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77章 固执的牛怪

时间:2018-02-26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想了片刻,一时摸不着头脑,就把此事放到一边。

    他笑道“天老,想不到你还懂妖族语言?能不能教教我?到了妖族地盘懂它们的语言,会要方便很多,也省得被妖兽给欺瞒哄骗了……”

    天魂子没有二话,丢出一枚玉简给凌越,道“在修真界,妖族之间除了有各自奇怪的方言之外,它们还有通用的妖族语言,你学学也好……一般的妖兽修炼到了三阶,就可以部分变化为人躯,俗称为妖修,除了头部以及一些明显特征还不能彻底变化,像那蛮牛一样,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它们到了三阶,就能学习通用语言,方便与其他种族的妖流。”

    凌越想不到天魂子如此好说话,他拿着玉简,谢了一声。

    若有所思看向他身边的大蛛,凌越心中疑惑,大蛛和二蛛晋级之后,一直没有像踏山牛怪那般变做半人半怪的样子,还有天翁妖鹤也是保持鸟身。

    只是想想天翁妖鹤变做人样,却是长脖子尖嘴鸟头,还顶着一撮白毛,那模样太可笑了,幸亏没变……

    天魂子见凌越的目光在大蛛和天翁妖鹤身上扫视,笑道“那笨鹤是可以化作半人形的,但是一般的妖修都不愿变做蛮牛那副古怪的样子,特别是妖禽……两头小蜘蛛嘛,似乎有点特殊,它们不能变身,老夫没有亲自验证,也说不上什么……以后有时间,你可以让妖鹤教教两头小蜘蛛妖族通用语,看它们一副茫然,显然很多妖族的规矩它们都不懂。”

    凌越再次拱手谢过,他心下明白,两头妖蛛是从小就没有接触过其他妖兽,更没有长辈教导,哪里会懂这些呢?

    还好有了天魂子的提醒,他以后让天翁妖鹤那个喜欢臭美的家伙多教教它们,当然,要捧着妖鹤一点。

    场中依然是打得热闹,凌越却看出踏山牛怪斗得有些吃力,与先前一棒接一棒的抢攻相比,现在更多是在防守,凌越知道,是那赤雾在渐渐的发挥作用,于是他放心地把神识探入玉简内,只见玉简内有一团淡白色的光团,他的神识被排斥在外。

    凌越稍稍一怔,就马上换了魂识和魂力探入,原来天魂子给他的是一枚魂简。

    他有过查看魂简的经验,运起魂力朝那光团冲去。

    “砰”一声脆响,那白色光团化作无数光点,顺着凌越的魂识进入他的脑中。

    凌越现在修为高了,不像以前是被动接受,他用魂识仔细甄别着,直到所有的光点进入脑中,他没有发现异常。

    自嘲地笑了笑,天老的魂简没问题。凌越闭目体悟天魂子给他的妖族通用语言。

    果然是够怪异的,凌越试着在心中默念,有点别扭和拗口。

    不消片刻,凌越就基本上消化了所有的妖族通用语言,这就是魂简的好处了,类似于道修的灌顶,绝顶高手可以直接把功法灌注给晚辈,让晚辈节省了大把的修炼时间。

    “嘭!”一声暴响,接着就听得巨大赤魈大吼“蛮孤坨,你服不服?不服老子打到你服为止……连萧炽老祖和彩鸾妖尊的命令都敢阻扰,你有几颗脑袋够砍?”

    凌越学了妖族通用语言,却是刚好用上,巨大赤魈吼得很快,他勉强是听懂了。

    “俺老牛不服,你打死俺老牛也不服……邪恶的御兽魔人,休想从俺地盘过去……”踏山牛怪被巨大赤魈的拳影给砸进地里已有半截身躯,它兀自喊着不服,那粗糙的大棒子早就丢到远处,膀子上和身上裂开了道道伤口,鲜血淋漓而又狼狈不堪。

    “哞哞……”远处所有的牛怪都鼓噪起来,它们用蹄子踏着地面,很快踏地声形成统一的节奏,“砰……砰……”,地皮跳动着,一颤一颤的气劲在地面震荡,附近的大树被震得不停地“咔嚓”折断。

    这威势,看得凌越暗自心惊,踏山牛怪,果然是有踏山的本事。

    巨大赤魈满是无奈,喝道“蛮孤坨,你们踏山牛族想要造反吗?”

    蛮孤坨吼道“萧弭莫尔,你休得胡说八道,俺只是奉命阻止御兽魔人……有俺们踏山牛族在,御兽魔人休想进入沉沦圣山半步……”

    “你个蛮牛,你倒是说啊,你奉谁的令?你知不知道,你要坏我妖族大事……”巨大赤魈吼道,这蛮牛油盐不进,他拿这家伙真是没办法。

    翻来覆去就一句奉命阻止,具体是奉谁的命?蛮孤坨却又不肯透露。

    “俺不能说……总之,御兽魔人不能过去,让他滚蛋……”蛮孤坨见巨大赤魈萧弭莫尔吃瘪,它咧嘴露出一个憨厚而略带狡诈的笑,看得萧弭莫尔抓耳挠腮,却又无可奈何啊。

    凌越算是听明白了,御兽师在妖族的名声有多么的狼藉。

    那蛮牛开口闭口都叫着魔人,其他牛怪看他的眼神,一个比一个恶狠……听那蛮孤坨的意思,这里面有其他妖尊在阻扰,具体是谁?他作为一个才进入妖族地盘的外人,自然不可能知道。

    凌越当然不愿就这样折回人族,萧文德已经撕破了脸皮,他除了躲在妖族,现在是去哪里都不安全。

    等天魂子能够再恢复一些实力,等他修为再有进步,至少要有手段从萧文德手中逃脱,凌越才会考虑回人族去。

    这些念头只是一转,凌越就飘然走向僵持着的场中。

    那些在远处示威的牛怪顿时不干了,它们眼睛开始发红,头上的尖角隐隐发光,蹄踏猛然急促,“砰砰……砰砰……”,声如战鼓雷响,大地震动。

    萧弭莫尔急了,该死的人类,你来凑什么热闹?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它回头冲着凌越大吼“回去,快回去,该死的人族猴子……”并且冲着凌越狂打回去的手势。

    凌越停下脚步,右手扣胸微微躬身行了一礼,用别扭的妖族通用语言说道“蛮孤坨兄弟……我想……你是误会我了,我是一个人族不假,但我不是御兽魔人,我是一个治愈师,是替妖族朋友消除病痛而来……请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可以吗?”

    他前面几句说得还有些古怪和别扭,后面就越说越流利,最后一句字正腔圆,比蛮孤坨带着口音的妖族通用语还说得地道。

    一时间,所有的妖兽都安静下来,连远处那些桀骜的牛怪也不例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