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73章 灵婴追杀(上)

时间:2018-02-11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才刚给蓝色云牌输入一丝灵力,蒲希盛的声音暴吼着传来:“凌越,你在哪里?快回答!!吴争和你在一起吗?”

    凌越从蒲希盛的声音中听出了怀疑和质问,他心中洒笑,这也很正常啊。

    毕竟他才加入蓝箭没几天,又没有一起出过任务,与蓝箭的感情哪有下毒的那副队长吴争深厚呢?而蓝箭一下子出了这么大事情,连蒲希盛都中了贼人的道,要是传扬出去,蒲希盛这个大队长还不被人给笑死,以后还怎么带领蓝箭呢?

    凌越以平稳的口气对着蓝色云牌,说道:“大队长,是吴争下的毒……吴争与西林药盟的林长青等三名凝丹修士勾结,欲对我不利,被我趁机逃脱。在你东南方向千里,我用计斩杀了林长青,还有另外一名沈姓修士,你可以派人查看战斗现场……”

    “另外,建议大队长立刻调转云舰,朝其他方向远去,吴争与另一傅姓修士在逃跑的时候发出了传讯,我怀疑萧家老祖参与了此事。保重!我要禁制云牌,免得给某些老家伙可乘之机。”

    说罢,凌越朝蓝色云牌再次输入一丝灵力,又打出一手法诀,他刚刚说的话被瞬间发送出去,而能收到他传讯的只有大队长蒲希盛。

    这蓝色云牌除了是蓝箭的身份牌,还是蓝箭内部的传讯法器,在万里范围都可以接收,当然,除了大队长和队长、副队长,其他普通队员的身份牌还没有这样的功能。

    凌越也是才学会使用没有几天,想不到在这个时候倒是用上了。

    随后,凌越就伸手在蓝色云牌上一抹,灵力过处,整个云牌黯淡下去,又取下身上另外一枚云牌也是如此炮制一番,把两枚云牌都丢进储物袋内。

    谁知道萧家老祖会有什么手段,或许能通过云牌追踪到他呢?反正小心为妙。

    远在千里之遥的战斗云舰内,暴跳如雷的蒲希盛是度时如年。

    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堂堂蓝箭大队长,居然被人给毒倒在自家的云舰内。蒲希盛给没在云舰上的两人分别发出了问讯,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回复他。

    此时,战斗云舰已经开启了防护,两名凝丹修士各带领着三人在云舰外守护,摆开战斗阵势,都是一脸铁青肃穆,盯着云舰四周各处。

    “啾啾”,蒲希盛手中的大队长云牌令箭终于响了,武雄建那双斗鸡眼紧紧盯着,双拳不觉捏得咯吱作响。

    蒲希盛吸了口气,手指一动,给云牌输入一丝灵力。

    马上,凌越的声音在云舰内部响起:“大队长,是吴争下的毒……”

    武雄建的脸孔陡然狰狞,身上气势猛升。吴争是他的手下,如果真是吴争所为,他如何对得起有知遇之恩的大队长?但武雄建还是忍耐着听完,待听得有西林药盟参与其中,并且可能涉及到萧家老祖的时候,武雄建是彻底惊呆了,拳头不觉已经松开。

    凌越能把人名以及发生打斗的地点都给说得非常清楚,这让武雄建还能如何怀疑是凌越所为呢?至于还有一些细节,凌越肯定是没有时间详细解释。

    任谁受到一个灵婴老祖的可能追杀,都会惶恐不安,忙着逃命吧!

    蒲希盛这次没有想象中的盛怒,而是很冷静下令:“武队长,通知蓝箭五、六、七小队,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走传送阵到这里,等候下一步命令。我们即刻启程,目标:东南方向千里。搜索任何可能发生战斗的地点,随时准备援助凌越。”

    武雄建狠狠的骂了一句脏话,挥手下达了开舰的命令,然后他操纵着云舰上的远程联络法宝,忙碌着给各队长发去蒲希盛的命令。

    蒲希盛面无表情,把发生在云舰上的事情,详细地汇报给了蓝箭大统领离涛,并把凌越的传讯转给大统领,他相信大统领自有决断和安排。

    凌越与萧济晟之间的矛盾,在悬云北关是公开的秘密,特别是凌越用蝰蓝绝毒整治萧济晟,在比试中把萧济晟淘汰出了云泽狱。

    那是结下了深仇大恨,据说那次萧济晟差点丢了性命……

    蒲希盛在邀请凌越加入蓝箭之前,还对凌越做了一些调查,包括凌越与萧济晟恩怨来由,都有一些适当的了解,他对凌越的品性还是认可的,只是凌越的一些处理方式还不成熟而已。

    不管凌越与萧家有何恩怨,西林药盟却以下毒的方式,连蓝箭的大队长都给毒翻,这就不单单是打脸蓝箭,而是在挑衅整个箭云的威严了。

    西林药盟素以炼丹制药而闻名,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毒翻一舰修士,其中还包括蒲希盛、武雄建这等高手,除了西林药盟有这个能力,蒲希盛还真想不出有第二家来。

    很快,箭云大统领就有讯息传来,大统领将亲自率领断箭前来调查,并且把凌越遇袭的事情转告了还在悬云北关的季祖,交代蒲希盛,让他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全力营救凌越。

    至于蓝箭大队长被毒翻这等丢脸的事情,大统领只报给了乌城主一人知道。

    蒲希盛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萧家老祖又怎样?箭云这次不整那老家伙一个灰头土脸,他就不姓蒲。

    战斗云舰全速之下,很快就飞过千里之地,一直在负责用法宝探查的另一副队长叫道:“老大,左侧二十里,发现有凝丹修士小规模斗法残留的灵力气息。”

    蒲希盛喝道:“冲过去,准备战斗!”

    “是,准备战斗!”

    云舰稍稍转向,冲向了先前凌越与林长青等人斗法的战斗场地。

    一个褐袍老者落在几乎被摧毁的山顶上,手中捏着一截雪白的蛛线,又朝云舰冲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冷笑一声,长袖一甩,那山顶轰然倒塌,褐袍老者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凌越还在不停绕着弧线低空飞行,不时丢下一两样物品在一些明显的岔道口。

    天魂子突然开口:“萧家老小子追来了,在三百里外……按他的速度,最多六十息,将会要追上你。”

    凌越嘿嘿一笑,鼓起披风朝一片密林落去,道:“不怕,有您老帮我隐形一段时间,他自然会退去。老蒲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肯定会要向上面求助……然后季祖和焚成知道了,只要拖过一段时间,萧家老小子还敢放肆吗?”

    天魂子却迟迟没有给凌越施展隐形术,凌越叫道:“您老不会是损耗过大,施展不了隐形吧?”

    自从尝到了隐形的甜头,凌越早就打定主意要依靠隐形来摆脱萧家老祖的追踪。

    “不是,那老小子没有被你的那些布置迷惑,而是直接冲着这个方向追来了……不对,你身上有什么物品被那老小子下了印记?”

    天魂子突然急声道:“快快检查你储物袋内的东西,肯定被下了印记!”

    凌越这一惊非同小可,全身的冷汗都下来了,在这要命的时刻,居然发生如此严重的破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