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95章 讨个情

时间:2018-02-26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不知他们在打什么哑谜,见怀里的韩玲儿醒了过来,赶紧把她放落到地面,关切地问道“你感觉怎样?还有哪里不舒服?”

    先前抱着的时候,凌越给她喂了通常用的疗伤丹药,顺便检查过韩玲儿的体内,发现她除了受到一些震伤和体弱之外,身上连禁制都没有,想来也是,就她这修为也造成不了威胁,妖族懒得费那个力气给她下禁制。

    韩玲儿脸色苍白,她在昏迷之前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紧了紧粘稠湿润的青袍,有些茫然地摇摇头道“我没事……你……你不要紧吧?”

    呼吸着青袍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她想起了什么,一把抓过凌越的手臂,叫道“我看看……你吐血了的,我帮你看看……你伤得怎样了?”

    见韩玲儿一副紧张的小模样,凌越用左手拍了拍她沾满鲜血的手背,笑道“我只是衣服破了,受了一些震伤,已经吃了丹药,身上早就没事,真的!”

    韩玲儿见空中飞着的萧炽等人看了过来,脸上微烫,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以她的见识也认不出萧炽和彩鸾妖尊是妖怪所化,以为他们是与凌越一样,都是妖族请来做客的人类。

    她的修为太浅,连凌越的真实实力也分辨不出,只是猜测凌越或许凝脉中阶了。

    凌越叮嘱了韩玲儿一句,又飞起到空中,朝萧炽和彩鸾妖尊躬身行了一礼,还没有开口说话,萧炽猜到了他的意思,哈哈大笑,道“你是想替她讨个情?你呀你……这么一点小事值得让你为难吗?这灵田范围还有好几百号人族修士,只要是你朋友,尽管带走就是。”

    彩鸾妖尊也笑道“我早就与巴瓦图打过招呼,让他招待好你,些许小事你以后找他们解决就行了。”

    巴瓦图在远处缩了缩脖子,他不知彩鸾妖尊这话是不是故意在点他,巴瓦图心中暗自庆幸,凌越这人族还不错,不像灰波那家伙长着一张狗脸,连朋友都坑,来之前也不与他打声招呼。

    凌越拱拱手,笑道“多谢两位给我这个面子。”

    凌越心中清楚,在他们眼里,韩玲儿只是个人族的微末存在,要不是因为凌越的关系,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但是他必须要言语上承这个人情,方便他以后在妖族借势和行事。

    天魂子突然传音道“凌越,找他们索要那魔化的妖猴,老夫观察那魔物……似乎是才刚刚被魔化,它体内的气息很不稳定,用些手段,说不定还能把魔气驱赶出来……老夫想要做个研究。”

    凌越吃了一惊,眼珠一转就有了索要魔物的理由,再次拱手道“彩鸾妖尊,能不能把那魔猴借给我研究几日?”

    萧炽不等彩鸾妖尊回话,就脱口而出“你有办法解救它吗?”

    再怎么说,那三阶长臂妖猴都是萧炽一族,与巴瓦图一样,只是分支不同,萧炽对它自然不会轻易舍弃,如果能够把妖猴从必死的局面解救出来,于妖族对抗魔劫的信心也是一次极大的提振。

    凌越摸摸脑袋,憨笑道“我只能试试,可不敢保证一定能救回来……它魔化的时间不长,可以试试。”

    彩鸾妖尊听到凌越提起魔化时间不长,心下已经信了五分,皓腕一抖,一个精致的小皮袋落到她的手心,她把皮袋抛给凌越,道“你尽管实验,即便不成也不会怪你。”

    萧炽传音道“有什么需要,你找巴瓦图就是,另外,尽量不要出了沉沦圣山范围,免得再遭暗算。”

    凌越拱拱手告辞,他对已经魔化的妖猴是束手无策,只能先回去洞府,把魔猴让给天老来折腾,或许,他还可以趁机学个一招半式呢。

    凌越相信,没有好处的事情,天老是不会揽在身上的。

    带着韩玲儿很快就飞到山顶洞府,凌越指着一间空闲的静室道“你吃些东西,再换洗一身,先在这里休息调养几天,我有点要紧的事情忙,等我忙过,就送你出去如何?”

    韩玲儿看着一脸关切的凌越,内心叹息一声,她再是愚钝,也猜出凌越的身份修为是今非昔比,先前开口就能放过她的老头,令得那头丑陋的凶神恶煞的大猩猩那般伏贴,那老头是什么身份也就昭然若揭……

    再回想凌越先前救她的举动,没有一丝的犹豫,让韩玲儿心中有些羞涩的甜蜜。

    “你去忙吧,我在你这里休息几天。”韩玲儿接过凌越递给她的一个储物袋,面上温柔一笑。

    “里面有些你用得着的丹药、法器、灵酒和玉简典籍等,还有换洗的衣物……都是我没有穿过的,你先将就着穿,我过些天去山顶给你买些合适的女衣。”凌越略有点尴尬道。

    “不用,我稍改动一下大小,就穿这个很好。”韩玲儿抓着储物袋,倩笑着快步朝静室走去,她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换洗一新,搞成这般丑样子,她觉得很没脸面对凌越。

    自从被抓到这个鬼地方,她就没有认真清洗过身体,更别说梳妆打扮,她一直是弄得灰头土脸脏兮兮的,为的就是努力保全自身,尽量活下来。

    灵田内并不是世外桃源,除了有妖族的迫害、惩罚,人族修士才是其中最可怕的危险源头。

    所有被抓来的人族修士拉帮结派,勾心斗角就没有少过,就连大规模的生死械斗,韩玲儿都亲眼见识过几场。

    只要闹事的人族修士不在药田范围,只要不破坏药材资源,妖族才不会管人族修士之间斗个你死我活,它们还乐得瞧个热闹,甚至在背后怂恿人族修士争斗。

    凌越愣了片刻,又在妖蛛和雪纹妖豹的静室门口布了阵旗,才走进自己的静室,关上石门之后,特意多布置了几套阵旗禁制,从袖袋内拿出装魔猴的小袋,问道“天老,这玩意怎么弄?是你教我……”

    “你把那袋子里的魔猴丢给老夫,这个你弄不来,也有些危险,另外把五行针给老夫用用。”天魂子道。

    “哦。”凌越照着做了,把魔猴丢进手镯,太危险的事情还是算了,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呢。

    突然又想起,这魔猴可还是一个活物,怎么能进天老呆着的手镯呢?

    呃……天老也是活的,这手镯不简单啊。凌越一直忽视了这问题,直到此时才醒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