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78章 治愈师

时间:2018-02-26作者:妖言先森

    所有在场的妖兽,倒是天翁妖鹤第一个有了反应,它“嘎唳……”一声,却是向着天空冲去,那模样透着几分狼狈和躲避的意味。

    凌越冲着空中嘿嘿一笑,心道,那蠢鹤平日里不知骂过他多少次吧?欺他听不懂妖族语言?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再看巨大赤魈萧弭莫尔。

    它刚刚不就是当着凌越的面,骂他是人族猴子吗?!

    想来在妖兽心中,与人族对待妖兽一般无二吧,都是蠢鹤、蛮牛挂在嘴边,没什么好话,只是不成想到凌越不止能听懂妖族通用语,还能说得流利无比。

    萧弭莫尔嘿嘿笑着抓着脑袋,凌越出乎意料地开口,让它有点尴尬。

    蛮孤坨一对牛眼瞪得巨大,它吃惊地指着凌越“你……你不是人族?”在它的印象中,还没有一个人族会说妖族语言呢,真是见鬼了,它真怀疑凌越是不是具有妖兽的血统。

    凌越继续朝前走去,伸出手指在空中轻摇几下,神态真诚而温和,道“我是人族治愈师,蛮孤坨兄弟如果不信,我可以现场给你疗伤。”

    治愈师是修真界特有的一种职业,有很多种流派和叫法,人族主要是称呼为药师或医师,再高级的就尊称为灵医师,御兽师中的治兽术,与治愈术有某些方面的交集。

    治愈师在妖族享有崇高的地位,只是妖族的治愈师数量非常稀少。

    人族的治愈师来到妖族地盘,只要不违反妖族规矩,是不会被驱逐的,有些运气好的,治疗了某些高阶妖兽的伤病之后,甚至能享受到上宾般的待遇。

    凌越敢自称治愈师,是他从姜祖手中学到了断续愈合术,以及一些骁愈秘术,可以对付大部分的疑难病症。妖兽天性喜争斗,它们的伤病大都是一些陈年老伤,以及难以愈合的经脉内伤,而这些都在断续愈合术和骁愈秘术的治疗范围。

    如果万一治不好,凌越也有话说治愈师能包治百病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蛮孤坨被凌越的自信给彻底镇住了,它傻乎乎地点了点硕大的牛头,萧弭穆尔赶紧上前一把抓住蛮孤坨的肩膀,“唰”,一下把它就从地里给拔了出来,像拔萝卜一般。

    “哞哞……”远处奔来三头毛色各异的巨牛,它们没有像蛮孤坨一般变化成半人的怪样,边跑边吼叫着。

    凌越听不懂踏山牛族的方言土语,但是估计那些蛮牛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

    他伸出右手,对五丈外的蛮孤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神态不卑不亢,目光却落在蛮孤坨满身的伤口上,他都替蛮孤坨痛得慌,那家伙却像是没事牛一般还在发愣。

    待得三头巨牛跑到近处,蛮孤坨仰天吼了一嗓子,一下就把“哞哞”乱叫的三个家伙给镇住了,它最讨厌叽叽歪歪的妖牛,一点都不爽落。

    蛮孤坨回转牛头,盯着凌越看了半响,点头道“你先给俺治治,俺能分辨得出真假,你要真是治愈师,俺给你赔礼道歉,绝对不会阻扰你在妖族行走。”

    凌越耸耸肩膀,他特意练习过一段时间的断续愈合术,并在自己身上实验过多次,就蛮孤坨身上的皮外伤,对他还真是小意思,

    凌越也不走近,右手掐了一个法诀在胸前,左手飞快地舞动着。

    点点清凉的淡蓝色光华,如同飞舞的萤虫凭空出现,随着凌越手指的掐动,那光华忽拢忽聚,在空中煞是好看,凌越一声轻喝“去!”

    他右手一直掐着的法诀朝蛮孤坨打去,那条聚散不定的光带一闪,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蛮孤坨身前,光带绕着蛮孤坨旋转着。

    从上至下又从下至上转了两圈,光华点点消散在蛮孤坨的身上。

    蛮孤坨能够感受到这些清清凉凉的光点没有攻击力,也就站着不动,听任凌越施为。

    几乎是瞬间,蛮孤坨就感觉到它全身的伤口发痒,它赶紧举起手臂。

    只见半尺长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结痂,愈合,蛮孤坨轻轻地把痂皮撕去,粉红白嫩的伤处,很快就恢复正常的皮肤颜色。

    所有的妖兽都盯着这神奇的一幕,目瞪口呆着说不出话来。

    “这……这是……”蛮孤坨使劲擦擦牛眼,索性把胸前的伤痂一把搓去。

    虽然这点皮毛小伤对它真无所谓,要不了一天就可以自己恢复,但是凌越表露出来的这手治愈术,比它曾经见过的妖族治愈师高明太多了,凌越连药粉都不用,完全是凭着法力施展治愈术,而且,它感觉先前消耗的体力也恢复了大半,这……简直是太神奇!

    萧弭莫尔上前对凌越行了一记叩胸礼,躬身说道“请原谅莫尔先前的无礼。”

    凌越赶紧回礼,见萧弭莫尔身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只是没有先前蛮孤坨的伤口严重,笑道“莫尔兄不必客气,你这伤口,不如让我一并处理了吧?”

    萧弭莫尔刚准备推脱,话一出口就变成了“如此甚好,麻烦凌越兄弟。”

    他也想试试凌越那神奇的治愈术,在他的印象中,在落魂坡的时候,凌越还是一个御兽师吧,什么时候学会了如此高明的治愈术呢?

    凌越又重复了一次法诀,那光点打到萧弭莫尔身上,也是即时见效,法到伤好,简直就是奇迹,让一众牛怪旁观得津津有味,对于治愈师,它们的态度比起先前,那是天渊之别啊,一个个不再摆出那恶形恶状的嘴脸,都露出了憨厚可亲的笑容。

    “俺……俺先前对不住了。”蛮孤坨憋了半响,终于红着牛脸给凌越道歉。

    “嗨,不知者不怪,是我来得突唐,怪不得蛮孤坨兄弟误会。”凌越顺势给了一个台阶过去,蛮孤坨嘿嘿直笑,顿时觉得这人族治愈师很好,非常好。

    一头暗青色巨牛“哞”了一声之后,对凌越道“尊敬的治愈师大人,能不能请您帮俺瞧瞧,这段时间,俺的胃口一直不好,脚上的这个伤口……总是反复发作,还有臭味。”

    凌越朝那巨牛看去,是刚刚冲过来的三阶牛怪之一,它单独站到一边,左后腿上有个碗口大小的乌色创口,一直在流淌着黑色的污液。

    踏山牛怪的性子是耿直,却不愚蠢,蛮孤坨眼珠一转,赶紧哞哞笑道“还请凌越兄弟施法,帮俺七弟治疗一把。”

    请治愈师疗伤要付出大代价,有现成的人族治愈师不使唤,它蛮孤坨且不是傻?

    凌越点点头,朝那暗青色巨牛走去。

    蛮孤坨把手臂一挥,其他的巨牛马上离得远远的,生怕打扰凌越的治疗,要知道,很多高明的治愈师,脾气是很古怪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