖一再坚持,能请得来凌越大师……此事不说也罢,反正没得老祖的同意,凌越大师不能去见大尊……”

    “你……你好大的胆子……”泰诺迪大怒。

    这要是放在以前,萧弭莫尔敢对大尊不敬,他早就扑过去与萧弭莫尔撕打做一团,可是……自从妖族发生了魔劫,大尊受伤之后,大尊的威望是日渐削弱,连带着他们这些手下也跟着受尽了窝囊气。

    凌越饶有兴趣地看着双方争吵,任那虎妖话头再怎么扯,他就是不吭声接茬。

    天魂子突然提醒道“有头小老虎过来了……好像是有点中气不足。”

    小老虎?凌越心头暗惊,天魂子既然慎重的提了出来,那么来的只能是四阶虎妖,妖族内除了花宰大尊还能有谁呢?想不到花宰大尊会亲自出面……这该如何应对呢?

    凌越真不愿在没有萧炽的陪同下,去见什么花宰大尊,要说花宰大尊对他没什么企图,凌越可不相信,花宰大尊选择的见面时机,实在是太可疑了。

    就在凌越思索对策之际,天空传来一道威严的低喝“怎么?老夫还没死呢,说话在妖族内就不好使了吗?”

    泰诺迪和另外一名虎妖大惊失色,翻身拜倒在空中,匍匐着浑身发抖,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萧弭莫尔与灰波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惧与无奈。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为了要见凌越,久不下山的花宰大尊不惜亲自出面交涉,两妖心中暗自大呼不妙,却也只能恭恭敬敬地叩胸躬身行礼,口中道“拜见花宰大尊。”

    凌越有样学样,躬身行了一礼,只是他不说话。

    “凌越大师无需多礼。”花宰大尊的声音从空中的一处云团中传来,显得温和了许多,“老夫身上有恙,听闻大师治愈术手段高明,老夫厚颜,想请大师上山来瞧瞧……或许是手下鲁莽不会说话,冲撞了大师,在这里老夫替他们道个歉,还请大师不要介怀。”

    这番话说下来,凌越先前想好的托词顿时无用,人家好言好语上门求医,他能拒之不去?一介妖族大尊做到这份上,面子算是给足他了。

    萧弭莫尔两个哑口无言,他们对上大尊当面,身份地位相差太悬殊,不敢有半句反对,否则是大不敬,花宰大尊要惩治他们,只是反手的事。

    “花宰大尊言重了,在下惶恐,能替大尊效劳,是在下的荣幸。”凌越不得不如此客套着回道。

    “劳烦大师了,老夫在圣殿恭候大驾光临。”花宰大尊对于凌越的态度非常满意,留下一句客气话之后走了,期间没有半句提起萧炽等妖尊。

    凌越看了看一脸无奈的萧弭莫尔两妖,传音安慰道“我去上一趟,很快就回来,萧老他们问起,尽管实话实说,他们怪罪不到你们的。”

    萧弭莫尔与灰波发出传讯之后,显得很有心事,摇摇头又点点头,紧紧随着凌越飞起,朝最高的山峰飞去,天翁妖鹤照例是留下来看守洞府。

    沉沦圣峰半山之上俱隐藏在云雾之中,看不清楚真面目。

    凌越悄悄使用魂眼看去,发现那些飘动的云雾,都是由一些厉害的妖术禁制组成,在魂眼下闪烁着五彩的毫光,而且数量奇多,重重叠叠,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估计就是说的这等情况。

    虎妖泰诺迪在前面带路,他沿着特定的路线飞行着,高高低低,在云雾间穿行了好大一会,落到一块凸起的青石上,说道“最后一程必须走上去,凌越大师请随我来吧。”

    凌越四处看看,发现身周仅有六尺的可见范围,其他地方依旧是白茫茫一片,不愧是妖族圣山,这防护森严得连只飞鸟都溜不进来。

    青石板一路曲折朝上,越攀越高,经过奇花异树无数。

    一行沉默着走路,各怀心思,穿过一条狭窄的水帘通道,眼前突然一亮,白雾悄然停留在下方,他们终于到了峰顶。

    山风呼啸,吹得众人衣袍猎猎,一座暗黑色大殿,像个巨大的穹盖一样罩在地上,四周古树环立,气度森严。

    虎妖泰诺迪神态恭谨地伸手做请“凌越大师,请随我来。”

    凌越这才发现,到了这里要去到大殿,中间还有很多的禁制存在,心下不禁疑惑妖族搞这么复杂戒备森严,在上来之前还说得过去,到了门口还是这般,倒是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随着泰诺迪东弯西绕,在林中走了好一阵,终于走到大殿的正门。

    巨大的高拱门前,半蹲着一头毛色黑黄的巨虎,一对吊睛怒瞪,那隆起弓曲的腰背,似乎是随时要扑击一般,气势迫人。

    凌越仔细一看,才发现眼前栩栩如生的巨虎只是一个着了色的雕像,在那里动也不动,做得实在太逼真了。

    泰诺迪朝凌越再次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凌越点点头,施施然跨进大门。

    萧弭莫尔和灰波无奈地留在外面,没得允许,他们进不去圣殿。

    高大空旷的大殿里面显得很暗沉,凌越站定之后,拱手道“凌越拜见花宰大尊。”声音在大殿中回响。

    过了片刻,花宰大尊的声音飘忽着传出来“凌越大师,抱歉,还请移步进到侧殿的密室来。”

    地面亮起星星点点的淡黄色光亮,指引着凌越前行。

    凌越心中洒笑,花宰大尊先前请客的时候,嘴上说的客气,他真正到了门口,却又是这般作态,似乎太会做戏了……当然,即便是有什么想法,凌越也不会表露出来。

    顺着光亮走到侧殿,有一个朝下的密室,上面开着一扇弧形的小门。

    凌越四处看了看,发现密室中只有此处有门,他只得跳了下去,里面更加的黑暗,还很幽深,有一股淡淡的腐臭味道散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