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82章 冰封的巨狼

时间:2018-02-26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只来得及传音给妖蛛,让它们听萧弭莫尔安排,整个人便如腾云驾雾一般越拔越高,耳边风声呼啸,景物在视线余光中急速掠过。

    仅仅不到十息,接着猛然停住,凌越身躯左右一晃,再踏前半步,消去巨大的惯性力量,稳稳停在当场。

    凌越知道彩鸾妖尊是故意给他的小惩罚,这女人一直是看他不顺眼。

    抬眼看去,正好对上萧炽那张笑眯眯的老脸,依旧是慈眉善目的人类装扮,凌越忙躬身行了半礼,就被萧炽给扯住了。

    萧炽上下一打量,笑得更加和煦,道“不错,才几年的时间就修为大进,并且晋级凝丹,你没让老夫失望,哈哈哈,走吧,咱们进去说话。”

    一手拄着他那根不离身的紫红色树藤拐杖,一手拉着凌越,朝眼前一座巨大的殿堂走去,丝毫不提关于凌越身份的话题。

    萧炽边走边道“不瞒你说,妖族这些年多灾多难,魔劫闹得整个妖族妖心惶惶……你来了好啊,正好可以帮老夫一把,放心,老夫不会亏待你,只要你帮老夫治好他们几个,妖族的宝库打开任你挑选……唉,你不知老夫这些年东奔西跑,过得不提有多累啦……”

    凌越一路上听着萧炽絮絮叨叨不停,他只能频频点头附和。

    也不知萧炽表现得这般熟识,是要做给谁看?想想他与萧炽一起生活了三年,这老头对他好像还一直都不错,除了才见面的时候用魔气整治过他一次,差点没把他给整死,后来教了他很多东西,甚至还救过他一命。

    现在想来,萧炽当年的那些做派,原来都是为了今日,害得他白白担心一场……这老头果然不愧有妖族智者之称,能够算计到好些年时间。

    不知什么时候,彩鸾妖尊已经走了,并没有跟着他们进来。

    两人踏进宏伟的殿堂,萧炽用拐杖指点道“这是重岩寒殿,是妖族仅次于沉沦圣殿的地方,你是客人,尽管随意,不用讲那么多规矩……老夫给下面打了招呼,除了主峰沉沦圣殿以外,其他地方你想走动尽管走动。需要什么药材灵果,看到了你采去就是,整个妖族地盘,老夫不限制你的自由。”

    凌越也没推脱,拱手谢了之后,道“萧老,不如带小子去看看病人……小子这几年和姜祖学了一些本事,比起当年算是略有长进。”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对于萧炽不限制他自由这一点,凌越相当佩服,这老头果然是深得用人之妙啊,凌越也就故意借用姜祖的名头,来博取这些好处。

    “哦,你是说姜恕和姜老头。”萧炽眼睛微微一亮。

    姜恕和是古源大陆唯一的御兽师灵婴老祖,更是兼通治愈师一道,凌越能够得到他的教导,那真是意外之喜啊。

    见凌越点头承认,萧炽露出一丝惊喜,道“好,那感情好,这样老夫就更加放心了,哈哈,走,老夫带你先去看看第一个……唉,你要是再不来,那家伙可撑不了多久了。”

    顺着大殿左侧厅的一个石梯,两人朝下盘旋了二十余丈,解开禁制进入到一个寒气森森的石穴。

    “嘎嘎,老子闻到了人族的气味,萧老鬼,你是给老子送吃的来了……”一个嚣张狂野的怪叫声,从石穴深处传出来,听得凌越眉头直皱,这声音有点耳熟啊?

    “凌越,你别与他一般见识,灰杰尔受这魔气噬魂之苦已有六年之久,他能坚持到现在……唉,真心不容易。”萧炽苦笑着对凌越解释道,他把希望都押在凌越身上了。

    凌越点点头没有说话,灰杰尔?不正是萧老和彩鸾妖尊在沉沦妖脉边缘追捕的四阶魔物吗?随着萧炽朝石穴深处走去,越朝里走,里面寒气愈盛。

    石壁上下左右凝结着厚厚的冰层和冰凌柱,比起在落魂坡时候,萧炽用来镇压魔气的那个洞穴更寒了数倍不止,幸亏凌越修为大进,这么一点寒气还难不住他。

    一头枯瘦得几乎只剩骨架的巨狼,被冰封在一块巨大的淡蓝色冰块内里。

    凌越认得那半透明冰块正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极寒属性的玄冰,他在典籍中见过,对寒属性的修士来说,玄冰是辅助修炼的好宝物。

    一个散发着淡淡黑雾的巨大狼头露在外面,正呲牙狂躁地大骂着萧炽和凌越。

    一时用人族语言,一时又转为妖族通用语,很快又变成了狼嚎,其间还夹杂一些奇怪的语言,那深陷的眼眶内似有绿色鬼火在跳跃。

    凌越只稍一对视就扭过头去,颇有点为难说道“灰杰尔前辈不肯配合的话,治疗起来会很麻烦呢。”

    萧炽苦笑连连,这些年的魔劫,几乎让他愁白了头发,他当然知道灰杰尔即便是被他们封印了身体,也不是凌越能够近身得了,更别说还要检查和治疗了。

    伸手在刻绘着奇怪符纹的淡蓝色玄冰上抚过,萧炽沉吟着建议道“灰杰尔现在每天只有一个时辰的清醒时间,要不等他清醒时候,再给他检查和治疗?”

    凌越沉思片刻,点头道“好,为了稳妥起见,等他清醒时候我给他检查一次,再确定治疗的方案。”

    天老沉睡之后,凌越面对着狂暴的灰杰尔,心中有那么一丝怯意。

    堂堂妖尊都被魔气给折磨得妖不妖、魔不魔的,要说凌越不害怕那绝对是假的。

    他给萧炽治疗那次,主要还是萧炽借助他能压制魔气的手段,自行在炼化魔气,与现在灰杰尔的情况是完全不同,凌越才不会傻乎乎地逞能。

    萧炽见凌越没有贸然行事,暗自点头,对凌越的信心又足了几分,笑道“还有一个多时辰,灰杰尔才能恢复清醒,要不咱们上去到殿内坐坐,这里……实在是太吵了点。”

    何止是吵了点?简直是振聋发聩,从他们进来到现在,灰杰尔就没有停止过喝骂狂暴,要是他能动弹的话,早就扑咬过来了。

    凌越二话不说快步朝外走去,任谁也不愿被老妖指着鼻子大骂,还不能还口吧?

    两人上了石梯,萧炽对守护在石梯口的五个人身狼头的巨汉吩咐“没有老夫的手令,任何妖尊、任何小辈都不得接近灰杰尔,特别是这段时间,明白吗?”

    “明白!”五个狼人干脆利落回道,沿着石梯摆出一个防护的阵势。

    凌越好奇地打量了几眼狼人巨汉,心中猜测,这或许就是刹忽娜提到的巡山狼卫吧?随着萧炽在侧厅找个地方坐下,两人不再说话,各自闭目养神或思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