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89章 自愿跟随

时间:2018-02-26作者:妖言先森

    司贝特紧紧盯着凌越,只要凌越不使用主仆身份来惊醒人面妖蛛,这一局他是赢定了,如果凌越敢利用主仆手段来干涉,那他就更有了收回人面妖蛛的借口。

    面子,他已经给了巨狼族,若灰波再插手妖蛛族内部的家务事,就怪不得它了。

    两头人面妖蛛爬出一段距离之后,大妖蛛突然停了下来,它回头看了看凌越,又四处看了看,再看小妖蛛几乎都要爬到骚姿弄首美纹妖蛛的脚边了。

    大妖蛛“嘶嘶”厉声叫了起来,小妖蛛一个激灵,飞快地退缩了回来。

    凌越嘴角绽出一丝笑意,伸手拍了拍来到他足边嬉戏的两头人面妖蛛,对于大妖蛛的表现,他是特别满意。

    司贝特沉默着想了片刻,让还在卖力诱惑的美纹妖蛛退下去,他明白了,两个小家伙还是太小,不大懂雌雄阴阳调和之道,这是他的失策。

    但是对于大妖蛛表现出来的克制,司贝特更加中意,叹了口气,道“去,把那两个小辈带走……哼,今天老夫拼着得罪巨狼族和妖猴族,也要带走它们两个。”

    动脑筋确实不是妖修擅长的活,司贝特决定动手强抢。

    随着他一声令下,十来头妖蛛组成弧线阵势,缓缓围了上去,它们不停喷吐着颜色各异的蛛线,相互间蛛线交织连接,并且逐渐组成一张色彩斑斓的巨网逼近,那巨网之上还诡异的飘忽着灰黑色的雾气。

    附近的空中和建筑上,早就聚集有好些看热闹的妖修,见了司贝特一言不合开抢的架势,他们一个个妖血沸腾,大声鼓噪着。

    “狠狠的干那人族小子!”

    “揍他!”

    “把人族猴子给种地里去……”

    乱七八糟的语调中透出浓浓的幸灾乐祸,听得凌越一头的瀑布大汗,他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多妖修?他有这般罪大恶极吗?

    两头人面妖蛛浑身的绒毛如尖刺般竖起,口中发出威胁的声音,一条条蛛线喷出,试图与对面的蛛网大阵相抗衡。

    灰波跳起来一声尖厉狼嚎,远处有狼嚎呼应,接着,狼嚎一声紧似一声。

    那凄厉粗犷的嚎叫拖着长长的尾音,几乎是响成了一片,所有看热闹的家伙一哄而散,狼卫来了!

    司贝特叫了两声,所有缓缓逼近的妖蛛又退了回去,司贝特用钳肢抓着两条拇指粗细的雪白蛛线,放到鼻子前嗅了半响,又放进嘴里咀嚼,对于奔来的两队狼卫却并不在意。

    凌越似乎有点明白了,老蜘蛛这般雷声大雨点小的举动,目的或许是要获得两条人面妖蛛的蛛线,看样子是要验证人面妖蛛的资质一类?

    两队狼卫的首领都是狼人,各率十头丈余长的巨大狼妖,气势汹汹地冲到近前。

    “见过凌越大师!”二十多头巨狼一齐向凌越行礼吼叫。

    这声势让司贝特皱了皱眉头,更让退到远处探头看热闹的家伙跌破了眼珠子。

    除了见到妖尊之外,狼卫何时这般有礼貌?即便是看灰杰尔的面子,狼卫也不能这么明显偏袒自家族人,何况还是对一个人族的家伙,还叫人族为大师,这可与巡峰狼卫的规矩不符合……

    凌越却是猜到了原因,应当是巨狼王灰杰尔给狼卫首领打过招呼,他忙拱手回礼,并不说话,让灰波他们去处理就是。

    “司贝特族长,为什么要围攻凌越大师和灰波他们?”其中一个狼人质问道。

    司贝特再次皱起他光秃秃的眉头,又是凌越大师,那人族小子何德何能,能得到大师的称号?

    他不紧不慢回道“不是老夫要为难他们,是凌越与我妖蛛族两个小辈签下了主仆契约,老夫只是想把小辈的契约解除,安然接它们回族内去,请问老夫何错之有?”

    那狼人头痛了,妖族最痛恨人族给妖兽强行认主,只是……凌越大师对狼族有大恩……再一想想司贝特的难缠,他也不知该如何处理了?

    凌越咳嗽一声,拱手道“司贝特族长,你能听我一句解释吗?”

    司贝特眨了眨眼睛,他很大度地道“有什么解释你尽管讲来,老夫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

    凌越拍了拍人面妖蛛,道“我并没有与它们签什么主仆契约,也从来没有强迫它们跟随,一切都是它们自愿跟着我……不信?你可以问问它们?”

    此话一出,所有的妖族都哗然,包括萧弭莫尔也是暗自不信。

    开玩笑,人族要是没有契约手段控制妖兽,他们能放心与妖兽朝夕相处,就不怕被妖兽给反噬?

    司贝特活了有千多年时间,他疑惑地看了看凌越,谨慎地没有接话,而是爬到近前,试图探测一下两头人面妖蛛,凌越制止了人面妖蛛的反抗,让老妖蛛顺利地把干枯的钳肢搭到大小妖蛛的背上。

    过了片刻,司贝特缓缓收回钳肢,他又闭目沉思一会,确信人面妖蛛没有与凌越认主,才缓缓开口道歉“是老夫误会你了,请见谅!”

    “这怎么可能?司贝特族长莫不是看错了?”

    “是啊,谁愿意放弃自由,跟着一个人类到处乱跑……”

    看热闹的妖族议论纷纷,他们根本就不信,世界上还会有如此奇葩的事情。

    凌越拱手道“不知者不罪,是我没有提前解释清楚,让咱们之间闹出了误会。”他与两头妖蛛的关系,且会是这般简单的契约认主?

    那可是蚕魂子以魂术神通,在上代人面妖蛛身上种下印记,遗留到后代,再被凌越无意中给激活继承了下来,相当于灵魂认主,很古老神秘的一种魂术手段……凌越对此也只是一知半解,司贝特就更不可能清楚其中的缘由。

    司贝特本来就没有诚心给一个区区人族道歉,他随意点点头,再次开口问道“老夫想要请教,它们晋级之后,是不是睡眠渐渐多了?”

    凌越正准备否认,让老妖蛛彻底死心,赤魈萧弭莫尔却插话道“是有点奇怪,它们这些天特别嗜睡,没有打扰的话,一睡两三天也不会醒来。”

    “妖眠忍息术!”凌越与天魂子几乎同时叫了出来,天魂子用的是传音。

    “果然是妖眠忍息术。”司贝特盯着凌越看了半响,又摇摇头,道,“不是你……很奇怪,它们的妖眠忍息术似乎是传承得来的,说不通啊,现在的人族还有人会这门邪术?真是奇怪……”

    “咦,这小黑蜘蛛厉害啊,连这都能看出来……你问问他,该怎么解?”天魂子很感兴趣传音叫道。

    对于人面妖蛛继承了上一代妖蛛的妖眠忍息术,却还能晋级三阶之怪事,天魂子一直是疑惑不解,只是他苦于没有肉身,不便现身给人面妖蛛检查,想不到在这穷山僻壤的沟沟里,还有妖修能把人面妖蛛的情况猜测得如此准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