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72章 巨木破囚笼

时间:2018-02-11作者:妖言先森

    三十丈外,沈姓修士凭着一颗珠子法宝,接下了凌越的弧形刀芒,又见到林长青莫名其妙地被击杀,正暗自心惊,准备退却与那边两人汇合。

    想不到只刹那间,凌越却又被林长青死前发出的秘术给困住了。

    沈姓修士顿时大喜,左手朝空中虚握着,如同抓枪一般,右手一搭,朝着动弹不得的凌越,虚空狠狠一扎,一直在空中盘旋的法宝长枪猛然暴发出炙热的光芒。

    “唆”,那法宝长枪冒出丈长的璀璨枪芒,笔直对着困住的凌越射去。

    凌越自是察觉到了沈姓修士的动作,再次暴喝道:“去!”并用心神瞬间锁定在了沈姓修士的身上。

    摄魂针“啾”地出现在空中,微微一颤,闪电般越过几十丈的距离,只稍稍一顿,对着沈姓修士的胸口刺去。

    那沈姓修士一直在放出神识留意周围的动静,他那长枪才出手,就察觉到了摄魂针的来袭,他微微一笑,好快的速度,可惜遇到了他。

    沈姓修士心念一动,在他身周盘旋的白蒙蒙珠子再次变大,朝他胸口处挡去。

    区区一枚针状法宝,速度快点而已,还能破得了灵力温养了百年的护身宝珠?还能强过先前那一刀的攻击力量?

    “嗤”,一声轻响入耳惊心,沈姓修士惊恐地发现,他那护身宝珠正以极快的速度在龟裂,寒光一闪,摄魂针穿过宝珠,在沈姓修士胸口一掠而过。

    沈姓修士如遭电击,双手在空中无意义地抓舞几下,口中发出“混……混……”两声怪叫,随后笔直朝地面掉去。

    凌越对摄魂针发出指令之后,就没有再管,他全力应付着随后将要袭来的长枪。

    “唉,你被土属性的囚笼地网给困住,难道就不会使用木属性的法术来化解吗?这是最基础的修真常识啊。”天魂子终于忍耐不住,开口提醒道。

    有寒丝甲的保护,他知道凌越死不了,只是受点伤害是免不了的。

    “啊……您老不早说。”凌越大喜,木属性的法术他会啊,手指微动,只见身周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黄褐色木刺。

    “噗……”如果天魂子还有身体的话,估计一口老血会喷出三丈远。

    天魂子终于暴走,吼道:“你这狗屁木刺也他娘的叫木属性法术……要与对方的法术等级匹配,最少得巨木术,巨木术你不懂吗?你师父怎么教的你?……他是猪脑子啊?”

    本来天魂子想怒骂凌越是猪脑子的,但一转念觉得太伤人,怎么说他现在没有肉身,很多事情还要依靠凌越,把关系搞僵了,以后还怎么相处?

    “我……我没有师父啊,巨木术更没听说过耶……”凌越讪讪笑道,这老头发起火来还挺可怕的。

    “算了,老夫来吧。”天魂子一愣,他还真猜不到凌越根本就没有师父教导。

    再说下去已经来不及了,那璀璨的长枪穿越二十丈的距离,穿过囚笼地网的阻隔,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杀到了,林长青在施展秘术的时候,特意让秘术对内不对外,长枪受到的阻力减小到了最少。

    凌越还在继续催动他身上乌晶寒丝甲的防御,身周已经布满了浓密的寒雾,他知道这一击的力量非同小可。

    手镯上金光一闪,无数的苍翠巨木突然出现在光网之中,并以顶天立地之势疯狂生长着,只是瞬间,整个土黄色的光网中就多了一片茫茫绿色。

    凌越顿时觉得全身一松,在一片“嘭嘭……啪”的巨木爆裂声中,凌越鼓动披风,在间不容发中横移了数尺。

    一道凶厉的枪影“唰”的一声呼啸而过,身后继续是巨木被长枪刺穿的噼啪声。

    “走,快走啊!”另外两个与妖蛛争斗僵持的凝丹修士惊叫一声,分两个方向快速逃走,“砰”的一声,两人各自放出了一枚传讯的符箓。

    不管凌越使用的是什么办法,能够连杀两大凝丹高手,凌越在他们眼中都属于恐怖的存在,他们还敢留下来送死吗?

    特别是凌越被林长青的秘术困住的情况下,还能弄出漫天巨木来对抗,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除了召唤老祖,他们别无他法。

    凌越在巨木的空隙中穿行着,片刻就出了破损不堪的光网大阵。

    他看了眼逃远的两个凝丹修士,摇摇头放弃了追杀,心念一动收回摄魂针,双手连抓,把林长青掉落的法宝,沈姓修士的长枪,以及两人的储物袋抓到手上。

    两颗火球过去,两具尸体瞬间烧成灰烬,凌越不能再留下任何摄魂针刺杀敌人的证据,又收了两头妖蛛,纵身一跃,朝着沉沦妖脉方向飞去,迅速消失在远处,就连战斗的现场他都来不及稍稍收拾,因为萧家老祖随时都可能会杀到。

    “天老……天老,您老人家还好吧?”凌越叫道。

    那么大威力的木属性巨木法术,一个残魂能够使出已经是奇迹了,还是出自一个魂修,让凌越吃惊不小,他见天魂子半响没有声响,有点担心了,等下面对萧家老祖,他还要仰仗天老的秘术呢。

    “还死不了。”天魂子有气无力道,显然那个什么巨木术损耗了他很多的能量,过了片刻,又道,“等空下来,再教你几手法术……这小地方也太偏僻了,连高级法术都不全……”说到后面,声音渐渐低不可闻。

    凌越一边飞行,一边沿途布置,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听得天魂子说教他法术,马上笑得脸上花儿开放,道:“好,好,多谢天老……”

    那困住他的囚笼地网,还有破开囚笼地网的巨木术,都给凌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机会能学到手,他是求之不得。

    正在这时,凌越察觉两个兽袋内有剧烈的动静,他哈哈一笑:“终于醒了。”

    如果放任不管,巨大赤魈只要片刻就可以破袋而出,在这个时候,凌越肯定不愿它们出来添乱。

    凌越连忙对着兽袋传音:“赤魈兄,还请稍安勿躁,我等正被灵婴高手追杀,你先委屈在袋内待一段时间,等得安全了再放你出来。”

    又如此安抚了天翁妖鹤几句,很快,两个兽袋内安静下来。

    刚刚松了口气,他腰间挂着的一枚蓝色云牌,发出凄厉的“啾啾”声,像极了箭矢穿空的声音。凌越苦笑,看来又得费番口舌解释一番……
小说推荐